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看着明明是同一张脸,神情却大不相同,初六憨傻天真,而眼前这人却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让人讨厌得很想朝他那张跋扈的脸孔打去一拳。

  阿禾等人也都跟着她出来,几人这是头一回见到恢复记忆的初六,个个惊讶的瞠大眼瞪着他。

  “初六怎么变成这模样?”看见他的转变,年纪最小的方全吃惊的问。

  李三胖感叹的道:“他不是变成这样,这才是初六原来真正的样子。”一个充满贵气,又傲慢自大的世家公子,但看来看去还是以前那个傻傻的初六招人疼,这个看着让人忍不住手痒。

  高久思再看安长念一眼,神色淡淡的朝他摆了摆手,“你走吧,以后别再来了。”初六不在了,她便不想再见到这人,即使明知两人压根就是同一个人,可是她心中认定的丈夫只有那个憨傻的初六。

  千里迢迢来接她,他设想过她可能会对他说的话,唯独没想过她会赶他走,安长念沉下脸,“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不想认我这个妻子,正好我也没那个意思,往后你过你的桥,我走我走的路,你别来烦我,我也不会去烦你。”

  见她竟想撇清两人的关系,安长念一脸不满,“谁说我不认你这个妻子?”

  “你当初一走了之已是证明。”所以他再回来让她很意外,她以为他巴不得这辈子都不再见她。

  “我……那时赶着回京去见我爹娘。”他说得有些心虚。

  “我这种出身高攀不上你。”高久思实在不明白他为何一直纠缠着她。

  “那不重要,我娘已经答应让我娶你为妻了。”他笑了起来。

  可高久思没像他以为的那般露出惊喜的表情,而是狐疑道:“你娘答应让你娶我为妻?她有什么目的?”

  富贵人家素来都有门第之见,上回庞度送礼过来时,她已得知他出身泰阳侯府,亲姊姊还是当今皇后,以他这般的身分,她难以相信他娘会答应让他娶她为妻。

  安长念忍无可忍,“她能有什么目的?你以为你是谁,值得咱们贪图你什么?我舍弃丞相千金不娶,千里迢迢来接你回去,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她淡淡的说:“我没求你来接我,你回去娶丞相千金吧。”

  “高久思,你不要以为本少爷非要求你回去不可!”他额头青筋暴跳,气得想狠狠揍这丫头一顿。

  “我没这么想,没其它事的话你走吧,茶铺刚被砸还得收拾收拾。”说完,高久思不再搭理他,转身进了茶铺,留下咬切牙齿,紧捏着拳头的安长念。

  李三胖等人看了他一眼,也跟着走回茶铺,走在最后头的阿禾有感而发的对方全说了句,“变回原来模样的初六,脾气好坏啊。”

  庞度和另外几个护卫抿着唇,努力佯出一脸严肃的表情,不让自个儿的嘴角泄出笑意。

  想不到一向霸道跋扈的世子爷也有被人气得说不出话来的一天,真是令人……觉得痛快呀。

  即使被高久思气得快咬碎一口银牙,但安长念仍没有走,他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也不舍得就这样离开。

  原以为这趟回来,她会欢欢喜喜的投怀送抱,结果却是给他冷脸看,未曾受过这般冷待的安长念,忿忿的在房里来回踱步。

  “庞度你说,本少爷哪里对不起那丫头,那丫头竟然敢撵本少爷走!她这是以为本少爷非要带她回去不可吗?”

  庞度看出主子的口是心非,却没戳破,一脸正经的回答,“若世子爷改变主意不打算带她回去,那么属下安排安排,明白就可启程回京。”

  被他的回答噎了下,安长念别扭的说道:“这……也用不着这么快,难得过来一趟,我想四处看看,还有,爹不是让我去找言峻,给他送个礼吗?毕竟当初要不是他写信回京,爹也不会知道我在这里。”他接着吩咐,“你去准备明日要去拜访言峻的礼,我出去走走。”交代完,他径自走了出去。

  侯爷已命人准备好要送给言峻的谢礼,马车也是现成的,哪需要再准备什么,看着自家世子爷出去,庞度心中明白,他说不得是去找高久思了。

  他摇头失笑,这些年侯爷和皇后娘娘为世子爷安排不少亲事,全都教世子爷推掉,没一个中意,想不到世子爷最后竟会栽在这水云镇一个茶铺女东家身上。

  这约莫是应了那句老话,一物降一物吧。

  而出了客栈的安长念略一迟疑,便提步往高家而去。

  这时已是日落时分,以前这时候,他已和高久思一起回去了。

  一路来到高家门前,他拍了门,等了片刻没人来应门,倒是住在附近的叔伯大婶经过,见到他,惊讶的纷纷停下来,几个人围着他七嘴八舌的说着——

  “这不是初六吗?你回来啦。”

  “哎,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那天你突然走了,可把久思给急坏了。”

  “可不是,那天她找你,找得都要急哭了。”

  “你呀,怎么也不同她说一声就走呢?”

  “听说你是京城里大户人家的公子,这是真的吗?”

  这些人在他是初六时没亏待过他,因此安长念心中虽不耐烦,却也忍着没出声呵斥。

  刚回来的高久思见自家门外站了好几个街坊邻居,纳闷的问:“吕大叔、杨大娘,你们怎么都站在我家门前?”她没瞧见站在最里头的安长念。

  听见她的声音,那些叔伯大娘纷纷回头,往旁边让开了一条路,有人热心的出声道:“久思,你回来啦,正好初六也回来了,你快来瞧瞧。”

  从他们让开的路,高久思一眼瞧见站在自家门口的安长念,她没像那些热心的叔婶们以为的露出惊喜之色,只是朝他淡淡投去一眼,“你来我家做什么?”

  “我有事找你,进去再说。”安长念急着想摆脱这些过度热心的叔伯大婶。

  高久思本不想让他进屋,但瞅见门外围着的那些叔婶,只好开了门,让他进去,再朝那些叔婶说了几句话,便阖上大门。

  领他进了堂屋,高久思一杯茶也未奉,仰起下颚睨着他,“好了,有什么事你可以说了。”

  见她仍是没给他好脸色,安长念气恼不平的指责她,“你怎么能不认帐?当初可是你哄骗我同你拜堂的!”

  他从没这般牵挂一个人,为了她,他日夜牵肠挂肚,睡不好吃不香,一路行色匆匆赶来,就为了想尽快见到她,可她却这般冷待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同我拜堂的人是初六。”她冷冷说了句。

  “我就是初六,你这丫头究竟要我说几次?我知道你还在气恼我当初不告而别,我也向你解释过了,你还想怎么样?”他不曾这般一再迁就一个人,她是头一个。

  高久思沉默的坐下,倒了一杯茶慢慢饮着。再见到他,老实说她心绪也很乱,在这人脸上她已见不到属于初六的神情,因此明知他们是同一人,她也没办法把他们当成同一个人看待。

  “你话说啊,这样一声不吭是怎么回事?”

  她抬头瞥他一眼,须臾后才慢声道:“你离开之后,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再相见,我没想到你会回来。”

  “咱们拜过堂成过亲,你已是我的妻子,我不会丢下你不管。”虽然刚得回记忆时,他曾因自个儿变成傻子觉得难堪,所以不想认她,可后来他明白自己是喜欢她的,便回来接她。

  “可你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初六了。”她幽幽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