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祸狂君 >
十一


  “谁敢骂你?”她可是他的皇后,若是有人胆敢欺负她;他是绝对饶不了那个人。

  “我是偷偷出来的,待会皇后醒来看不见我,会生气的。”她挣扎的扭了扭身子,小手用力推开他,暗自决定,这是最后一次来找他了,以后,她都不会再见他了。

  “皇后?”冉骧犹豫了下,想向她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我……”

  只不过他的话才刚说出口,便听见她问:“你叫什么名字?”即使不再见他,她仍想知道他的名字。

  他拉过她的手摊开来,先用食指在她掌心写下一个马字,接着,再写下一个襄字。

  那一笔一画,酥酥痒痒的感觉,从她掌心直达她心口,引起阵阵悸动,她缩回手,眉心轻颦,一步步向后退,终于退到门口,她心一横,丢下一句话——

  “以后我不会再去见你,你也不要再找我了。”语毕,她便奔进大雨里。

  闻言,冉骧的心头一震,等回神过来,提步追出去时,眼前只有蒙蒙雨幕,已不见她的身影。

  清菊端来氤氲着热气的药汁,递给小姐饮用。“小姐,这是今天最后一碗药了。”

  喝下药后,百里翎躺回榻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收拾好药碗,清菊不免有些抱怨,“那辜夫人真过分,明知道小姐染了风寒,今儿个大伙儿上太盈殿演练时,还让小姐站着大半天,不让小姐坐下。”

  “你不要怪她,今日在太盈殿的演练,是完全仿照封后大典时的情形,要一直到接受皇上的册封后,我才能坐下,接受众臣的恭贺,所以她让我一直站着也没错。”

  昨天,她淋了雨回来,入夜后,便有些发烧了,不过还好因为突然下起大雨,辜夫人也来晚了,她回去不久,辜夫人才到,她偷溜出去的事才不至于被发现。

  “小姐您呀,就是这么宽厚。”

  “所以你也别这么小心眼了,不早了,你也去歇着吧,不用伺候我了。”

  “累了一天,小姐好好休息。”清菊替她盖好锦被,放下纱帐,吹熄宫灯便离开了。

  明明身子倦极了,脑袋又昏昏沉沉的,百里翎却迟迟无法安睡,不时想起昨日在冷宫里的情形。

  她摊开左手心,回忆起昨日他写下的那两个字,低声念道:“马襄。”最后一次见面才得知他的姓名,但这两个字却宛如藤蔓一般,紧紧缠绕着她的心房,无法除去。

  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分?只见过几次面,却不由自主的把他给惦在了心头。

  幽幽一叹,她朝手心轻轻吹了口气,想借此将他吹出心房。

  今晨,她趁宋太医来替她看病时,向他提及了马襄的事,宋太医答应了,让马襄有空时可以到太医院去找他。

  这件事她还在想要如何转告他,但她已经不能再见他了,看来只好让清菊代替她走一趟了,也不知他明天还会不会去那儿等……对了,昨天她钻进秘道时,他应该没有发现吧?那时她被他惹得一阵心慌意乱,顾不得其他,只想着要逃离。

  有些心烦的翻了个身,黑暗中,透着薄薄的纱帐,她隐隐发觉有抹黑影朝床榻走来,她骇然的屏住气息,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有刺客?

  不暇细想,她急忙翻身坐起,虚张声势地喊道:“是谁?谁在那里?”

  “你还没睡?”冉骧有些意外。他都已经刻意放轻脚步了,没想到还是惊醒了她。

  听见那道熟悉的低沉嗓音,百里翎难掩惊讶,连忙伸臂掀开纱帐,瞪大美眸瞅着眼前高大的黑影,“你是……马襄?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听说你得了风寒,所以过来看看你。”马襄?她以为这是他的名字吗?他昨日在她手心里写的明明是个“骥”字。

  “你……”才刚说了个字,猛然想到什么,百里翎一脸诧异,“你知道我的身分了?”这里是皇后的寝宫,他悄悄闯进来看她,不就意味了他已得知她皇后的身分。

  “嗯。”黑暗中,他那双炯亮的眼依然紧盯着她。

  百里翎的声音有些紧涩,“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今早去太盈殿,看到了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