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她仰起下颚望住他,“生死有命,我不怕,横竖我早就该死了,这十几年都是多活的。你走吧,别为难这些官爷,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追来,甚至为她不惜劫囚,他能有这份心意她觉得已足够了。

  见她死活不愿跟他走,安长念恨恨的磨着牙,接着冷不防从那捕头的腰间把囚车的钥匙抢了过来。

  那捕头吃了一惊,以为他仍要劫囚,心一横,打算豁出性命也要阻止他时,不想却见他打开囚车,自个儿爬了进去,与她坐在一块。

  “你不走,我也不走,我陪你到京城。”他说着握住她的手。

  她一楞之后,眼眶一热,眼里蓄满泪水,“你不需要这样的。”

  “我答应过会陪着你。”他将她揽进怀里,抬起衣袖擦着她脸上滚落的泪。也许从他对她说出“思思不哭,我陪着你”这句话时,便已注定他再也放不下她了。

  庞度见到自家世子爷自个儿钻进囚车里,明白他是铁了心要陪着高久思,也没劝阻,抬手让其它护卫各自翻身上马,跟在囚车后。

  让世子爷坐在囚车里,至少比帮着世子爷劫囚要好得多。

  ***

  没有人想得到养尊处优的安长念,竟真的一路坐在囚车里陪着高久思来到京城。

  就连押解的捕头也对这位世子爷刮目相看,一路上见到两人之间的深情,他曾产生过一瞬间的动摇,想着要不干脆把人犯放了,成全他们。

  但那动摇也仅只一瞬,接下来他仍继续坚守自个儿的职责。

  而对安长念的不离不弃,高久思动容又感激,他是安长念,也是她的初六,此时他们两人在她心中已完完全全成为了一个人。

  倘若他再问她,愿不愿意跟他回去,她不会再迟疑,会毫不犹豫的颔首答应。

  若是老天爷肯让她度过这一劫,她愿意跟他到天涯海角,可她怕自己已没有机会了……

  当囚车抵达京城,安长念离去前,紧握着她的手承诺,“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等我。”

  高久思没说一句话,笑着轻轻颔首,她不敢开口,在这离别之际,她担心自个儿一开口就会掉下泪来。不论他能不能实现他的承诺,他能在这一路上陪着她,没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囚车里,她已是由衷感谢。

  安长念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去,赶着要去想办法营救她。

  回京的路上,他接获消息,先前被捉拿的那几人已陆续被问斩,时间急迫,他无法再多担搁。

  高久思贪恋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一分别,也不知日后还能不能再见,因此她目不转睛的看着,要将他的身影深深的烙在心里。

  安长念没回府,而是直接进宫求见姊姊安皇后。

  慈云宫里,安皇后接见弟弟,她斜卧在软榻上,美艳的脸庞慵懒的斜睨着弟弟。

  “你可终于回京了,爹说你是去接当初那救了你的姑娘,人呢,带回来了没有?”她与弟弟相差了十岁,母亲身子骨不好,弟弟可说是她一手带大的,因此姊弟俩感情很亲厚。

  “带是带回来了,但是她……”安长念简单将高久思的身分告诉她,“所以她被押到刑部去了。”

  “她竟是柏家的余孽!”安皇后闻言惊讶的坐起身,接着神色一变,厉声警告弟弟,“以后你别再见她,她的事也别再管了,以免受到牵连。”

  “我与她拜过堂,成过亲,她是我的妻子,我岂能对她弃之不顾。”他语气一转,央求道:“姊姊,你替我求皇上开恩,饶了她吧。”

  安皇后正色道:“皇上命人严查此案,正要拿这些人杀鸡儆猴,绝不会轻易饶了她的!这事姊姊无能为力,也不是你管得了的,你别再插手了,你对她已算仁至义尽,她若是个明理的,也不会怨你。”

  她虽贵为皇后,但前朝的事不是她能干涉,她能得宠多年,是因她将这其中的分际拿捏得恰到好处,不该管的绝不会插手,自不会为了高久思去触皇上的禁忌。

  安长念不死心,“姊姊……”

  安皇后不让他说完便打断他,很多事她都纵着弟弟,只因那些都是无伤大雅的事,此事涉及朝廷政争,不是她和安家能沾的。

  “够了,莫再提此事,这事不是你能碰,也不是爹娘他们能管的,你可别为了她,给家里招惹来祸事。”

  没能求得姊姊为高久思说情,安长念出了慈云宫,神色忧急的寻思着还有什么办法能救高久思,姊姊不愿帮高久思求情,爹定也不会答应,一直到回到侯府,他还是没能想出办法搭救她,他紧皱着眉,连去向母亲请安的事也忘了,心事重重的直接回了房里。

  陆氏得知儿子回来,见他迟迟未来请安,心下觉得奇怪。以往儿子若出远门,回来后定会先向她请安,且这回他前往水云镇,是为了要带回那姑娘,但她却从总管那里得知,他是独自一人回来,并未带什么姑娘,明白约莫是出了什么事,遂让下人去召儿子过来。

  陆氏没等多久便见到儿子过来,见他紧蹙着眉峰,愁容不展,她关切的询问:“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去带那位姑娘回来吗,人呢?”

  “她被抓进刑部了。”

  “发生什么事了?”陆氏讶问。

  安长念将高久思的身分告诉母亲,接着说道:“我进宫去求见姊姊,想请她向皇上求情,但姊姊不肯答应,还让我别管这事。娘,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处死,我要亲自去面见皇上,为她求情。”

  陆氏听见儿子的话后沉吟须臾,正色问他,“你无论如何都想救她吗?”

  安长念毫不迟疑的答道:“她是我的妻子,做丈夫的在妻子有难时,岂能抽手不顾,就像若您有危难,爹也绝不会弃之不顾。”

  闻言,陆氏徐徐开口,提起他幼年时的一件事。

  “你可还记得你十二岁那年,我带你进宫去探望你刚入宫的姊姊,那时你顽皮的四处乱跑,惊扰到正在御花园的太后。太后喜静,喜欢独自一个人坐在风雨里赏花,当时宫女和太监们都退到了亭子外,你却淘气的钻了旁边的矮篱,闯进风雨亭里,宫女们发现,连忙进亭里要把你带出来,进去后才发现,太后突发心疾昏倒在椅子上,连忙召来太医,这才及时救治了太后。”

  “记得。”他不明白母亲为何会在此时提起这桩陈年旧事,太后早在五年前仙逝,他不可能请太后出面为高久思求情。

  “皇上素来孝顺,得知因你而救了太后一命,特别从身上摘下一块随身玉佩赐给你。”

  他想了想,似乎有此事,点点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