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二十四


  “皇后贤明又有才华,想必很得皇上的欢心吧。”这百里翎可是他特意为冉骧挑的,以冉骧的性子,一定会喜欢她。

  当年百里翎满周岁时,他曾带着年仅五岁的冉骥到百里府祝贺,冉骧这小子一见到她,便喜欢得不得了,还把她抱在怀里说,以后长大要娶她当妃子。

  不过百里翎长大后,却被指为五皇子的太子妃,只是没想到五皇子没有这个福气娶她为妻,反倒让冉骧捡了这个便宜,但这件事,冉骧只怕早已不记得了。

  “皇叔……”迟疑了下,他试探性的问:“若是你不小心错骂了一个人,结果那人生气,不理你了,你会怎么做?”

  “自然是想办法哄哄他。”冉骥敏锐的嗅出什么,“皇上为何突然这么问?莫非皇上骂了皇后?”

  “没那回事,我只是随口问问。”他一口否认,沉吟了下,忍不住再问:“那你都是怎么哄女人的?”他不擅长哄人,活到二十二岁也不曾哄过人,不知该怎么做。

  瞟他一眼,戏谑的笑道:“我只哄男人。”

  冉骧一愣,这才想起皇叔只好男色。

  冉骥不禁失笑,“其实这哄男人与哄女人都是一样的,只要投其所好就好,她喜欢什么,你就做什么,有些女人喜欢听甜言蜜语,你就说给她听,有些女人喜欢珠宝首饰。你就送给她。”

  珠宝首饰他送了,但甜言蜜语……

  看他若有所思,冉骥玩味的问:“这样皇上明白了吗?可需要我传授几句?”

  “不用了。”

  即使冉骧拒绝,冉骥还是自顾自地硬教了他几句好听话。

  站在玉遥宫前,冉骧思量着冉骥教他的那几句话,哪一句比较适合——

  “宝贝儿,你可是我的心头肉,我怎么舍得骂你。”

  “你是我的心肝儿,我疼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让你难受,别生气了,气坏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

  “来,你摸摸我的心,这儿只装着你一个,再也没有别人,你恼,我的心也跟着揪在一起,你若还气,就打我出气好了。”

  冉骥思来想去,这些肉麻的话他一句也说不出来,接着又想到,皇叔这些话,八成全都是用来哄他那些男宠的,他不羞,他听着都替他觉得难为情了,若是他真讲这些话拿来哄百里翎,只会亵渎了她。

  “啊,皇上,您怎么来了?”清菊刚踏出玉遥宫,就见到皇上站在宫门前,她一惊,赶紧福了个身。

  见是百里翎的贴身侍婢,冉骧问:“方才朕命你问的事,你问过皇后了吗?”

  “奴婢正要去向皇上禀告此事。”

  “皇后怎么说?”

  “皇后娘娘请皇上到寝宫一见。”

  “她要见我?”虽然戴着面具,但他的欣喜,仍透过嗓音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来。

  清菊悄悄瞥了他一眼,恭敬回道:“是。皇上可要进去?”

  “那还用说。”他快步走进玉遥宫。

  百里翎有些意外他来得这么快,连忙上前行礼。“臣妾见过皇上。”

  “以后见到我不要这么多礼了。”他扶起她,关心的问:“听说你身子不适,可有好点?”

  “好些了,多谢皇上关心。”

  “清菊说你要见我。”他牵着她到软榻上坐下。

  “臣妾因身子不适,这两日无法侍寝,想亲自向皇上请罪。”她语声柔婉。

  见她不像昨日那样冷淡,冉骥面具下的脸也跟着扬起笑意,“没关系,只要你不再生我的气就好了。”

  闻言,她垂下螓首,语气幽幽,“臣妾哪敢生皇上的气,皇上是一国之君,就算要赐死臣妾,臣妾也不敢有所怨言。”

  她低柔的嗓音透出一丝幽怨,就像一根细细的针,刺进他耳里,他顿时明白,她根本还没有释怀,不禁恼道:“你说,你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他不要她怕他、不要她恼他,更不要她疏离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