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三十九


  见她竟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百里翎凝肃着脸,端出皇后的威仪,怒斥,“放肆!本宫还未查问清楚,谁敢动她!”

  两名正准备动手的宫人被她的威严吓得一颤,白绫顿时从手中掉落。

  百里翎瞬向辜夫人,清雅的嗓音挟带着一股迫人的威势。“辜夫人,你指清菊议论皇上,你倒是给本宫说个明白,她究竟议论皇上什么了?”

  辜夫人没想到平时看起柔柔弱弱的皇后娘娘,发起脾气来竟这么有气势,心头暗自一凛,但仍故作镇定,愤然指向一旁的另一名宫女,“苑儿,你来告诉皇后,这清菊究竟犯了什么罪?”

  那名叫苑儿的宫女战战兢兢的走上前,在辜夫人锐利目光的瞪视下,颤抖的回道:“回禀皇后娘娘,清菊姐姐她、她先前来向我探听皇上驱赶宫中嫔妃离开之事,她还说、还说……皇上怎么能这么荒淫无道。”

  “皇后娘娘听见了吧,她竟敢如此批评皇上,依宫规理应处死,请皇后娘娘勿再阻拦下官行刑。”辜夫人嘴角噙着冷笑,用眼神示意两名宫人快点动手。

  两名宫人重新拿起白绫,套上清菊的颈子,清菊吓得面无血色,全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住手!”百里翎上前夺下那条白绫,表情冷绝如冰,“辜夫人,清菊伺候本宫多年,一向谨言慎行,本宫不相信她会说出这种话。本宫问你,除了苑儿,可还有谁听见清菊说出那样不敬的话?若仅凭一名宫女的片面之词,就要处死一个人,未免太过草率,你身为后宫的女官,都是如此轻率行事的吗?”

  “……”辜夫人被她的严厉斥责堵得语塞,一时间竟找不到话可以反驳。

  百里翎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这件事,本宫会彻查清楚,若再有人敢未经本宫许可,在宫里私自用刑,本宫绝不轻饶!”

  “皇后娘娘这是在指责下官的不是吗?”辜夫人脸色铁青。

  “辜夫人,也许你以前都是用这种残酷的方法处决宫人,但是只要本宫在的一天,这种事就绝对不准再发生,即使是宫女,也是一条宝贵的生命,本宫不允许再有人如此轻率的夺走一条人命。”

  “皇后,下官掌管后宫多年,即使是先皇——”

  她的话还未说完,百里翎便厉声打断,“你说什么?你掌管后宫?你把本宫放在哪里了?本宫才是真正统领后宫的主人,你竟不把本宫放在眼里,说出这么放肆的话,该当何罪?”

  辜夫人被她的气势给震慑住,老脸又惊又怒,只能怨毒的瞪着她。

  “今日本宫就原谅你一次,再有下次,本宫绝不宽恕,依儿,你扶清菊,随本宫回去。”

  待百里翎离去后,辜夫人迁怒的狠狠朝名叫苑儿的宫女踹去一脚,“你真是没用!”接着她神色阴冷的低声道:“百里翎,你不要太得意,你的好日子不多了,等着瞧吧。”等外孙掌握了大权,就是她的末日了。

  回到玉遥宫,清菊瘫软在椅子上,惊魂未定。“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奴婢还以为这回死定了,幸好皇后娘娘及时赶到。”

  “这是怎么回事,辜夫人怎么会突然把你抓去?”百里翎倒了杯茶好让她定定神。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方才到药坊要取香茅时,辜夫人就带人把奴婢给抓住,口口声声说奴婢犯了死罪,要处死奴婢,奴婢说要见皇后,辜夫人不肯,硬是押着奴婢到梓明院去,要绞死奴婢。”

  立后大典前,她确实曾向苑儿打探过皇上驱逐先皇嫉妃的事,在得知原因后,似乎也曾说了几句批评的话,但她没想到这事儿竟然会传到辜夫人耳里,还拿来大做文章,想置她于死地。

  百里翎蹙紧眉心,沉吟了下,“你是我的贴身侍婢,辜夫人竟然敢不知会我一声,就要把你绞死,这么做未免也太大胆了,”她身为后宫的主人,要处置任何宫人,皆须向她禀报,莫非……辜夫人是冲着她来的?但她只是一个女官,又何敢这么做?

  就在她低头沉思时,冉骥走了进来。

  清菊赶紧起身行礼。“参见皇上。”

  百里翎也跟着起身要行礼,冉骥走过来扶起她,“翎儿,不用多礼了。”留意到她和清菊的神色似乎不太对劲,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凝重?”她该不会……已经知道那件事了吧?

  “方才辜夫人强押清菊到梓明院,想绞死她。”

  冉骧一听,勃然大怒,“岂有此理,她是想造反吗?”

  细想了下,百里翎说出自己的看法,“臣妾在想,辜夫人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是受了什么人唆使,否则她怎有这么大的胆子?”

  “难道他们想对付的人是你?”想起今天在朝堂上发生的事,冉骧脸色有些沉凝。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