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没错,所以我才把你带回来治伤。”他这样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要是她今日遇到的是个蛮横一点的人,压根不会管她,哪还会将她带回治伤。

  “所以这整件事是你违规驾驶肇事在先,而我是无辜的受害者,除了医药费之外,还有我身体上遭受到的疼痛和精神上受到的惊吓,以及因为受伤导致我无法工作赚钱的损失,这些你都要负责赔偿。”欧阳欢有条不紊的指出他必须为这起“交通”事故负起完全的责任。

  公冶遨挑眉,她说话的腔调有些奇怪,用词也与一般人不太一样,但他大致能听懂她的意思,他并非不讲理的人,很爽快的承诺。

  “好,你身体上遭受到的疼痛和精神上受到的惊吓我可以赔偿你,这样吧,我各赔你十两银子。”两者相加共二十两银子,对一般人来说已经不少。

  瞟了眼她那身缀满补丁的粗布麻衣,他停顿了下,接着再说:“至于你说你因此无法赚钱,我也能赔偿你,你先前在哪儿做事,我派人过去知会一声,顺便问问你月银多少,也好折算给 你。”

  不是他狗眼看人低,而是凭她这副模样,一个月只怕挣不了多少钱,想讹他的钱可没这么容易。

  “呃……”没想到他竟然会反问她的工作,欧阳欢微微一窒,想起他先前爽快答应赔偿的事,她对他颇有好感,于是老实回答,“我正要去找工作,被你这一撞,就没办法找了,所以我也没办法估算我月银多少,才会只跟你要求一百两的赔偿。我这腿只怕要休养几个月才能完全痊愈,这样吧,我没办法工作的损失就算三十两好了,连先前你赔的那二十两,一共五十两就好。”

  “燕儿,大夫说她要休养多久才能痊愈?”公冶遨询问站在一旁的婢女。

  “约莫三个月。”司徒燕瞟了眼欧阳欢,对她的狮子大开口很不以为然,少爷没把她丢下不管,带她回来治伤已是很大的恩赐,她竟然还敢开口要少爷赔偿她这么多银子。

  “咱们府里的总管一个月的月银不过八两银子,凝春客栈的女掌柜一个月的月银是七两银子。”慢条斯理的说着,公冶遨将目光睇向她上上下下的打量,“就算你能找到像凝春客栈女掌柜那样的工作,三个月也不过是二十一两银子。”

  欧阳欢不太了解这里一个月的薪水究竟有多少,方才只是随口说的价,听他这么算下来,她也没啰唆,一口说道:“好吧,那你就赔我二十一两好了。”

  见她面容清丽柔美,脸上的表情却极为生动丰富,公冶遨莫名的很想逗逗她,故意说道:“我可不认为你的能力及得上凝春客栈的女掌柜,依你这般年纪,除非进入青楼,否则, 你顶多只能拿到一两的月银。”

  “你就这么瞧不起我?”她很不服气,“若是我真的找到了超过七两月银的工作呢?”

  “那我就如你所愿赔你三十两银子。”

  为了争一口气,她点头说道:“好,那我们走着瞧,等我的脚伤好了之后,我就去找月银七两银子的工作。”

  “倘若你找不到呢?”

  “那就以我找到的月银来给吧。”

  “好,我拭目以待。”他对这个奇怪的女子越来越有兴趣,明明看起来十分柔弱,性子却不是那样,能言善道又带抹黠慧。“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欢。”

  就在欧阳欢被马撞昏之时,有四名大汉抬着一具棺木前往她住了数日的小茅屋。

  几人进去后,前后仔细搜寻了遍,腰间挂着酒壶的男人疑惑的出声,“不是说这儿有具尸骸要咱们抬去埋葬吗?人呢?”

  “老六,该不会是你弄错地方了吧?”鼻上有颗痣的矮胖男人回头问。

  被唤老六的男人出去瞧了瞧,回来说道:“那女人说是在红土巷,两株槐树旁的一间破茅屋,就是这里没错呀。”

  “那尸首呢?难不成它诈尸自个儿跑了?”鼻上有颗痣的矮胖男人质疑。

  “会不会是被人运走了?”里面最瘦小的男子猜测。

  腰间挂着酒壶的男人,拿起酒壶喝了几口酒后说:“不过是一具尸首,又不是黄金,有谁会想要?”

  “可现下四处都找不着,要怎么办?”被唤老六的男人问。

  瘦小的男人说道:“咱们已收了钱,这会儿回去说找不到要埋葬的尸首,那钱岂不是要还回去?我看这件事咱们谁都别说,把钱分一分,就当已经把人给埋了。”那女人给的钱不少,他可不想到手的钱给飞了。

  听他这么说,其它几人立刻同意,抬了棺木离开茅屋。

  欧阳欢从照顾她的那名婢女司徒燕口中得知,撞伤她的人是宁靖王的侄子公冶遨,而这里正是宁靖王府。

  由于公冶遨的双亲在他幼年时便过世,因此是由他的叔叔宁靖王公冶澜扶养他长大。

  公冶澜还未成亲,膝下无子,十分疼爱这个侄儿,因此王府里的人没人敢怠慢这位少爷,几乎把他当成世子对待。

  趁着今日公冶遨过来看她,欧阳欢提出一个要求。

  “少爷,你能不能帮我准备一支拐杖和一辆轮椅?”王府里的人都称呼他少爷,她也入境随俗的这么称呼他。

  她左腿骨折,到痊愈前至少会有三个月行动不便。

  这里毕竟不是她家,加上又在古代,没有便利的卫浴设备,要“方便”时很不方便,她也不好意思总是麻烦别人扶着她上上下下的。

  有了拐杖之后,她就能自己行动不用太麻烦别人,至于轮椅,是她打算外出时用的,坐在轮椅上怎么也比撑着拐仗行走要轻松多了。

  “拐杖我可以命人帮你准备,不过那轮椅是什么?”公冶遨疑惑的问。

  欧阳欢这才想到这里是古代,这些古代人八成没见过轮椅,她说明道:“轮椅就是椅子下面有两个轮子,只要推动轮子它就会自己走。”

  “椅子下有两个轮子?”

  见公冶遨托着下颚,似乎是在想象她形容的椅子,她索性道:“你拿纸笔来,我画给你看。”

  公冶遨立刻命婢女取来文房四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