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那面玉佩,你后来搁到哪里去了?”陆氏问道。

  “我不记得了。”那时他还年幼,见皇上赐他一面玉佩,也没当回事,回来后就随手不知放到哪里去了,连当时皇上说了什么都不记得。

  陆氏徐徐再告诉儿子,“皇上赐给你那面玉佩时,曾说念在你救了太后有功,将来你可持此玉佩求他一件事。”所以她曾叮嘱儿子要好好收着玉佩,也许日后用得着。

  听到这里,安长念顿时明白母亲忽然向他提起这件陈年往事的目的,登时面露惊喜之色,“我这就去把那面玉佩找出来。”君无戏言,找出那面玉佩,他就可以拿着去面见皇上,为思思求情。

  然而事隔十来年,那面玉佩他已不晓得放到哪里去,和婢女在屋里翻箱倒柜的找着,可一直到半夜都未找到那面玉佩。

  眼见已有一丝希望,然而就在满怀喜悦时,那近在眼前的希望却越离越远,安长念阴沉着一张脸,气恼自个儿当初为何没听母亲的话,将那面玉佩好好收起来,以至于现下遍寻不着。

  想到高久思身陷囹圄,还等着他去救,他重重朝自个儿搧了一巴掌,“那么重要的东西,谁教你不好好收着!”

  “世子!”婢女们见状惊呼一声。

  “给我继续找,没有找着谁都不许休息。”

  为了找出那面玉佩,接下来几日,安长念与下人几乎把府里上下全都翻了一遍,每一个角落都找了再找,却仍找不着那面御赐的玉佩。

  身陷在暗无天日的大牢里,一开始高久思仍怀着一丝期待,也许安长念真的有办法能救得了她,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半点消息都没有,就连他都不曾来探望过她,她那一点期盼的心渐渐凉了下来。

  她不怪安长念,他应是尽力了,只是她犯的是死罪,他多半也使不上力救她。

  几日前来审讯她的官员曾告诉她,先前抓获的那几名逃脱之人都已陆续伏诛,当时她已心里有数,她要逃过一死的机会十分渺茫。

  “吃饭了,吃饱点,好上路。”狱卒依例,替几个即将砍头的罪犯送来杀头饭,让他们能饱餐一顿再上路。

  高久思看着狱卒送来的这最后一顿饭菜,即使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心中却还是忍不住惊惶惧怕。

  她听见有人放声大哭,也有人恨天恨地的咒骂不休,她也怨恨为何自己这一生从未害过人,却要遭受到这般残忍不公的对待。

  可再多的怨愤也改变不了她的命运,她抱着膝蜷缩起身子,在这最后的时刻,她努力让自个儿去回想这短暂的一生曾度过的那些快活的日子。

  爷爷奶奶对她的呵宠疼爱,还有何叔、何婶、三胖哥、阿禾、方全一起替她把烧掉的茶铺重建了起来,还有她与初六共度的那段时日,想起这些事,她嘴角微微漾开笑意。

  再想起他陪着她坐在囚车里时,曾对她说:“等把你救出来后,我带你回去见我爹娘,再风风光光把你娶进门,以后咱们生三个孩子,一个姓安,一个姓柏,一个姓高。”

  高久思陷入回忆里,幽幽的回想着自个儿短暂的一生,直到狱卒来把牢门打开,喝了一声,“提人犯高久思。”

  她抬起头,缓缓站起身,她不怕了,虽然这一生太短暂,可是她拥有了很多很多。

  只可惜没能再见安长念一面,不过不见也好,免得见面徒惹伤感,她也不想让他看见她这般凄惨的模样……

  安长念这几日疯魔般的寻找着那枚玉佩,除非倦极,否则他不肯阖眼,只要一张开眼就继续找,他住的寝院几乎都要被他给拆了。

  见儿子这般,泰阳侯叹息一声,也没干涉,放任他将侯府搅得一团乱。

  陆氏当初告诉儿子玉佩之事,是想让儿子持此玉佩请皇上开恩,赦了高久思的死罪,却没想到儿子竟没好好收着那枚御赐的玉佩,以致遍寻不着。

  她已从丈夫那里得知,高久思明日午时便要行刑,再找不到,只怕来不及救她一命了。

  眼看只剩下最后一天的时间,安长念神色紧绷,不眠不休的找了一整夜,熬得两眼通红,在听见鸡鸣声响起时,他愤怒的一拳重重捶在柱子上,没时间再找下去,他掉头往外走,决定要直接去法场劫囚。

  脚步匆促间踢到一物,让他踉跄了下,他低头一看,发现是一只木雕的白狼;多年前他曾养过的一头白狼,他很喜爱这头白狼,不过它在几年前病死了,因此他让人给它雕了尊木雕,当做纪念。

  在这一刹那,一段已遗忘的久远记忆宛如黑夜里的晨光乍然亮起,他灵光一闪,终于想起来那枚玉佩他究竟放到何处了,立刻狂喜的拔足往外跑。

  法场上,五名死囚依序跪在地上,在监斩官分别宣告罪名,并核实几人的身分之后,刽子手开始行刑,高久思排在第五个。

  法场外围了一圈百姓,当第一个死囚被刽子手砍了头之后,高久思被捆绑在身后的手微微颤抖着,眼看很快就要轮到她了,她闭上双眼,努力回想着所爱之人的面容,一一在心里向他们道别。

  轮到她时,她缓缓睁开眼,再看这世界最后一眼,当刽子手的刀架在她颈后,她默念着安长念的名字,想带着对他的记忆离开这人世,忽然间,由远而近的传来一道急促的嘶孔声——

  “圣旨到,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刽子手的刀已高高提起,闻言停手看向监斩官。

  监斩官瞧见手里拿着圣旨,骑着快马飞奔而来的安长念,起身相迎。

  安长念翻身下马,将圣旨交给监斩官,由于这一路赶得太急,他额上布满汗水,语气喘促的说:“我请来圣旨,皇上开恩赦免高久思死罪,着你即刻将人释放。”

  监斩官接过圣旨打开来看,确认皇上确实赦免高久思死罪,正要开口说什么,就见安长念早已等不及,亲自过去一把推开了刽子手,将高久思扶了起来,解开她身上的绳索。

  “思思,对不起,我来迟了,让你受惊了。”

  她怔忡的望住他,不敢相信他竟来了。

  见她傻傻的望住他,安长念以为她吓坏了,紧紧将她拥入怀里,拍抚着她的背,“没事了,别怕,没事了,皇上赦免了你的罪,你不会有事了。”他在安抚着她时,也在安抚着自个儿,差一点,她就要成为刀下亡魂,方才看见刽子手站在她身后,那一瞬简直把他吓得魂飞魄散,还好总算赶上了。

  她抬眸定定望住他,“你真的来了!”在她以为自己必死的那瞬间,他带着圣旨来救她了,死里逃生让她此时的心情悲喜交集。

  “我说过我定会救你,这几天我都在找一枚玉佩,还好就在不久前我总算想起来,当年我养的白狼病死后,我拿了些物品给它陪葬,也随手拿了一枚玉佩放进去,我适才就是跑出城去再把玉佩给掘了出来。”

  为了拿回这枚玉佩,他一路骑着快马飞奔到城郊的山上,再匆匆赶回京,拿着玉佩进宫求见皇上,唯恐误了时辰,他一刻都不敢停歇,直到此时,胸口还急促的鼓动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