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时旁边一辆马车缓缓驶过,里面一名男子透过掀起的车帘望见这一幕,他嘴角微勾,逸出一丝笑意。

  若是有人看见他此刻脸上的笑容,必会大感吃惊,被称为冷面战神的他竟也会笑。

  他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朝外弹了出去。

  欧阳欢正要爬起来时,忽然看见一锭银子掉到她面前,她一愣,顺手捡了起来。

  哪来的银子?她抬头张望,只看见前方一辆已驶远的马车。

  还来不及高兴白白捡到一锭银子,眼角瞥见已飞快啃完另外半颗馒头的小白狗,她气呼呼的怒斥牠,“你这只忘恩负义的臭小白,以后我再也不分食物给你吃了!”

  小白狗彷佛感觉不到欧阳欢的怒意,热情的摇着尾巴,盯着她手里剩下的那半颗馒头。

  “你别想!”她将馒头拿高,免得一个不小心又被牠给叼去,下一瞬才想到,这馒头是从狗儿嘴里抢回来的,还能吃吗?

  可若不吃,她下午就得饿肚子……等等,她看向手上那锭从天而降的银子,她有钱可以买食物了!

  依据她这两天对这里货币的初步了解,这锭银子至少有五两,一两可以换到二十文铜钱,五两就能换到一百文,一文铜钱可以买一颗包子,一百文就可以买一百颗包子。

  一餐两颗包子,一天吃六颗包子,足够她吃上半个月了,这样一算下来,她乐得喜逐颜开,心情极好,大方的将剩下的那半颗馒头也丢给小白狗。

  “喏,给你吃吧,以后记住不要再抢别人的东西吃,今天遇到我算你运气好,万一遇到凶一点的人,人家一脚就踹死你。”

  教训完狗狗,她摸了摸隐隐作痛的颈子,她怀疑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可能是自缢而死。

  那天醒来时她觉得颈子很痛,找来一面破铜镜,看见颈子上有道深紫的勒痕。

  不过,如果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上吊自尽,为何她醒来时是躺在床上?

  她推测,或许是因为濒死的感觉太痛苦,所以那人放弃自杀爬回床上,可最后还是不幸嗝屁了,然后在二十一世纪的她为了要帮朋友捡手机而摔下山坡,结果就这么穿越过来,魂魄附在她身上?

  对这离奇的一切,欧阳欢还是弄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她一边朝茅屋的方向走去,一边出神的想着,没有留意到前方有匹马失控的在大街上狂奔,所有的行人见状都纷纷避开,只有沉思中的她没看见。

  猛然间,一个黑影朝她撞来,她整个人天旋地转的被撞飞出去——

  徐徐张开眼,欧阳欢只觉得全身痛得都快散了,比起她前几日穿越过来那天还要痛……噫,等等,难道她穿越回现代了?

  她惊喜的睁大眼,但入目所见仍是穿着古代衣饰的女子和古色古香的房间,她失望的垂下弯起的嘴角。

  “姑娘,你醒了?”一名穿着一身湖绿色衣衫的婢女望向她询问。

  她倒吸了口气,呻吟了声,“啊,我的腿……好痛。”她发觉全身最痛的地方就是左腿,她伸长手臂想抚摸左腿,可身子一动,牵动到左腿,更痛了。

  “你的腿折了,大夫说须休养数月才能痊愈。”那名婢女说道。

  “我的腿折了?”她一愣,陡然想起来昏迷前好像被什么撞到,她抬起头问:“是谁撞到我?”

  听见她的话,刚走进房间的公冶遨坦承道:“是我的马一时失控撞上你,你家在哪里?我派人去通知你家人。”

  望着那名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年,欧阳欢摇头说:“我没有家人。”

  她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还是发生了什么事,茅屋里只有她一个人,这几日也不见其它亲人出现。

  这点跟二十一世纪的她有点相似,她的母亲和弟弟在三年前出车祸过世,因为外遇与母亲离婚的父亲早已另组家庭,对她不闻不问,所以她跟孤儿没两样。

  “既然这样,那你就留下来养伤好了。”公冶遨恩赐般的说道。

  她抬眸先梭巡了这间十分雅致的房间,再好整以暇的打量肇事者,看见对方那一身锦衣华服,衬得他整个人更显英俊洒脱、华贵不凡,她眼里的亮度蹭蹭蹭的往上直飙。

  这个人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这下她暂时不用担心肚皮的问题了。

  他驾车……呃,是驾马撞伤她,按理除了要负担她的医疗费用外,还得赔偿她的精神损失。

  她心里的小算盘飞快的拨动着,须臾,算出一个数目,理直气壮的张口说道:“除了养伤的医药费外,你还要再给我一百两银子作为赔偿。”

  她的目标其实是五十两,所以预留了五十两的杀价空间,若是他不杀价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公冶遨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向他索要赔偿,身为宁靖王的侄儿,他周边的人个个都讨好巴结他、奉承他,没人敢对他无礼不敬,而眼前这姑娘看他的眼神不但没有半分恭敬,那过于闪亮的眼神就像在打量一件物品似的。

  公冶遨突然间对她大感兴趣。

  “本少爷已准许你留下来养伤,你还敢跟我要钱?”一百两银子他轻易就能拿出,不过要从他手里掏钱可没那么容易。

  不想赔偿吗?哼,她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我好端端走在路上,是你的马失控撞伤我,这件事没错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