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花了两个多月,终于将茶铺重建起来。

  看着那一桌一椅一窗一柱都同以前一样,高久思想起已离世的祖父母,忍不住湿了眼眶。

  “咱们的茶铺又可以重新开张,太好了。”阿禾和方全欢呼道。

  “以后大伙好好干,替大姑娘把茶铺歇业这几个月的亏损全都赚回来。”李三胖说道。

  “大姑娘对咱们那么好,咱们会努力干活的。”阿禾和方全都应了声。

  何长旺与何婶也含笑点着头,几人买来一桌的酒菜,准备庆祝茶铺明日要重新开张。

  高久思举起酒杯看向众人,“何叔、何婶、三胖哥、阿禾、方全,我敬大伙一杯,这段时日多亏你们的帮忙,茶铺才能这么快重建完成,多谢大家,谢谢!”

  众人笑呵呵的举起酒杯,“大姑娘客气了,这些都是咱们该做的。”高家祖孙待他们这些伙计都极为宽厚,他们这才尽心回报。

  李三胖接着豪气的道:“来,咱们干了,今儿大伙这么开心,不醉不归。”

  众人饮了几杯酒,正为明天要重开张的事说得兴高采烈,忽地有八、九个人闯了进来,为首的是三个男人。

  一进来,瞧见高久思,那三个男人认出了她,“好啊,你那天果然是在骗老子,什么钦差大人,那小子压根就是个傻子,竟把老子骗得团团转,兄弟们,给老子砸!”

  高久思怔了下,才认出这三人是先前在保安城时调戏她,被初六扮成钦差吓跑的人,没想到他们竟会找上门来。

  那三个男人领着几个手下,不由分说动手把茶铺里能瞧见的物品全都拿起来砸烂。

  李三胖等人想阻止,但对方人多势众,拦都拦不住,李三胖和一人扭打起来,何长旺和方全、阿禾也与他们动起手,高久思则被那三个男人给困住。

  “敢把老子当笨蛋耍,那个傻子呢?把他叫出来,老子今天非要叫他跪着把老子的鞋子舔干净不可!”

  他们今早前来水云镇办事,无意中见到她,以为那位钦差大人在这儿,吓得赶紧躲进一家香烛铺里,待她走过去才敢出来。

  而后好巧不巧,听见站在路旁与她寒暄了几句的两人,在她走后提起她和初六的事——

  “这高家丫头也真命苦,短短半年内接连发生了这么多事,连与她拜堂成亲的初六都弃她不顾,一走了之。”

  “可不是,还好这茶铺总算重新建起来,也算有件好事了。”

  三兄弟一时好奇,不免多问了几句,一问之下,发现那丫头压根就不是什么钦差的侍婢,而是茶铺的女东家,得知自个儿受骗了,气得不行,问了茶铺的位置后便带着手下过来。

  想到她那日把他们三兄弟给骗得朝那傻子下跪,要是不讨回这笔帐,这口恶气可咽不下去。

  三兄弟中的老二提醒他,“大哥,先前那老头不是说那傻子走了吗。”

  “走了?那这笔帐咱们就从这娘们身上讨回来!”被称为大哥的男人粗暴的捏住她的下颚。

  高久思使劲拍开他的手,对方都找上门来了,这回想避也避不掉,但她可不是好惹的,随便阿猫阿狗都敢上门砸她的店,那她以后还怎么在这儿做生意。

  她豁出去,发狠的抄起一旁的板凳,冷不防的朝那男人的膝盖狠狠砸下去。

  “我的店也是你们能砸的,给我去死!”这是爷爷生前教她的,打人要挑弱点来打,膝盖一痛,那人就站不稳,失了先机,就只能任人拿捏。

  见那男人痛得惨叫一声跪了下来,她趁势猛朝他的肩背重重砸去,把他砸得直不起身。

  “别打了、别打了……”那男人被她那凶悍劲吓得抱头求饶。他素来欺软怕硬,虽领着几个兄弟在保安城里横行,然而一旦遇上比他们更横的人,他也不敢去招惹。

  见他这般没用,才打了几下就求饶,高久思啐了一声,冷不防再朝一旁那两个看傻眼的男人打去。

  “啊——”两人齐声惨叫,抱着膝盖,同他们大哥一样痛得摔倒在地,这女人怎么专打人膝盖呀?!

  “敢砸我的店,你们找死!”她毫不手软,抄着板凳猛朝那三人身上轮流砸。

  那几个他们带来的手下,见自家老大竟被一个姑娘给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也不禁恐惧那姑娘的泼辣凶狠的模样,李三胖他们几人也惊到了,没想到他们东家发起怒来这般凶猛,一个姑娘打三个大汉,还把他们打得连连求饶。

  而安长念丝毫没有想到他再回到水云镇来,见到她时,会是这种情景。

  他呆愕的看了片刻,跨进门槛的脚默默收了回来,想了想,回头吩咐跟来的庞度。

  “你带人进去把那几个人给收拾掉。”

  “是。”庞度应了声,领着其它几名同来的护卫进去收拾那些人。

  那三个人早被高久思给打得无力反击,其它人也没费多少功夫就摆平了,庞度让手下把他们全丢了出去。

  “你又过来做什么?”见到庞度,高久思冷下脸来。

  不久前这人来过,带来好几车的礼物,说是他家侯爷夫人给她的谢礼,却只字不提安长念和她已拜堂成亲之事。

  她知道他们这是不想认她这个媳妇,觉得她高攀不上。

  她也没想高攀,因为恢复记忆的安长念已不是她的初六,她的初六在他恢复记忆的那一刻就死了。

  庞度回头看向躲在门后的小主子,有些意外,自家世子爷性子素来傲慢跋扈,这会儿居然躲起来不敢见她,是被她方才那股打人的狠劲给吓着了,还是有愧于心,觉得没脸见她?

  高久思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瞅见安长念飞快躲往门后的身影,她一时怔了怔,情不自禁的朝大门走去,忍不住欣喜的想着,难道是她的初六回来了?

  她迫不及待的来到大门处,跨过门槛走了出去,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庞,她神色激动的脱口喊道:“初六!”

  听见她喊的是这名字,原本有些心虚的安长念顿时不悦的指正她,“你给本少爷记好了,本少爷名叫安长念,不准你再叫那蠢名字。”

  望见他脸上的神情,高久思眸底掠过一抹失望,对他也没了好脸色。

  “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做什么?”

  见她看到他没半点欣喜之色,还摆脸色给他看,一路怀着期待心情赶来的安长念气恼的瞪住她,想骂人,但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当初他连说一声都没有便丢下她径自回了京,她会怨他也是人之常情。

  须臾,他支支吾吾的说了,“我……来接你回去。”接着便有丝紧张的盯着她。

  她冷笑两声,“回去?你是谁啊,咱们认识吗?”

  “你敢说你不认识我?”安长念瞪大眼。

  “我只认识初六,可是他已经死了。”说着这句话时,她嗓音微微哽咽。

  “我活得好端端的,你这是在咒我吗?”

  她定定的注视着他,“你不是初六,你是安长念,安长念活了,但初六死了。”

  “什么死了活了,不管初六还是安长念都是我,你这丫头干么非要说我死了,我当初没跟你说一声就回京,是我不对,可我这不是回来接你了吗?”他从来没耐性哄人,肯向她认错已是难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