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四十五


  “老匹夫,朕问你,当初用死囚换下你的人是谁?”冉骥举起手中的长剑,挡开了他的攻击。

  他破口大骂,“你这个昏君不配知道!”挥刀朝他再用力一砍,又被他避开,他不死心,接连砍了三刀,都被他用剑挡掉了。

  冉骥只守不攻,神色镇定的慢慢往后退,“你说不出来,难不成你带兵杀进宫里,其实是想自己篡位做皇帝?”

  “你无须激我,事到如今,你也逃不出去了,我不怕告诉你,这个人就是……”

  严之滔话还未说完,突闻一阵如雷叫喊声,他回头一看,满脸惊疑,他所率领的驻军,不知何时已被一群身着墨色盔甲,气势剽悍的士兵给包围起来,附近所有楼宇上,还出现了一整列手执弓弩,瞄准下方的士兵。

  情势突然大逆转,他惊愕的瞠大老眼。“这是怎么回事?”突地,他震惊的回头瞪向他,“你早就有防备了?”

  冉骧神色从容,“朕早就料想到京畿驻军会叛变,唯一没料到的是,带兵杀进宫里的人竟会是你。”

  这时胡东延从士兵中走了出来,来到他面前,躬身行礼,“末将救驾来迟,还望皇上恕罪。”

  “不迟,刚刚好,东延,给朕拿下这老匹夫和这批叛军。”

  “遵旨!”

  京畿驻军先前与禁卫军一战,已损失不少战力,此刻遇上这支以骁勇善战着称的北漠军,没多久便兵败如山倒。

  严之滔虽想反抗,但终究敌不过年轻力壮的胡东延,被他擒着,押到冉骧的面前。性情刚烈的他,自知绝无生机,一头便朝架在颈上的刀用力撞去,以求自尽。

  冉骧及时弹开了那把刀,怒斥,“你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吗?你就算死上千次,也不是以弥补你今日所犯下的罪!”

  “那你想怎样?”他咬牙反问。

  “你为何要诈死叛变?”

  他义愤填膺,“老夫不只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要替枉死的尤文安尤大人讨回一个公道!像你这样的昏君,活着只会遗害万民!如今不幸兵败,老夫无话可说,要凌迟处死还是五马分尸,任君处置。”

  “啊,严将军,你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糊涂得让本王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随着话落,冉骥拿着一把折扇,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跟在他身后的两名士兵,架住了一个人,那人披头散发,一身狼狈,昏迷不醒。

  “镇远王,你说我微人利用?不可能!”

  “啧,你还不信,你看看这是谁?”冉骥用折扇挑开那人覆面的长发。

  看清他的面容,严之滔的老脸激动得目皆尽裂,“顾大人?你们把他怎么了?”

  “没怎样,只是打昏了而已。”顾微津府里养了一批杀手,为了抓他,折损了他不少手下,让他好生心疼,等事情结束,他可得找皇帝侄儿好好讨个补偿。

  “放了他,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全是我一人所为!”严之滔一肩扛起所有责任。

  冉骧神色冷厉,“严之滔,你真以为朕不知道煽动你带兵作乱的人是谁吗?”

  昨日看见翎儿掉落在地上的那张纸,他发现顾微津的顾有个页字旁,立刻联想到诚阳王之子冉页,因此命皇叔暗中夜探顾府,清晨便接获消息,在顾府搜查到顾微津密谋夺位的罪证。

  他刚下令皇叔将顾微津及一干党羽全抓起来时,严之滔率领的京畿驻军便杀进宫中,幸好北漠军早在前一晚便已悄悄抵达皇宫,才能一举制伏。

  “严将军,你一心想扛下所有罪名,你知不知道当初便是顾微津命人诬陷你与祈皇后私通?”冉骥摇摇头,对严之滔的愚忠颇为无奈。

  “不可能,冉骥,你不要侮蔑顾大人!”

  见他到现在还对顾微津深信不疑,冉骥不由得叹了口气。从头解释,“顾微津的真实身份是诚阳王之子冉页,当年诚阳王叛乱,以致连累妻儿被诛时,有人用别的孩子冒充是他,将他救出来,此后他便隐姓埋名,数年后,他参加科考,考上了状元,先皇很赏识他的才华,渐渐开始重用他,最后将他擢升为左丞相,从那时候起,他便已暗中筹划要谋夺皇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