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三十七


  “所以以后朕会多多重用皇叔。”

  听见这句话,冉骥连忙摇手,“别,我人品低劣,能力又差,除了花天酒地、寻欢作乐,什么都不会,请皇上千万不用重用我,免得祸国殃民。”

  从没见过有人这样贬损自己,胡东延谑笑附和:“王爷为人谦和,胸襟磊落,能为皇上效力,实为北焰国之福。”

  “啊,东延,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冉骥朝他挤眉弄眼,示意他别再帮着皇上整他了。

  胡东延视若无睹,朗笑道:“东延不忍见王爷的才能被埋没,请王爷切莫再谦虚推辞。”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冉骧扬眉。

  “决定什么?本王可没说答应。”

  “朕是一国之君,自然是朕说了算。”他摆出架子,突然觉得当皇帝其实也没有这么糟糕,有时还挺好用的。

  “……”冉骥突然有些后悔不该多管闲事。看吧,好心没好报,把自己也给赔进去了。

  玉遥宫的小园子里燃起一道白烟,那道白烟袅袅飘往天际。

  将手里的纸莲花都扔进火堆里,百里翎仰首望着那抹白烟,容颜肃穆,充满哀思。

  冉骥走进来时,挥手摒退一旁的宫人,轻声朝她走去,在她面前站定,犹疑片刻才问:“这些纸莲花是烧给尤大人的?”

  她收回眼神,朝他行了个礼,“臣妾参见皇上。”

  冉骥握住她的手,有好多话想跟她说,但一时间却理不出头绪,不知该先说什么才好,片刻后,他仪说了一句,“葵平死了。”

  闻言,百里翎原本平静的表情,多了抹讶异。“葵公公死了?

  “怎么会?”

  “你说的没错,他确实有问题,我之所以头痛。是因为他在我贴身所戴的玉佩上抹了毒。”他将事情经过告诉她,“我真是愚昧,被他毒害这么久,竟然都没有察觉,还如此信任他。”

  “皇上……”听他如此自责,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翎儿,你知不知道是你救了我,要是没有你,也许现在我已因中毒太深而神智不清了。”

  “皇上这话怎么说?”她不解。

  “你做的香囊里是不是加了香茅?”

  “嗯,是有这一味香草。”

  “东延说,达邦族的一个巫医告诉他,我所中的毒必须服用香茅来调解,你的香囊里恰巧有这味香料,缓和了毒性,所以这段时间,我头痛的情形才会减轻,没有变得更加严重。”解释完,冉骧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迫不及待地吻上她的粉唇。

  承受着他近乎暴烈的吻,她几乎快窒息了,全身都在发颤悸动着,他像一把烈火,总是能轻易点燃她。

  半晌,他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瓣,让她得以喘息,她依偎在他怀里,抬起泛着霞红的脸颊,羞怯的说:“我们进屋去吧。”

  “好。”他笑着打横抱起她,她吓了一跳,连忙搂住他的颈子,他灼亮的黑瞳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吵架了。”

  “臣妾从来没有跟皇上吵过架。”她辩驳,因为都是他在跟她吵。

  她是没跟他吵过,但她只要用那种冷冷态度对他,就足以把他气得暴跳如雷。

  冉骥想了想,修正说法,“那你以后就算生气也不准不理我,更不准摆出那种冷淡的脸色给我看。”

  他霸道的要求让百里翎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解释,“臣妾从未想摆脸色给皇上看,臣妾不擅长与人争吵,当皇上听不进臣妾说的话时,臣妾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再多言,免得惹得皇上更加生气。”

  回到寝殿,他温柔地将她放在床榻上,伏下身去,她伶牙俐齿,他说不过她,也不再执着非要她改不可,此刻他深黑的双眸里,燃烧着炽烈的情火,他深情的凝视着她,只要求一件事,“翎儿,你说过这辈子都会一直陪着我,对吗?”

  “嗯,直到皇上厌烦为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