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四十七


  他轻蔑的冷哼一声,“你认为朝中大臣会拥护一向有贤相之名的我,还是只爱寻欢作乐又好男色的冉骥?”

  听见他这般轻侮的言词,冉骥也不生气,只是慵懒一笑,“你说的没错,若是拿我们俩相比,朝中大臣确实会拥护你,不过……顾微津,你作梦都想不到吧,若非皇后无意间送给皇上的香囊,缓和了他的头痛,还有东延及时赶赴京城揭穿葵平下毒之事,此刻你的计谋只怕已经得逞了,只能说连老天爷也不愿让你们父子俩称帝。”

  “功亏一篑。我无话可说。”顾微津从袖子里取出一柄匕首,就算死他也绝不愿意死于他人之手,面不改色的插入胸口,结束了多年来的野心,也让这场宫变正式落幕。

  叛乱结束后,冉骧论功行赏,以胡东延与冉骥功劳最大,他封胡东延为护国大将军,负责统领驻扎京畿的军队,而冉骥则为左丞相。

  两人推辞,被他驳回——

  “皇叔,朕查过了,当年你母妃在宫中诞下一子,此子还是由宋太医亲自接生的,你要朕治你诋毁先人,还有欺君之罪吗?”

  迫不得已,冉骥只好一脸讪讪然的接下左丞相之位,风花雪月、寻欢作乐的日子从此远离,开始了他苦命劳碌的下半生。

  对胡东延,他则动之以情,“你是朕的挚友,朝廷经祈皇后之乱与此次叛乱,元气大伤,损失不少朝臣,此时正是极需用才之际,你忍心看朕为朝廷之事忙得焦头烂额吗?”

  这番话,让性情豪迈的胡东延无法再推拒。

  其后,冉骧将朝中人事做了重新的安排,朝堂气象为之一新。

  “你在生气?”冉骧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百里翎坐在床榻边,低头缝着手里的衣物,漫不经心的轻应一声。

  “那你为什么都不理我?”他已进来寝宫好一会儿了,她行过礼后,便自顾自的做着自个儿的事,完全不理他。

  “臣妾没有不理皇上。”她的嗓音不冷不热。

  “你看都不看我一眼,还说没有。”他指责她的罪行。

  她淡淡驳斥,“皇上方才进来时,臣妾已看过皇上好几眼了。”她依旧不为所动的继续缝着。

  被她这么忽视,他的忍耐到了极限,伸手抬起她的下颚,迫她看向他。“我那时迷昏你,把你送出宫,是不得已的,宫中即将发生变故,我怎么能让你冒险留在宫里,我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你知不知道?”

  迎视他黝亮的眸光,她的神情还是清清冷冷的,没有一丝笑容。“那么皇上可曾想过臣妾的心情?在危难之际,臣妾无法与皇上共患难,还被迷昏送出宫去,若是万一皇上有什么不测,教臣妾如何独活?”

  他坐到她身旁,将脸埋在她颈边轻蹭着,对于她的心意,他很高兴,“我只是想保护你,我是你的夫君,丈夫保护娘子是天经地义。”

  她被他蹭得发痒,脸上终于咧开一丝笑意,但这件事还没有完,她必须把话跟他说清楚,她连忙将笑意歙起,推了推他,示意他坐好,接着正色注视着他。“臣妾是皇上的妻子,皇上想保护臣妾,臣妾也想保护皇上,那时昏迷前,臣妾发现幕后主使者可能是顾大人,却无法说出口时,臣妾有多着急,皇上知道吗?”

  “知道,知道,你别再生气了。”他好言劝哄。

  “臣妾没有生气,只是皇上没有与臣妾商量,便将臣妾迷昏,后来,臣妾醒来时,还以为皇上不要臣妾了,伤心欲绝。”她幽幽道。

  冉骧心疼的说:“是我做错了,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这样了!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保证一定都会同你商量,不再背着你做了。”

  “真的?”

  “真的,君无戏言。”他用力点头。

  百里翎这才露出笑靥,将手里缝着的衣物朝他身上比了比。

  “这是做给我的?”他面露惊喜的问。

  她轻笑。“不做给皇上,臣妾还能做给谁?”

  他欢喜的摸了摸那件缝了一半的衣物,接着取过她手里的针线,摆到一旁。

  “翎儿,先不要做了,让我好好看看你。”这些日子为了揪出叛变之人,他们已有好一阵子没有同榻而眠。

  宫灯下的她,清雅柔美,那双含笑的眸子春波荡漾,冉骧缓缓覆上她的唇,他想,他就算用尽一生一世都还爱不够她……

  百里翎微笑的轻轻合上眼,搂着他的颈子。只要他不厌烦她,她会爱他一生一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