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四十四


  她不由得又想到冉骧曾说,葵平是在嫒妃坠楼前调来服侍他的,之后嫒妃便因大皇子的调戏坠楼而死,接着大皇子也被皇上赐死。

  接着,冉骥因五皇子的挑衅而打伤了他,被贬逐到北漠,数年后,祈皇后引兵血洗宫廷,杀了先皇和诸皇子,冉骧则被迎回宫中登基为帝。

  将这些事连结在一起,百里翎蓦然一惊——

  莫非这一连串的事故,皆是经过精心安排的阴谋,目的是为了把冉骥推上皇帝之位?

  冉骧登基后,听信了葵平的话,处决不少与祈皇后有牵连的大臣,若这些事都是葵平背后那人所为,那么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皇位吗?但他大可叫葵平暗中用剧毒直接毒死冉骧,何必下那种慢性毒药?他这么做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她凝眸沉思,浑然没有察觉冉骧走进了寝殿。

  他悄声走到她身旁,出其不意从她身后将她抱个满怀。“翎儿。”

  她冷不防的吓了一大跳,拿在手里的纸应声掉落。她惊惶的一转头,待看清是他,惊讶地问:“皇上,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我好想你。”捧住她的脸,他狂烈的吻着她。

  他的吻来得又急又猛,宛如要把她整个灵魂都吸走似的,让她全身虚软,几乎要窒息,她攀着他的颈,闭上眼,没有抗拒的承受着。

  这狂驽的吻久久才停歇,拥着她,冉骧灼亮的黑瞳直直的凝视着她。

  “皇上,怎么了?”她敏感的察觉到他今天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来,陪朕喝一杯。”他拿起桌上的杯子,将随手带来的酒注满两只杯子,将其中一杯递给他。

  百里翎接过杯子,饮了几口。

  见她饮下酒,冉骧这才缓缓开口,“翎儿,你今晚先离开皇宫。”

  听他又重提了这件事,她不悦的蹙起眉道:“我们不是说好了,让我留下来陪你。”

  “你先离开,过几日我再接你回来。”

  见他神色有些凝重,她心口一紧。“莫非宫中要发生变故了?那我更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你。”

  “不会有事的,我保证很快就会接你回来。”

  “我不想走,你让我留下来,有什么事也好有个……”她突然觉得眼前陡然一黑,脑袋有些昏沉,她惊愕的瞪大双眼,“这酒有问……”话来说完,身子一软,便倒入他怀中,合上眼前,她垂下的眸光瞥见方才掉落在地的那张纸,眼里闪过一讶,张口拼命想喊出声,“皇上,那幕后之人……”可她还来不及说完,便昏了过去。

  冉骥看着她的神情充满不舍,他吻了吻她的唇,“翎儿,我不能让你有任何危险,你放心,我一定会揪出幕后主使者,安全的把你接回来。”打横抱起她,准备带她走进秘道前,他不经意瞟见掉落在地上的纸,扫去一眼后,便定住了目光。

  百里翎被送出宫的翌日凌晨,便发生了北焰皇朝史上著名的“严页之乱”,这场乱事,几乎烧毁了半座皇宫,死伤上千人。

  驻扎京畿的军队在严之滔的带领下,猝不及防地杀进皇宫。

  “严之滔,你竟然没死!”京畿驻军会叛变,冉骧并不意外,但看见应该早已被处斩的严之滔竟然死而复生,他立刻想到必定有人在搞鬼。

  年逾六旬的严之滔,指着他的鼻子,大义凛然的痛斥,“冉骧,你这个昏君,一登基就乱斩朝臣,造成人心惶惶,竟连我都不放过,给我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若非有人用死囚换下我,此刻我焉能还有命在!为了北焰国的人民,今天我要除掉你这个暴君,另立明主!”

  见他这么不敬,冉骧怒喝,“你这个老匹夫!来人,给朕杀了这个逆贼,朕重重有赏。”

  瞬间,禁卫军与京畿的军队将整座皇宫当成了战场,杀声震天。

  鏖战不久,人数较多的京畿军队,已逐渐占上风。

  严之滔见冉骧周围的人愈来愈少,不由得大喜,步步逼近,走到离他不到三步远的距离时,他大声喝道:“冉骥,你纳命来吧!”他提起手中的佩刀,奋力击向他,恨不得一刀砍死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