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晨曦初露,欧阳欢便醒了,她没有立刻睁开眼,先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在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才徐徐掀起长睫。

  映入眼眸的简陋房间,仍是与前两日一样。

  “啊——”她握拳,大叫一声发泄失望的情绪后,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起身下床。

  随意将一头黑绸般的长发扎成两条辫子,到后面的水井打水洗后,她花了些时间,将这间破旧的茅屋彻底打扫干净。

  家徒四壁她可以忍受,但太脏乱她就受不了了,而且看样子她可能还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还是让自己住得舒服些好。

  一边打扫的同时,她再将整间屋子梭巡一遍,仍是没找到什么值钱的物品,看来今天只能像昨天一样,到宁靖王府前去领赈济的白粥和馒头来填饱肚子了。

  整理完,她饿得前胸贴后背,拿起一只缺了一角的碗——这已是这间屋子里最好的碗了——前往宁靖王府。

  宁靖王公冶澜,每年在他母亲的忌日时都会施粥赠药五日,也多亏这样,身无分文的她才不至于饿肚子。

  她也不想象个乞丐一样每天去排队领食物,但气节事小,饿死事大,她穷得连个铜钱都没有,其实本来是有两枚的,但那两枚桐钱在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她换了两颗包子吃掉了。

  为了填饱肚子,她早已搜遍那间小茅屋,除了破旧简陋的几件家具,什么都没有,就连她想找件衣服,换下身上这件缝缝补补了很多次,看起来很像乞丐装的衣服都没办法,真的是穷得快被鬼给抓去了。

  一直到昨天入睡以前,她都还在想,也许是她前阵子看了太多的穿越小说和电视剧,才会作这种梦,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等醒来后她就会发现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离奇的梦。

  但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她没办法再自欺欺人的骗自己这是一场梦,只好认清现实。既然不知怎么来到了这个不在历史中的世界,至少要让自己努力活下去,可不能饿死在这里。

  “欧阳欢,这点小事难不倒你的,加油。”她握起拳头为自己打气,然后来到宁靖王府前,跟着大家一起排队领粥。

  领了一碗粥和两颗馒头,她笑着道谢,“谢谢。”

  透过这两天的打听,她约略知道这里是一个叫大煌王朝的地方,使用的文字是汉字,说的也是汉语,他们的穿著打扮还有房屋也都很像古代的汉朝。

  只不过口音有点奇怪,有点像客家话与闽南话融合在一起的感觉,幸好她这两种话都学过,因此能与他们沟通。

  肚皮饿得直打鼓,欧阳欢等不及回到茅屋,随便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就坐在路边喝起粥来。

  当她喝完粥,正要吃馒头时,瞥见一只瘦巴巴的小白狗蹲在她前方两步的距离,那对圆滚滚的黑眼珠正渴望的看着她。

  欧阳欢看看手里的两颗馒头,刚才那碗粥和手上的两颗馒头是她今天一整天的粮食,她自己都填不饱肚子了,实在没有多余的食物可以分给牠,但是再看了眼那只狗,牠好瘦,瘦到皮肤下整个骨架都清晰可见,她于心不忍的将其中一颗馒头剥了一半丢给牠。

  小白狗兴奋得几口就把馒头吃完,继续用着那双灼热又专注的眼睛看着她。

  欧阳欢也不管牠听不听得懂人话,急忙说:“剩下的不能给你,这是我今天一整天的食物。”

  说完,她不再理牠,慢条斯理的吃起另一半馒头,另一颗她要留到中午以后再吃。她打算今天要去找个工作,否则等过几天王府不再发放赈济的食物,她就要喝西北风了。

  不过在这样的古代世界她能做什么?

  在二十一世纪,她是正在就读大学社工系二年级的学生,不过社工系在这里八成没用处,她想了想,归纳出她能做的工作大概只有两类——

  一种是出卖色相,虽然她现在这张脸不算是什么倾城倾国的绝世美女,但也算十分清丽,到妓院去应该能吃得开,不过除非万不得已,她不想赚这种钱。

  另一种就是出卖劳力,譬如说去帮人家洗衣打杂,或是去当丫鬟。

  就当她思索之际,饿急了的小白狗竟冷不防的扑上来一口咬走她拿在手上的另一颗馒头。

  “臭小白,把我的馒头还来——”

  被抢走馒头的欧阳欢气急败坏的追过去,大概是因为这是她今天唯一仅剩的食物,所以她整个大爆发,很快就追到小白狗,握住被牠叼在嘴里露出来的那半截馒头,想抢回来。

  一人一狗就这样在大街上对峙着。

  “小白,做人……呃,做狗要有良心,我已经分给你一半的馒头,你怎么可以动手再抢,你这是忘恩负义你知不知道?”她不满的教训着小白狗。

  “呜——”小白狗紧咬着馒头不放,对她龇牙低呜。

  “你还敢凶我!”她同样龇牙咧嘴,瞇起眼故意恫吓牠,“信不信我把你这只忘恩负义的强狗宰了当香肉吃?”

  也不知道小白狗是不是听得懂她的威胁,只见牠慢慢往后退,但嘴里却仍紧咬着馒头不放。

  欧阳欢磨着牙,用力的想抢回自己的馒头,一人一狗僵持着互不相让,最后馒头被扯裂成两半,她手上拿着半颗馒头,一屁股摔到地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