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弄了半天,安长念终于明白她在闹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得回记忆后,不傻不笨了,所以你就不认我了?”他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你这是什么毛病,我恢复了你反倒不喜欢,只喜欢那个又蠢又笨的傻子。”

  “失去奶奶的那段时间,是他陪着我度过的。”在她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里,是他陪在她身边。

  听她一提,安长念也想起那时的事,没想到她一直惦记在心,念念不忘。

  瞧见她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他叨念了句,“真是麻烦。”接着便冷不防一把抱住她,拍了拍她的背,别扭的说出了那句傻气的话——

  “思思不哭,我陪着思思。”

  耳畔传来那句熟悉的话,她身子顿时一震,抬眸凝视着他的面容,仿佛依稀又见到昔日那个初六了。

  她不敢出声,唯恐一开口,这个初六又不见了,她瞬也不瞬的看着,眼泪哗啦哗啦的掉下来。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他一时手忙脚乱,撩着衣袖替她抹泪。

  那笨手笨脚的模样,在高久思眼里就如同初六一样,她捧着他的脸,泪落得更凶了,堆积在心头的思念一股脑的倾泄而出。“初六、初六,是你吗,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好想好想!”

  她那充满思念的眼神和呼唤,让安长念心头发热,难以再克制心中的情意,他俯过身,吻住她的唇瓣。

  那熟悉的吻,让她情难自禁的陷入其中,她努力回应着他,想要把这些日子对他的思念,都借着这个吻告诉他。

  安长念一开始被她那近乎粗暴的吻给弄得有些招架不住,片刻之后他才适应过来,全心全意的亲吻着她。

  他想告诉她,她一直思念的初六还在,并没有消失不见,他记得与她之间的所有事。

  半晌后,两人分开,粗喘着气靠在一块,他抬手把她脸上的泪痕抹去,轻声哄着,“别哭了,你要是真想叫我初六,那就叫吧。”

  高久思默默推开他,走进寝房里,安长念也跟了进去。

  “你出去。”她心绪还没有平复下来,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我饿了。”他有些委屈的说,来到水云镇后他便赶着去见她,到现下都还未进食。

  那语气就仿佛以前的初六,她先是一怔,接着沉默的再走了出去,来到厨房生火做饭,奶奶过世之后,她让便何婶不用再过来,本来打算雇个丫头来帮她煮饭洗衣,可这阵子一忙,就耽搁下来。

  他跟在她旁边,看着她淘米做饭,以前的初六,也总是在她做饭时陪在她身边等着,她有种回到以前的感觉,嘴角不自觉的漾开了笑。

  安长念痴痴的盯着她的笑容,他没有出声,怕一出声她就不笑了。

  他不可能再变回以前那个呆呆傻傻的初六,可她偏偏只认以前的他,让他很头疼,也忍不住有些嫉妒那个被她这般惦记在心的初六。

  他会想办法让她知道,他比初六更好……

  吃饱后,安长念便被赶了出来,不过能在她那里蹭一顿饭,他觉得与她之间有了不错的进展,心情极好。

  回客栈后,瞧见庞度,随口问道:“庞度,你成亲了吗?”

  庞度摇首,他本来有个未婚妻,不过对方在与他订亲两个月后,就得了急症病逝了,之后他双亲先后过世,他也就无心婚事。

  安长念好意劝告他,“欸,我告诉你,日后要成亲,可要找自个儿中意的姑娘,那才有意思,别随便娶个连面都没见过,或是没说过几句话的姑娘。”以前相过那么多的姑娘,没一个让他看得上眼,直到此时,他整个心里都塞满了高久思,才明白原来他一直在等的人是她。

  心里被一个人填满的滋味难以言说,酸苦甘甜都有,他的心被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深深牵动着,让他想把这人牢牢的拴在自个儿身边,日夜厮守。

  庞度看得出自家世子爷这回是真的动情了,不过能不能顺利将人给带回京里,却还难说。离开世子爷的房间,他回自个儿的寝房时,抬头瞥了眼悬在天际的繁星,心忖或许等这趟回京,也该找个姑娘成亲了。

  翌日,安长念乘着马车来拜访言峻,言峻每个月会休诊四日,这日恰好是他的休诊日,来到言家老宅,庞度递了拜帖,门房去通传,不久,便有管事前来领他们进去。

  言家在保安城也算是望族,祖上先后出过几位当官的,但自言峻祖父那一代起,也不知何故,每代都只生了一个儿子,传到言峻这一代更是人丁单薄,除了他,没有其它的子嗣。

  安长念随仆从来到厅堂,他与言峻没什么交情,这回若非爹娘让他过来亲自向言峻致谢,他也不会特意跑这一趟。

  看到言峻在厅门前迎接他,安长念直接朝他表明来意,“上回多亏言大夫写信回京,才让我爹娘得知我在水云镇的事,日后言大夫若有什么事,尽管来泰阳侯府。”

  觑见此时的安长念不同于上回所见那般呆傻的模样,言峻忍不住打趣道:“今日再见世子爷,幸已恢复昔日的英姿,可喜可贺,请。”说着,他微笑的抬手请他入内。

  想起上回见到言峻时,是他陪着高久思的祖母前来求诊,当时的他连言峻都不认得,安长念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跟着他进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