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十四


  “若你不是皇叔举荐的,朕早就撤换你了!”

  闻言,他两道粗浓的眉微微皱起。“不知末将犯了何罪,令皇上如此不满?”

  冉骧脸色难看的问。“你自己说说,禁卫军的军纪如何?”

  叶敬无暇细想,立即回道:“启禀皇上,禁卫军纪律森严,人人尽忠职守,不敢有一丝松懈。”

  “你说什么?纪律森严、人人尽忠职守、不敢有一丝松懈?”冉骧极度不悦的沉下脸,“叶敬,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着朕的面撒谎!”

  叶敬被他威严霸气的眼神看得暗自一凛。不是没见过他;以前只觉得他性情暴躁,倒不觉得他有何厉害之处,怎知此时在他的注视下,竟觉得背脊发寒。

  “请皇上息怒,末将不敢欺瞒皇上。”

  见他不肯认错,冉骥怒斥,“你还说不敢!你当朕没有带过兵吗?朕在北漠打过的仗不下百场,军纪是否严明,你以为朕看不出来吗?那些禁卫军轮值时有人打瞌睡,有人则顾着跟宫人闲聊,浑然不把军纪当一回事,这些都是朕亲眼所见,你还想狡辩!”

  他喝斥的嗓音不算大,却如早雷直劈而来,叶敬原想再辩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过经皇上这一提,他这才想起皇上在登基为帝之前,因五皇子的事被贬去守北漠。六年来,屡屡率北漠驻军击退进犯的蛮军,还抢回了被他们侵占数十年的领地,立下不少军功,先皇因此大喜,还一度传出先皇有意废了五皇子,改立他为储君。

  叶敬不敢再小觑他,收起轻慢之心,躬身领罪,“末将知罪,末将回去一定严加督导禁卫军,不让他们再懈怠偷懒。”

  见他神态转为恭敬,又诚心认错,冉骥这才缓下脸色,“你记住,朕给你三天的时间,届时若情况还是没有改善,你这个统领就不必当了。”

  “末将遵旨。”先前见皇上怠于朝政,连带的他也提不起劲整顿禁卫军,此刻在皇上要求下,他开始有了整顿禁卫军的心思。

  冉骥不耐的挥挥手,“下去吧。”

  “末将告退。”

  叶敬离开后,他的头又有些隐隐作痛,于是取出怀里的香囊,凑到鼻尖,深深吸了几口气。最近他发觉每次头痛时,只要闻一下这种香气,似乎就能舒缓不少,不过他还是最喜欢她帮他按揉时的感觉。

  冉骥走出颅云殿。已弄清楚严之滔被处决的原因了,他打算亲自告诉她,严之滔是罪有应得,不是错斩,同时向她表明他的身份。

  去玉遥宫的路上,想起昨夜从那出来的那条秘道,他改往那里走去,准备从秘道出现,好吓她一跳。

  他咧开一抹笑,忍不住揣测,当她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也许刚开始会很吃惊,但接下来应该会很惊喜吧?

  不久,沿着那条秘道走到尽头,冉骧伸手想推开顶上的板子,却发现怎么推都推不开,他这才留意到板子上方响起叩叩叩的敲击声,过没多久,敲击声停了,改传来交谈声——

  “小姐,奴婢把秘道封死了。”

  “嗯,对了,清菊,你明天帮我跑一趟,转告他几句话好不好?”

  “小姐,就快到封后大典了。您还是别再跟他有牵扯。”

  “我知道,所以我才把这秘道给封了,以后我不会再从这里出去了,你替我带几句话给他。”

  “什么话?”

  “你跟他说,让他抽个时间上太医院一趟,我已经请托宋太医了,只要他到太医院,宋太医便会为他医治头痛。”

  听到这里,冉骧这才确定她们谈论的人是他。

  “好吧,奴婢会抽空去跟他说。对了,小姐,我们刚进宫时,您不是很疑惑,皇上为何要将先皇遗留下来的那些妃嫔全都送出宫吗?”

  “你探听到原因了?”

  “嗯,听说皇上刚被迎入宫时,见到先皇的一位妃子容貌美丽,竟起了色心,岂料那个妃子不从,竭力反抗,皇上恼羞成怒,将人打死了,不久,这事被发现,皇上一怒之下,便将先皇的那些妃嫔全都赶出宫去。”

  虽然说话的人刻意压低嗓音,但在秘道里的冉骥,还是听得消清楚楚,正怒不可遏时,又传来百里翎的声音——

  “我真是羡慕那些被送出宫的妃嫔,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也被赶出宫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