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二十六


  他说一句,她就堵一句,一副非要他上早朝不可的模样,冉骧烦躁的站起身。

  “我说不上早朝就是不上,除了这个,你要求的其他事,我都可以答应。”

  见他在闹脾气,百里翎故意低声装委屈,“皇上方才亲口说过君无戏言的,原来都只是在骗臣妾。”

  “我没有骗你!只有这件事我没办法答应,你说其他事,我一定办得到。”

  她轻拧眉心,小脸满是失望,静默着没有再出声。

  冉骧有些不安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不说话?”

  “臣妾不知该说什么。”她低垂着螓首,神态又转为恭敬。

  见百里翎神色冷淡,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怒道:“我不想上朝,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去不可?”

  “请皇上息怒,臣妾不敢逼迫皇上做不想做的事。”她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这件事没有她想像的那么容易,也许还要再多费一些工夫才能说服他。

  他的黑瞳紧盯着她,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生气?”

  “臣妾没有生气,臣妾只是身子有些不适,请皇上容许臣妾先行告退。”她心知此时再待下去,他也不会改变心意,还不如让他一个人冷静一下。

  “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宣太医来看看?”冉骥紧张的问。

  “不用了,臣妾歇息一会儿就好了,臣妾告退。”

  福了身,她旋身朝寝殿走去,清菊也快手快脚的连忙跟了上去。

  她离开后,冉骥愤怒的用力挥手,将摆在几上的花瓶和器物全都扫落。

  可恶!明知他讨厌看见那些大臣,她还要他上朝,分明是故意为难他!

  还没走远的百里翎和清菊听见殿上传来一阵物品碎裂的声音,她黛眉微蹙,清菊则一脸担忧的问:“皇后,皇上似乎动怒了,万一皇上怪罪下来,该怎么办?”

  “不会有事的。”她神色笃定道。若他要怪罪,方才就降罪了,不会在她离开后才拿那些东西出气。

  “可是……”

  “相信我,没事的。”为了怕她生气,宁愿委屈自己戴上面具,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伤害她。

  但她也希望他能明白她的苦心,她不想让他变成一个被万世唾骂的昏君。

  还没走到大树下,百里翎便看到坐在枝杈间的冉骧,他正低着头,从玉盒里拿出虫子喂食雏鸟。

  她驻足静静看了许久。外传他性情暴虐,但她眼中的他,却不是如此,他性子或许暴躁易怒却不残佞,连失去母鸟的雏鸟他都不忍心弃之不顾,日日前来喂食,这样的人又岂会残暴?

  可是他登基后,斩杀了多名大臣,却是不争的事实,连严将军那样忠心耿耿的三朝元老都被处斩了。

  不过,她怀疑这真的是他的本意吗?也许他是因为受人蒙蔽,才会……

  “翎儿,你怎么来了?”喂好雏鸟,冉骧瞥见伫立在树下的她,心头一喜,连忙跳下树,快步走到她面前,那声翎儿无暇细想的便脱口而出。

  看见他脸上大大的笑容,百里翎不自觉的也跟着漾开微笑,“皇上的头不痛了吗?”她记得他曾说过,每到这时候,他的头痛便会加剧。

  “是还有些痛,但没先前那么严重了。”他的黑眸紧盯着她,视线灼热,“你不生我的气了?”

  “在皇上眼里,臣妾是那么爱生气的人吗?”

  他很想回答是,但话到舌尖,他便聪明的吞了回去,领着她走到树下阴凉处坐着,怕她雪白细嫩的肌肤被烈阳晒疼了。

  “你不气就好。”他兴匆匆地拉起她的手,放到头上。“帮我按按。”已坦白了身份,现在他可以正大光明的要她为他按揉头部了。

  百里翎跪坐在他身前,抬起双手,按揉着他的头,午后的微风带着一丝暑气,拂得人昏昏欲睡,加上她那恰到好处的力道,冉骧舒服的闭上了眼。

  此刻两人已是夫妻了,没什么好避讳的,她索性坐了下来,扶他躺在她的大腿上。

  “皇上想睡就睡吧。”她边柔声说着,边轻抚他的发。

  “我睡了,你怎么办?”他微微睁开有些困倦的眼。

  “臣妾就在这里守着皇上,等皇上醒来。”

  “那你会很无聊的。”他舍不得让她这么枯坐着。

  “陪着皇上,臣妾不会觉得无聊。”她微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