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小姐……”见小姐语毕,便俐落的掀开橱柜最底下的板子,走进秘道,清菊还未出口的话只得打住,有些忧虑的轻皱起眉心。她方才瞧见了,小姐将装有香囊的那只锦袋偷偷放进怀里,小姐八成又是去见那个人了。

  小姐跟那人真的没有什么吗?小姐从不曾这么惦记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这实在很反常,她很难不担心呐。

  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快下雨了。

  百里翎加快脚步,来到约定之处,在树下没看见人,她左右张望了下,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道嗓音,“我在这儿。”

  她抬起眸,发现他居然坐在对面的乐树上。

  “你在那里做什么?”她走到树下,仰起头问。

  “喂鸟,你等我一下。”看见她来,冉骧开心的咧开一抹笑,从一只玉盒里,抓出虫儿分别喂进鸟巢里那几只雏鸟的嘴里。

  “你喂鸟做什么?母鸟呢?”她不解的问。

  “母鸟不见了。”

  “你怎么知道母鸟不见了?”见他小心翼翼喂着雏鸟的柔和神色,令她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几眼。

  “我这两天都在这儿等你,从白天等到晚上,都没看见母鸟回来,我想那母鸟不是死了,就是被人抓了。”喂完鸟,他将玉盒收进怀里,跳下树,随手将两手往身上擦了擦,走到她面前。

  “你这两天都在这儿等我?”听见他的话,百里翎难掩惊讶。

  “你为什么都不来?那日我已跟你说了会在这里等你。”他黑玉般的双瞳紧紧瞅着她,语气里透着一丝责怪。

  “我……在忙,走不开,你以后不要再等我了。”她垂下眸,避开他直勾勾的眼神,心头莫名有些紧涩。

  他们俩身份不同,不能再私下见面了,这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他。

  “为什么?”他俊颜不悦的一沉。“你不想看见我吗?”

  “不是,封后大典要到了,我没空再出来见你。喏,这是你要的香囊。”百里翎将攒在怀里的香囊取出来递给他,低垂着头,避开他那过于炽亮的双眼。

  他接过香囊,小心地收进怀里,然后伸手抬起她的下颚,不再让她回避他的视线,“你是不是讨厌我?”

  被迫迎上他亮灼灼的黑瞳,胸口仿佛有什么震荡了下,她的心顿时一慌,一时间想不出该怎么回答。

  “你是不是讨厌我?”他执拗的再问了一次,用力捏紧她小巧的下颚,执意要得到答案。

  “好痛,你放开我。”她蹙眉低呼。

  见她黛眉轻颦,他连忙松开手,瞥见她白嫩的皮肤被他捏得泛红,他有些紧张的解释,“我不是故意要弄疼你。”

  她垂下眼,盯着自己的足尖,轻声说:“我若讨厌你,就不会帮你做香囊了。我还有事,不能再久留。”说毕,她转身欲走。

  他大步一跨,张开双臂挡在她面前,不让她离开。

  “我真的还有事。”她神色微凝。

  “我头痛,你帮我。”他直视着她,语气蛮横,不容她拒绝。

  百里翎以为这只是他的借口,不打算理他,想绕过他身边赶快离去,他不悦的拽住她的手,坚持不让她走,她转头瞥了他一眼,正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他的额头上布了一层细汗,似是在隐忍什么,急忙问:“我上次不是给你治头痛的药,你没吃吗?”

  “没有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