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十三


  百里翎急忙下了床,拽住他的手,凑到他耳边低声说:“跟我来。”

  她顺手拿了一盏熄了火的宫灯和一枚火摺子,领他来到角落的橱柜前。

  她打开橱柜的门,掀开底下的板子,将手里的宫灯和火摺子一块递给他,朝他轻声交代,“你下去后再点燃宫灯,顺着这条地道,可以通往冷宫附近,你快走吧。”

  冉骧看看她,又看了看眼前的秘道,感到非常好奇,在她的催促下,钻进了地道里,临走前,丢下一句话,“我会再来看你。”

  见他的身子隐没在地道里,百里翎的表情变得复杂。“马襄,你这是存心想为难我吗?”

  每见他一次,便对他多一分不舍,他是要她把持不住自己的心吗?他是要害她背叛皇上吗?

  只是想归想,今夜看见他来,她却又莫名感到欣喜,她明白这样的心思不对,可是她管不了自己的心,她的心就像是一匹不受控制的野马,拼命的想朝他飞奔而去?

  她闭了闭眼,徐徐覆上板子,喃喃自语,“马襄,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你真的……不要再来找我了!”

  “葵平,朕问你,严之滔的事是怎么回事?他为何会被斩?”

  翌日午后,冉骧召来葵平,询问此事。

  “噫,这件事奴才先前禀报过皇上,皇上忘了吗?”葵平瘦长的老脸露出一抹讶异。

  “你禀告过我?”冉骥蹙起眉峰,搜寻记忆,丝毫不记得有这件事。

  他因为常常头痛,每次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字便会头昏眼花,无法久看,所以自登基后,多半的奏摺都交由服侍他多年的葵平替他看,有重要的事再向他禀报。

  “就在严将军被处决前,奴才曾禀报皇上此事,兴许当时皇上在想别的事,所以没有留意奴才说的话。”葵平不慌不忙的回答。

  “那他是犯了何罪?为何会被处斩?”严之滔是三朝元老,军功赫赫,这老家伙虽然自恃军功,态度有些高傲,但父皇生前曾说过此人性情耿直,绝对不会做出背叛北焰皇朝的事。

  “他私通祈皇后,密谋叛乱,当初闯进宫里的那批人,便是严将军暗中训练的。”葵平说出他的罪状。

  冉骧有些讶异,“此事可有证据?”

  “御史陈大人已将此事调查得一清二楚,还有他府里的一名下人指证,证据确凿……不知皇上为何会突然问及此事?”

  “没什么,既然如此,那应该就没有错了,你退下吧。”下一瞬,冉骧又叫住了他,“等等,葵乎,你去传禁卫军统领过来。”

  “皇上要召见禁卫军统领?”葵平有些意外。

  提起这件事,冉骧忍不住又动怒了,“宫中的守卫太散漫了,朕要好好问问,他这个禁卫军统领到底是怎么带人的?”

  “皇上为何会觉得宫中守卫散漫?”自他登基以来,便因头痛的缘故,很少理会朝事,突然这么说,葵乎不免觉得有些不寻常。

  冉骧没好气的横去一眼,“你当我是瞎子吗?我在北漠带了六年的兵,难道连宫中禁卫军散不散漫都看不出来吗?”以前因头痛而无心整顿禁卫军涣散的纪律,但现在为了百里翎的安全,他不能再放任禁卫军继续这样下去。

  葵平暗忖,若非饱受头痛纠缠,冉骧也许会是个英明的君王,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对朝事漫不关心。

  但可惜……他无声的叹息,“奴才这就命人去传叶统领过来。”

  不久,叶统领走进麒云殿。

  “末将参见皇上,皇上传召末将,不知有何吩咐?”他肤色黝黑,脸上蓄着八字胡,身形高壮。

  冉骧打量了他一眼,“朕记得你叫……叶敬。”他想了一下才记起他的名字。

  原来的禁卫军统领死在叛乱里,这个叶敬因平乱有功,被皇叔举荐担任统领。

  “是。”叶敬应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