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匆匆把李三胖、何叔、阿禾、方全都叫过来,她隐约明白此去说不得有可能回不来了,便对几人说道:“要是我发生什么事,无法再回来,这茶铺就送给你们几个,何叔在茶铺刚开时就跟着我爷爷,他得四成,三胖哥占三成,阿禾与方全各得一成五。”她连如何分成都替他们想好了。

  这时她突然想起安长念,想让何叔帮她带个话,但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如今他已不是那个呆傻的初六,以他的身分,定不会受到她的牵连。

  听见她这好似在交代遗言的话,李三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时又想不出哪儿不对劲,只得道:“大姑娘,你怎么说这种话,放心吧,咱们会替你守好这茶铺。”

  “就是啊,大姑娘,咱们一定会替你看好茶铺。”方全附和道。

  阿禾也说道:“您又不是柏家余孽,不会有事的,别自个儿吓自个儿。”

  闻言,高久思苦笑,问题就在于她还真就是柏家余孽,所以这趟怕是有去无回,只是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去告的密?这件事除了奶奶,世上再没人知道……不,还有初六,当时奶奶对她说起这个秘密时他也在,但她随即摇头,他不可能出卖她,也没有理由害她。

  一直没开口的何叔,在其它三人说完后这才出声,“我陪大姑娘走一趟吧。”

  他跟随老东家多年,在老东家生前,曾在无意中听老东家提起以前他待的那户人家就是姓柏。

  如今官差上门来抓柏家余孽,大姑娘又说出这种话来,他心里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接着他让阿禾去搬救兵,“阿禾,你去找世子爷,把这事告诉他。”只希望那位来自京城的世子爷能救得了大姑娘。

  阿禾赶去客栈安长念正巧不在水云镇,去了附近的县城,等他回来时已是大半日后,一得到消息,他匆匆赶到保安城,直闯县衙。

  衙役们上前阻拦,“你是何人?不得擅闯公堂。”

  “滚开,给本少爷把你们县令叫出来!”安长念蛮横的命令。

  跟他同来的庞度很快取出泰阳侯府的腰牌,表明安长念的身分。

  “这位是泰阳侯府世子,同时也是皇上钦命的礼部员外郎,有事要见你们县令。”

  那些衙役见了腰脾,这才退开,将县令请了过来。

  县令得了通传,很快出来。

  安长念一见他,便怒声要人,“把本少爷的妻子交出来!”

  县令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位世子爷为何一上门就朝他讨要妻子,“世子爷的夫人并不在咱们县衙里啊。”

  “你还狡辩,你先前不是派人到高记茶铺把高久思给抓来了,她人呢?你若是敢动她一根寒毛,我饶不了你!”

  县令有些惊讶,“她是世子爷的夫人?这事下官怎么没听说?”

  “你现下知道了,还不快去把人给我带出来。”

  “这……”县令面露难色。

  安长念怒喝,“你还杵着做什么?没听见我的话吗,快叫人把她带过来,要是把她给吓坏了,我唯你是问!”

  县令直言道:“世子爷,下官已写了折子,命人将她押解进京了。”此刻她人已不在这里,要他怎么把人给带过来。

  安长念勃然大怒,“你说什么,你让人把她押进京了?!”

  面对这位世子爷的震怒,县令试着解释,“朝廷下了命令,但凡抓到通敌案的余孽,不论地方县官或是知府,一律直接派人押赴京城,不得拖延违抗。下官不敢违抗圣命,所以在查明她确实是柏家余孽后,便即刻派人将她送往京城。”

  “是谁诬告她是柏家余孽?”安长念对这胆敢出卖她的人恨之入骨,要是让他知道是谁,他非将那人碎尸万段不可。

  “是有个人来密告,下官闻讯后,已派人查明无误。”抓到朝廷悬赏的钦命要犯可是大功一件,一接到密告,县令便亲自查明此事真伪,确定高久思确实是当年的柏家余孽,他即刻便命人把她押解进京,以防知府那边得知消息,派人来抢功。

  安长念怒斥,“那人分明是诬告,她是本少爷的妻子,是不是柏家人难道本少爷会不清楚?”他不管她是不是柏家人,她已嫁给他,就是他的人。

  县令没想到这事会招来安长念,不过这件事他亲自调查个一清二楚,于理有据,因此理直气壮的表示,“请世子爷息怒。下官的师爷曾在寅州待过几年,当年有幸见过柏夫人,而在高姑娘前来告丘家母子纵火一案时,便已提过她的面貌与已故的柏夫人生得极相像。”

  “就凭这些也不足以认定她是柏家之人。”安长念极力想帮她开脱。

  为了表明自个儿实在没有冤枉高久思,县令派人将师爷给请来,并吩咐他把当年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安长念。

  面对这位带着盛怒的世子爷,这位已逾六旬的莫师爷有些畏惧,但仍是清楚的将事情仔细地说了遍。

  “十几年前,老朽住在寅州,恰好就住在高汉州隔壁的一处小院子,因此老朽知道高汉州夫妻膝下并无子女。柏夫人生前为人和善,老朽托了高汉州的福,得以见过她几次。

  “就在柏家出事前夕,他们夫妻忽然抱回了个孩子,连夜离开寅州,不知所踪。老朽也是无意中发现高姑娘长得极像柏夫人,事后暗中查问,才发现她竟是高汉州的孙女,当时老朽心中感到纳闷,因为高汉州夫妻并没有儿女,哪来的孙女,而高姑娘竟又生得如此肖似柏夫人,因此据老朽推断,这位高姑娘应是柏夫人的女儿,柏夫人在出事前,将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了高汉州夫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