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她不由得展颜一笑,掏出手绢替他将额头的血渍拭去,温声说:“我会准时到的,你若再头痛,别再这样撞树了,像我方才那样自个儿按揉,或是找别人帮你。”

  “不要,我要你帮我。”他的口气很霸道。

  “我有自个儿的事要做,没办法每次都帮你。”她耐着性子,温婉安抚,听见宫里报时的鼓声响起,她连忙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说完,便提步匆匆离开。

  她是趁午睡时候溜出来的,这会儿负责教她宫中礼仪的辜夫人只怕也快到了,她得在她到之前赶回去,免得被发现。

  她离开后,他起身上前捡起她不小心从袖口掉出来的手绢,凑到鼻前嗅闻,上头还残留着一丝清淡的甜香,抿紧的唇角不自觉变得柔和。

  他喜欢这抹香味,跟她身上一样的味道。

  看见自家小姐又换上了宫女的衣服,清菊劝道:“小姐,午睡的时辰已过一半了,您今儿个还是别再出去了。”

  进宫之后,小姐一有空,就会换上宫女的衣裳,悄悄从她们之前在寝殿里一个橱柜下发现的秘道溜出玉遥宫,在皇宫里四处闲逛,小姐的说法是,这样才能探知宫里的情况,好让她的心里有个底。

  “我昨日跟人约好了要拿药过去给他,我去去很快就回来。”穿妥宫女服,百里翎飞快的将绾起的长发放下,绑成发辫。

  “不如我替小姐拿过去给他,下午辜夫人要来教小姐封后大典那天的礼仪,若是迟了,可就不好了。”

  辜夫人是宫里的女官,由于她夫家姓辜,又与皇室有些姻亲关系,所以宫里的人都尊称她为辜夫人。

  她为人十分严厉,即使是面对未来的皇后,也毫不通融,明明她觉得小姐已经做得很好了,辜夫人总还是诸多挑剔。

  百里翎沉吟了下,想起她昨天离开时,那男子拽住她的手臂,望着她的那种期待眼神,便摇头拒绝了清菊的提议。“不用了,我自个儿拿去给他,你放心,我不会迟的,我把药拿给他就回来。”

  说完,她走向摆在最角落的一个大橱柜,打开两扇雕花木门,掀开底部的一块板子,便可看见一条暗黑彷佛没有尽头的地道——

  这条秘道是先前清菊拿东西来放时无意中发现的,她们俩当时虽然有点害怕,但还是好奇的走进去一探究竟,才发现这是条可以通往冷宫附近的秘道,此后她便利用这条秘道溜出玉遥宫。

  百里翎钻进去前,像是想起什么,又回头对清菊交代道:“若我回来迟了,你就跟辜夫人说我头痛,要歇息一会儿,今早我找宋太医拿头痛药的事,其它宫人也都看见了,她应该不会怀疑。”

  知道无法打消小姐执意要溜出去的念头,清菊只好紧张的叮咛,“小姐,那您要小心点,尽快回来哦。”

  “我知道。”说完,百里翎便走进暗黑的地道里。

  地道的出口离冷宫不远,遮掩出口的木板上布满了杂草,与周遭荒芜的景象融为一体,很难被人发现,她小心地移开木板,走出来之后,将木板盖回去,便快步来到昨日见到那男子的地方。

  来到树下,百里翎看见他闭着眼,背靠着树干坐着,碎金般的阳光透过枝桠洒落在他俊朗的脸上,形成一些阴影。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两道好看的剑眉蹙拢着,鼻子又直又挺,薄唇微抿,似是有些不高兴。

  她静静的看着他,不知为何竟有股冲动想抚平他迭起的眉心,突然间,他双目霍然张开,射出阴戾的凶光,在看见是她时,眸里的戾气才隐去。

  “你迟到了!”他不悦的说。

  “对不起,有事耽搁了,这是头痛的药。”她边道歉边走上前去,将黑色的药瓶递给他,“这药每次服用两颗,早晚各一次。”

  接过药,他立刻抓住她的手放到自个儿头上,要她帮他按揉。

  百里翎有些为难,支吾道:“我还有事……”

  “我等你这么久,不管你有什么事,今天若没有帮我按揉,不准你走。”

  面对他的任性霸道,她微微凝起脸。“迟到是我的错,可是你太不讲理了,我是真的有事没办法帮你,我昨日已跟你说过,你可以试着自己按揉,或是找别人帮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