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从上次在树下见过他之后,已经隔了两天没见面了。

  那日他要她多做几个香囊给他,回来后,她便差人打听了下,宫里刚好有那些香草,她命人找来,今晨才有空将香草碾磨成细末,做成香囊。

  略略思忖了下,百里翎压抑着想去见他的念头,抬头望向正在收拾桌子的清菊,“清菊,你帮我走一趟,把这些香囊拿给他好不好?”

  明明只是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陌生人,但这两日她却常常想起他,她很清楚自己不应该也不被允许有这种感觉。

  她即将成为皇后,除了皇上,她的心里不该再有任何人。

  “拿给谁?”清菊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解的问。

  “就是那个人呀。”

  一听小姐这么说,照顾她多年的清菊随即明白,但不免有些讶异,“小姐,您做这些香囊是要给他的?”她一直以为小姐做这些香囊是留着日后要用的。

  “嗯,他前日托我做几个给他。”

  “小姐,您不要忘了您的身份。”小姐鲜少这么惦记着什么人,清菊不禁忧心提醒。

  “只是送些香囊给他,跟我的身份有什么关系?”百里翎不以为意,拿了一只稍大的锦袋,将做好的香囊一个个装进去。

  “奴婢自是知道小姐没有别的心思,可是这宫里人言可畏,若是让人知晓小姐亲手做这些香囊给男子,怕会有不好的流言传出。”

  百里翎轻轻一笑,“我同他只见过两次面,我连他姓啥名淮都不知道,能有什么?只是见他似乎很喜欢这香囊的味道,刚好宫里又有这些香草,所以就顺手做给他了,你不要想太多。”这些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她却暗自心惊,竟然连清菊都察觉到她不寻常的态度。

  听小姐这么说,她这才放下心来,想了想,忍不住又劝道:“小姐心性善良,不过这宫里人心难测,小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

  百里翎赂微思索了一下,“罢了,你说的没错,这些香囊还是不要送了。”宫里是非多,还是不要徒生风波,免得落人口实,她便将装了香囊的锦袋收好。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了,但翌日午时,百里翎从一名太监那里拿到一封信,信上没有署名,她问太监是谁写给她的,太监却只说等她看了信便知。

  拆开信,里头却只有一行字。

  我在老地方等你。

  她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虽然只有短短一行字,她却马上知晓写信给她的人是谁。

  “小姐,您在看什么?”清菊从外头领着几名宫女端着午膳进来,见她手里拿着一方纸笺在看,随口问道。

  “没什么。”她神色自若的收起信笺,不想让清菊知道那人写信约她见面,不想让她操心。

  用完午膳,遣退其他宫女,准备午憩,百里翎躺在床榻上,轻轻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的全是信中的那句话——我在老地方等你。

  不行,她即将成为皇后,不能再私下见他,若是让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她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

  可是,他在等她,他不知道她的身份和顾虑,也许会一直等下去……她迟疑。

  而且,他该不会又犯头疼了,所以才约她见面吧?她有些担心的想着。

  脑海里思绪翻飞,令她无法安心入睡,翻来覆去想的都是他。

  最后,百里翎索性翻身坐起。“清菊,我睡不着,想出去走走。”说完,她便下榻找来一套宫女服换上。

  “小姐,再过五日就是封后大典,您还是别出去了,而且辜夫人说她今天下午会提前过来,教导您一些宫规。”

  很快的换上宫女服,百里翎背着清菊将装有香囊的锦袋悄悄收进怀里,回头好声好气的说:“我晓得。我会早点回来!好清菊,这两日闷在殿里,一直演练着各种礼仪,再不出去透透气的话,我会闷坏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