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听完,安长念脸色阴鸷得骇人。

  见安长念眼神阴戾的瞋瞪着他,莫师爷脸上的山羊胡子抖了抖,急忙表示,“朝廷在悬赏捉拿当年通敌案的余孽,那男人来密告高姑娘,县太爷将老朽叫去问话,老朽只是把自个儿所知的事据实禀告县太爷,不敢有所隐瞒。”一切的起因全是那人来告发她,否则他也不会主动把这事禀告县令。

  “那密告之人是谁?”他要把他给毙了!

  不久,言峻在医馆接获下人来禀家里出了事,匆忙赶回去,就见到屋里一片狼藉,能砸的物品几乎都被砸烂了。

  “赵叔,这是怎么回事?”他询问匆匆过来的总管。

  “禀公子,这些全是世子爷砸的。”

  “好端端的,他为何跑来咱们府里作乱?”言峻眉峰微蹙,他与安长念虽没什么交情,但也没得罪他,他想不出他为何会上门来闹事。

  “公子,李宽被世子爷打成重伤,奄奄一息,快没命了,您能不能先过去瞧瞧他,老奴一边把事情禀告公子。”救人如救火,赵总管担心公子去迟了,会来不及救李宽一命。

  言峻沉下脸,他没想到安长念不只来砸了言府,还把他府里的下人给打伤。

  “世子爷为何会将李宽打成重伤?”

  “听说是李宽去衙门密告一位高姑娘,令她被县老爷给抓起来,说她是什么柏家余孽,审问完就命人将她押送进京了。”两人一边前往下人所住的房舍,赵总管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禀告自家主子。

  闻言,言峻愀然变色,“李宽怎会知道此事?”

  “他在世子爷的逼问下,说出是那日您与世子爷在谈这事时,他恰好在厅堂外头扫着落叶,不巧就站在窗子边,听见公子您说的话,后来得知朝廷在悬赏捉拿那桩通敌案的余孽,为了贪图赏银,遂去密告高姑娘。”

  听完前因后果,言峻神色凝肃,他没想到那日他对安长念说的那番话会被自家府里的下人听见,还心生贪念出卖了高久思,如今高久思的身分被揭露,只怕凶多吉少。

  怪不得安长念会暴怒的将言府给砸了,还把告密的李宽打成重伤,依他那脾性,没把人给打死算是手下留情了。

  才这么想着,他便听赵总管说:“那时要不是世子爷身边的护卫死命拦住,这李宽只怕已被世子爷给活活打死了,不过现下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言峻脚步停了停,在那一瞬间,他萌生起不想医治李宽的念头。

  “公子?”见他忽然停下脚步,赵总管不解的看向他。

  言峻摇头苦笑了下,他是医者,不能见死不救,但救活之后,此人他是断不会再让他留在言府了。

  坐在囚车里,高久思回首怔怔的望着水云镇的方向,已离开一天,早已瞧不见水云镇了。

  她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离开水云镇,而此去京城,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何叔、三胖哥、阿禾、方全、何婶他们,还有安长念,她与他夫妻一场,终是无缘厮守终生。

  爹娘和爷爷奶奶生前,费尽心思想要保她平安,没想到她终究逃不过这一劫,不过至少多活了十几年……

  忽然后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有数人纵马而来,这里是通往京城的驰道,来往的车马不少,她没再多看,回过头,抱着膝盖,遥望着前方湛蓝无云的天际,漫不经心的想着安长念知道她被抓的事了吗?

  想起他先前的告白,还有他父母很想见她的话。她嘴角不禁抿着笑,眼眶却微微湿了,心想幸好她没有答应他,否则这回的事,便要连累他了。

  这么想着时,陡然间一道熟悉的嗓音传来——

  “前面的,给我停下!”

  她霍地侧过头,看向策马来到囚车边的人,不敢置信的瞠大眼,是安长念,他竟追来了。

  几名押解的官差在安长念护卫的阻拦下被迫停下,为首的捕头怒道:“我等奉命押钦命要犯进京,尔等是何人,为何拦下我等?”

  此人生得魁梧壮硕,满脸虬髯,声若洪钟,保安城县令为了确保人犯能平安押解进京,特令捕头亲自押送。

  安长念没理会他,径自看向坐在囚车里的高久思,满眼关切的问道:“思思,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别怕,我来救你了。”他砸了言府之后便快马加鞭,追了一天才追上她。

  那捕头以为他想劫囚,刷地拔出腰间佩刀,怒声道:“你们别想劫走囚犯,兄弟们,把这些胆敢来劫囚的都给我抓起来。”

  其它七名官差闻声,飞快拔出佩刀。

  见状,安长念这才看向几人,一开口便霸道的命令,“谁说本少爷是来劫囚,本少爷乃泰阳侯世子兼礼部员外郎,我命你将囚车中的人给放了。”

  那捕头是个认死理的,即使见到庞度取出泰阳侯府的腰牌,证明安长念的身分,也未迫于安长念的胁迫而放人,“此人乃朝廷悬赏的钦命要犯,我等奉县令之命要将其押解进京,请世子爷勿妨碍我等办事。”

  安长念呵斥,“她不是什么钦命要犯,她是本少爷的妻子,你们好大的胆子,为了贪功竟上下勾串,诬赖她是钦命要犯,将人强行押走!你现下放了她,本少爷可以饶你一命,不治你的罪。”

  那捕头闻言一楞,却仍是不肯放人,理直气壮道:“此事县令调查得很清楚,此女乃柏家余孽,卑职职责所在,恕在下不能纵放人犯,也请世子爷莫再阻拦卑职押解人犯进京。”

  见他执意不肯放人,安长念震怒得打算强行动手抢人,“给本少爷把这囚车砸了!”

  高久思连忙出声阻止他,“住手,你不要乱来!”劫囚可是重罪,她不能让他为了她犯下大罪。

  “思思,莫怕,我很快就能救你出来。”他哄着她。

  “我不要你救,你走吧。”她不想因为自己而令他也受到牵连。

  “没救出你,我不会走的。”

  她板起脸孔,决然道:“安长念,就算你把囚车砸了,我也不会跟你走的,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回去,若是你再乱来,以后都不要再来见我!”

  他急道:“你知不知道你若真被押送到京城,会发生什么事?”她会被处死的,他追来,不是要眼睁睁看着她被送进京城处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