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二十七


  第一次见面,她便将他给惦记在心里了,此刻两人之间已没有了身份的顾忌,对他的感情便放肆的蔓延开来,变成了一种眷恋,她不再束缚着自己的心,放手让心飞向他。

  听见这句话,冉骧的黑瞳顿时睁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她,“你会一直陪着我?”

  “嗯。”

  “我说的不是只有现在,是一辈子。”他翻身坐起,黑灼的眼瞳紧瞅着她。

  他的情绪和情感全都明显的写在脸上,让人一眼便能窥知,百里翎心房顿时化成了一池春水,清雅的脸上漾开柔笑,“臣妾已是皇上的人了,不陪着皇上,还能去哪?”

  听见她肯定的答覆,冉骧喜逐颜开。“这是你亲口答应的,绝对不许反悔!”

  “嗯,只要皇上不嫌弃臣妾,臣妾会一直陪着皇上。”百里翎颔首承诺。

  他兴奋的抱住她,迭声说:“不嫌弃、不嫌弃,我永远都不会嫌弃你的,你也不准嫌弃我。”

  “皇上……”她有些动容,悄悄抬手回拥他。如同他的脾性一样,他的情感一旦宣泄出来,也是这般浓烈。

  他轻轻将她推离自己一点,双眼闪着炽亮的神采凝视着她,讨好道:“翎儿,我去上早朝,只要你要我去做的,我就去做。”

  见他这么快便改变心意,百里翎有些意外,下一瞬便明白他是为了讨她欢心才这么说的,她心下欣喜,脸上却不敢泄露分毫,打算以退为进,“皇上不要勉强自己。”

  他咧着欢愉的笑,摇摇头。“一点都不勉强。”只要能让她开心,什么事他都愿意为她做。“可是早上我爬不起来,你要叫醒我。”

  注视着他亮灼灼的眼,她的笑容渗进一抹甜意。“好,臣妾会叫醒皇上。”

  “……皇上醒醒。”百里翎轻摇着他,她已叫了他半晌,但他还是抱着被褥,双眼紧闭,就是不肯醒来,让她很头痛。

  “不要吵。”他咕哝了声,身子朝床榻里挪了挪,想避开耳边恼人的叫唤声。

  “皇上,你答应过臣妾要去上早朝的。”她耐着性子提醒。

  他索性拉起被褥捂住头。

  她爬上榻,拉开被褥,决意要叫醒他,于是捏起一缯发丝,轻搔着他的鼻尖。

  “皇上,你快醒醒。”

  “哈啾——”鼻子被搔了痒,打了个喷嚏,他终于睁开双眼,神色有些阴怒,“该死的,是谁一直在吵我?”

  “是臣妾。”百里翎跪坐在他身边,神色淡定的望着他。

  听见是她,他抬起带着困意的眼瞬向她,神智稍微清醒了些,“翎儿,你做什么一直吵我,不让我睡觉?”

  “皇上忘了昨天答应过臣妾什么了吗?”

  “答应什么?”他眼皮沉重得又不自觉往下坠。

  “皇上亲口说,以后都会去上早朝的。”

  “……我头痛。”他嘟喽一声,又转过身背对着她。

  百里翎立刻伸手替他按揉头部,“皇上觉得好一点了吗?”

  “嗯。”他含糊的应了声。

  “那请皇上起身更衣准备上朝。”

  “……明天再去。”他喃喃低语,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见他磨蹭了半天还不起来,她有些生气了,“君无戏言,皇上若没有诚意,就不要答应臣妾,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闻言,冉骥缓缓睁开了眼,觑向她,有些恼怒的眯眸,“我答应的就一定会做到。”像在赌气似的,他立刻翻身跳下床。

  见他肯起身了,百里翎漾开满意的笑,走上前去,轻轻在他唇边印上一吻,当是给他的奖励。“臣妾相信皇上一定能成为一位英明的君主。”这句鼓励的话,也包含着她深切的期待。

  她的话冉骧听进去了,他拥住她,覆上她的唇,回她一个热切的吻。

  她没有推拒,轻轻合上眼,承受着这个令她快窒息的吻,他的吻好霸道,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须臾,她的手抵住他的胸膛,提醒道:“皇上,早朝的时间到了。”

  冉骥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柔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