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三十一


  “关于明春将举行的科举考试,吏部的杨大人上书请示皇上,是否比照去年办理。”葵平站在上书房里,拿着奏摺,念出里面的内容。

  “跟去年一样办理就可以。对了,再命吏部同京里的几座庙宇商议,要他们腾出些厢房,供那些上京赶考的清贫举子暂时落脚,好节省他们的盘缠。”’

  自从百里翎说过相信他会成为一位英明的君主,从此,冉骧不仅开始上早朝,奏摺也不再全推给葵平看。

  虽然看奏摺时仍会眼花而无法专注,不过他想到了一个变通的办法,便是由葵平念奏摺给他听,他再做裁示。

  “是。”葵平拿起朱砂笔,把他交代的事写在奏摺上,接着再拿起另外一本,看了一下后禀告,“皇上,礼部大臣请示皇上,何时要开始徵选秀女入宫?”

  听见这件事,冉骥马上变得不耐烦,“我上次已说过不需要选什么秀女了。”

  葵平又劝道。“可是三宫六院里,目前仅有皇后一人,没有其他的佳丽嫔妃,未免太过空虚。”

  “有皇后一人,足以抵过千千万万个佳丽了。”想到百里翎,他的表情柔和了几分,不由自主扯开满足的笑。

  想到这几天清晨都是被她吻醒的,他连眉眼都起了笑意。

  她软软的唇像花瓣般透着一抹甜香,令他每次吻她,都好想把她吞吃入腹,若不是要上朝,处理朝政,他真想整天都腻在她身边。

  “还有多少奏摺?”已有半天不见,他想回去抱抱他的皇后了。

  葵平翻了翻奏摺说:“回皇上,还有三本。”

  闻言,冉骧振作起精神,“那你还不快念。”

  翻看手里的那几本奏摺,葵平说道:“回禀皇上,这三本奏摺是几位大臣联名上书想请皇上为诚阳王平反。”

  “诚阳王?”他想了下,才记起这个人,“可是当年与父皇争夺皇位的那个诚阳王?”

  “是。”

  “为何要替他平反?他趁太祖帝病重,起兵造反,想谋取皇位,其罪当诛。”

  “几位大臣说,诚阳王起兵谋反之事,是遭人诬陷的。”

  “可我记得诚阳王造反,是我父皇亲自领兵敉平的,父皇怎么可能诬陷他。”

  这件事他以前曾听说过,当时父皇仍是太子,诚阳王是父皇的二弟,他为夺取皇位,竟带兵杀进宫里,幸亏父皇早已收到消息,事先有所准备,才能一举将他拿下。

  葵平解释,“据上书的大臣说,当时诚阳王是遭人欺骗,以为宫中有变,才会领兵进宫想救驾,不意却教先皇误以为他要叛变,因而遭诛,如今事隔二十几年,想请皇上明察,为诚阳王平反。”

  “父皇不是那么糊涂的人,不会弄不清诚阳王是不是遭人诬陷。”冉骧将此事驳回,见今天的奏摺已全部批完,他便起身,准备回玉遥宫。

  这时,守在外头的侍卫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皇后求见。”

  “皇后?她怎么来了?快宣。”

  “臣妾见过皇上。”百里翎走进上书房,朝他福了个身。

  “免礼。翎儿,你怎么来了?”冉骥带着一脸笑意走到她面前。

  “皇上,臣妾听说三日后要处决尤文安尤大人,这事可是真的?”她清雅的脸上带着少见的严肃。

  方才大哥特地进宫见她,告诉她这件事,百里家与尤家世代交好,又是邻居,她和大哥与尤文安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深知尤文安性情耿直,她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来。

  见她一来便询问此事。冉骥微讶,这几天处理的朝政太多,他一时想不起来尤文安是谁,葵平见状,在一旁提醒,“皇上,尤大人是东郡太守,他在治理东郡期间,因贪赃枉法、奸淫良妇,被东州的巡抚查获,目前押解进京,连同罪证,已转由大理寺,由三司做最后会审,由于罪证确凿,所以判处他死罪,三天后行刑。”

  百里翎有些凝重地说:“皇上,这其中必有什么冤屈!尤大人为人刚正不阿、为官清廉。他治理东郡多年,深得人民爱戴,他不可能做出贪赃枉法、奸淫良妇这种事,请皇上明察,派人重新调查此事,以免冤枉误斩了尤大人。”

  然而,葵平却不以为然的接腔,“禀皇上,这件事东州巡抚与大理寺已调查得很清楚,绝没有诬陷尤大人。”

  她忍不住蹙紧细眉。“皇上,臣妾与尤大人从小相识,深知尤大人性情耿直,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请皇上明察。”

  方才经葵平提起,冉骧也想起这件事,见百里翎替他求情,出声道:“葵平,既然皇后这么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