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三十


  “你为何要打伤他?”这事她多少知道一些,不过想听昕是否与他所说的有出入。

  冉骥愤然,“他污蔑我母妃,说是我母妃先勾引大皇兄的。”

  闻言,百里翎黛眉轻蹙,“他该不会是故意挑衅你,要引你出手打他吧?”

  “你真聪明,马上就想到了。我在前往北漠的路上,也明白自己是被五皇兄算计了。”他把头枕在她腿上,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头上,要她替他按揉。

  她一边为他按着,一边问:“你当时出手一定很重?”以他这么暴躁的性子,下手一定毫不留情。

  “我只打断了他三根肋骨,他却装成好像这辈子都下不了床,还让他的舅舅韩杰联合其他大臣要父皇重罚我。”

  “那时五皇子已被封为太子,你殴打太子成伤,难怪先皇要惩罚你。”

  “何只是惩罚,韩杰他们根本就是希望父皇也把我给处死。”

  “啊,这也未免太过了。”他只是打伤太子,罪应不及死。不过,这时她已明白,为何他一直说他讨厌那些大臣了。

  “几个皇子里,父皇最宠我,他们是担心我会跟五皇兄抢夺皇位,所以才想除掉我。”

  “但老天爷还是眷顾你的,所以才让你被贬到北漠,逃过祈皇后之乱。”若他当时也待在京里,说不定也会跟其他皇子一样,死在叛乱中,虽然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但只要一想到他经历了这么多险恶可怕的事,她就忍不住为他感到心疼。

  冉骧拉过她的手,在她的掌心啄吻了一下,抬起黑眸直视着她,“我不在乎当不当皇帝,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好。”若说当上这个皇帝有什么好,就是他遇见了她。

  他这句话说得率直真挚,令百里翎心头涌起一阵悸动,她动容的说:“臣妾答应过皇上,除非皇上嫌弃臣妾,否则臣妾会一直陪在皇卜身边。”

  “我一辈子都不会嫌弃你,你也不准找任何理由来嫌弃我。”他霸道的要求。

  “臣妾遵旨。”她漾起灿笑,包容着他的霸道。“不过,看来引起皇上头痛之事,要另外再找原因了。”

  “我就说这不是心病。”握着她柔滑细嫩的小手,他疼惜的亲吻着她每一根指尖。

  她垂眸思忖着,“有没有可能是被人下毒?可若是被下毒,那些太医和大夫应该多少能看得出来才是。”指尖突然传来一阵麻痒,她抬眸,发现他竞在轻嗑着她的手指,连忙缩回手。

  冉骧不满的想再抓回她的手,她索性将手藏在背后。

  他起身圈抱住她,她低笑的挣扎,“皇上,别闹了。”

  “翎儿好香。”他喉中滚出笑意,头埋在她的胸前乱蹭,把她逗笑得更欢,他索性把她揽进怀里,覆住她柔润的唇瓣。

  她的一切美好得令他心动,他渴切的吻着她,想要占有她的一切,他的心和他的身躯都像着了火一样,热烫得惊人。

  他将她压在身下,热烫的唇移向她的粉颈,她睫羽轻颤,腮颊染上绋红,宛如很卷进熊熊烈焰中,心悸得几乎无法呼吸,耳畔不停传来他低沉呢喃着她的名字。

  “翎儿、翎儿……”

  那一声又一声的呢喃仿佛最动听的天籁,让她如痴如酹,意乱情迷……

  宫中隐密的角落里,响起刻意压低的交谈声——

  “算算时间,这阵子冉骥应该会因头部剧痛而神智不清才对,怎么反而精神愈来愈好,每日都能准时上朝?”

  “这……除了因为皇后每天都亲自叫醒他之外,他近来头痛的情况似乎减缓了很多。”

  “难道你没有继续涂抹那个油膏吗?”

  “每隔两、三日我便抹一次,从没间断过,大人,您上次拿给我的油膏是不是有问题?”

  略一沉吟,男人的声音再响起,“油膏我会再验过,你回去也仔细查个清楚,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