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说完话,她转身就走,但他却拽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英挺的俊颜紧绷着,恚怒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委屈,“我等你好久,你一直不来,我的头又疼,无论我自己怎么按怎么揉都没有用,这里也没人可以帮我……”

  他直勾勾盯着她的黑亮眼瞳令她心一软,虽然他的霸道令她不悦,可是不知为何,她就是无法撇下他不管,无奈的轻叹一声,便伸出双手,先从他的两鬓开始为他揉按。

  见他半阖着眼,紧绷的神色略略舒缓下来,她的眼神不自觉也跟着放柔。

  她昨日亲眼看见他头痛发作时,用自己的头去撞树,他一定是痛到难以忍受才会那样,不禁有些心疼的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头痛的?”

  “差不多五、六年前。”

  “没看过大夫吗?”

  “看过很多个,都没有用,没人查得出原因。”鼻端窜进跟昨日一样的香气,他深嗅了几口,脱口说:“我喜欢你……”

  闻言,百里翎的心猛然一震,惊讶的抬眸觑向他,却见他伸手拨开垂落在面前的一绺发丝,而后又缓缓启口,“身上的这种香味。”

  她一愣,这才明白原来他喜欢的是她身上的香气,于是她解下系在腰间一枚绣着芍药的囊袋,递给他,“你喜欢这种香味,这香囊送你。”

  “里头装了什么?”他接过,拿起来嗅了嗅,一缕带着些微甜香的气味窜入鼻腔,这种香味淡雅而不浓郁,闻起来很舒服。

  见他爱不释手的拿着那枚香囊,百里翎微笑的解释,“里面是几种磨成粉末的香草,我很喜欢这种香味,所以便将这种香草磨成粉戴在身上。”

  他小心翼翼的将香囊收进怀里,双眼紧瞅着她要求道:“你再帮我多做几个,明天拿给我。”

  “你要这么多个做什么?”

  “放在枕头下,这样睡觉时便可以闻到。”因为长年头痛,每天夜里都很难入睡,昨日捡到她那条残留着香气的手绢,晚上就寝时,他顺手把手绢放到枕边,竟难得睡了个好觉。

  “可这宫里不知有没有我要的那几种香草,而且最近为了封后大典,我很忙,恐怕没办法明天给你,不如等过几日有空,我再做给你。”百里翎语气柔婉。

  “你不要管封后大典的事,先帮我做这个。”

  听见他又用这种霸道的语气命令她,忍不住秀眉微敛,“我怎么能不管封后大典的事,我可是皇后……的侍婢。”

  “那你不要当皇后的侍婢了,我把你调来麒云殿。”他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你要把我调到麒云殿?”她非常惊诧。

  “对,你待会儿便跟我到麒云殿去,不要再回玉遥宫了。”说完,他立刻兴匆匆的站起身,攥住她的手,就要把她带走。

  百里翎连忙出声,“等一下,我不想调去麒云殿。”

  “为什么?”他不满的瞪着她。

  “我要留在皇后身边。”百里翎接着狐疑的问:“你是谁?为何可以如此随意调人到麒云殿去?”麒云殿是皇上的寝宫,不是想调过去就能轻易调过去的,他竟然能够说得如此简单,他究竟是谁?

  “我是皇上……”他的话音才刚落,便见她一脸惊恐的用力甩开他的手,彷佛他是什么毒蛇猛兽。

  “你是皇上……”百里翎愕然的瞠大眼。

  看到她注视着他的眼神满是惊恐,他下意识的摇头否认,“不是,我是说我是皇上麒云殿里葵公公的好朋友,若是我托他帮忙,他一定能把你调到麒云殿。”

  “我不想调去麒云殿,不用麻烦了,我……”陡然听见宫里报时的鼓声响起,百里翎来不及再多说什么,低呼一声,“糟了,我得回去了。”不敢再耽搁,她仓促转身离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