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你错在哪里?”陆氏肃着脸再问,她容色美艳,却因平日里寡言少笑,看起来严肃不易亲近。

  安长念一脸乖巧的回答,“错在不该不听劝,任性的出海,害得船上二十几人丧命,儿子也经历九死一生,才得以回来。”

  听见最后一句话,陆氏眼底微露一抹心疼,仔细瞧着儿子,发现数月不见,儿子非但不见瘦,那张脸还长了肉,身子骨仿佛也结实了许多,看来他失踪这段日子过得并不差。

  “起来吧,你这段时间在哪?都跟谁在一块?”陆氏关切的详细询问儿子。

  安长念站起身,把他当初怎么落海,又怎么被人所害,到后来漂流到水云镇,因头部受伤失去记忆被高久思收留的事,择要告诉爹娘,唯独隐去了他和高久思成亲那段。

  泰阳侯在一旁听了儿子的遭遇,脸色变幻不定,先是对儿子被人所害感到愤怒,接着为他变成傻子一事感到不舍,听他提起他犯了疯病时扮成别人的事又啧啧称奇。

  陆氏在听完后问他,“那收留你的好心姑娘叫什么名字,娘让总管送些礼过去向她道谢。”得知儿子的遭遇,对那害了儿子的人她倒也没多追究,反倒十分感激那姑娘,若当时没有她收留儿子,当时变成傻子的儿子还不知会流落到何处。

  安长念眼神闪了闪,连忙摆着手,“不用、不用,我给她留了一笔银子,向她谢过啦。”

  泰阳侯也附和道:“要不是她收留你,当时你变成傻子,能不能活下来还是问题呢,这大恩咱们定是要好好重谢的。”他面容略显富态,但从轮廓上仍可见年轻时相貌堂堂的模样。

  见爹娘坚持要答谢高久思,安长念推托不了,只好退一步道:“要不这事就交给庞度去办吧,他知道那姑娘的住处。”庞度对他在水云镇的事一清二楚,不过回来时,他已警告过庞度,不准把他与高久思成亲之事禀告爹娘。

  提完这事,安长念可没打算要放过当初推他入海的那名随从。

  泰阳侯对这害了儿子的人也气恼不已,然而找来总管询问,才知船难之后,那名随从并没有再回侯府,泰阳侯登时要命人张贴告示捉拿此人。

  陆氏出声阻止,“此事长念确实有错,既然此人已离开,长念也平安回来,这事就别再追究了。”

  见母亲要饶过此人,安长念不满的道:“可他一个下人竟敢谋害主子,这样的人……”他承认自个有错,但那人再怎么样也不该落井下石。

  “凡事有因才有果,倘若你当时不执意出海,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那随从见同去之人皆不知所踪,凶多吉少,这其中或许有他的至亲好友,他一时悲愤之下才会对你出手。经过这次,娘希望你能切切实实的反省自个儿,以后行事莫再恣意妄为。”

  在泰阳侯府,陆氏的话就如同圣旨,她既然这么说,泰阳侯也没再执意要捉拿此人,而安长念虽仍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京城里有不少人发现,京城三霸之一的泰阳侯世子回来之后,竟然没有再如以前那般呼朋引伴纵马街市、四处玩乐,而是老老实实的给他的皇帝姊夫干活——为了不让弟弟再游手好闲,安皇后向皇上替弟弟讨了个官,那个官不大不小,事情也不多不少。

  刚开始没人认为这位世子爷会认真做事,不想却出乎众人意料,他每天都按时点卯,到礼部的署衙办事。

  也不知是不是在高家时被高久思唆使干活做习惯了,回来后,安长念发现镇日无所事事实在很无趣,因此在皇后姊姊替他谋来了官职后,他很认真的做着该做的事,教那些原本不看好他的人都有些意外。

  批示完最后一份卷宗,他无聊得趴在桌案上。

  一名长随进来禀告,“世子爷,何家少爷来找您。”

  听见是昔日一起玩乐的酒肉朋友,他摆摆手,“就说我在忙,没空见他。”自打他回来,以前那些朋友纷纷上门,想邀他再一块玩乐,都被他拒绝了。

  也不知是怎么了,他现下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就连玩乐都不想,每曰里想的尽是……发现自个儿又想到在水云镇时的事,他赶紧挥着手,像要驱赶什么似的。

  日落时分,准备离开礼部时,他见到廊道上有几位官员正在说着事。

  “……当年那桩通敌叛国的案子牵扯进了不少官员,被处斩的就有上千人之多,我记得被满门抄斩的就有前兵部尚书冯大人一家、伍将军一家、陈将军一家,李侍中一家以及寅州柏太守一家。”

  “有件事我想不通,这桩案子里其它几人不是武将就是朝中的官员,这寅州太守远在寅州,是怎么牵涉进这件事情里的?”有人疑惑的问。

  “这是十几年前的旧案,其中的内情如何,我知道的也不多,听说是因为火药,寅州产盛硝石,因此本朝的火药泰半都在那里制作,柏太守与冯大人他们勾结,暗中替他们私运火药到邻近各国贩售,牟取暴利,那几国得了火药,致使我军吃了几次败仗。”

  “你们说皇上忽然命人重查这案子,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冤情吗?”有人问。

  “就我得到的消息,并非如此,而是当年那桩案子还有漏网之鱼,皇上这才命人重查,要揪出这人是谁。”

  “都事隔这么久,皇上为何会这么怀疑?”

  “听说与三年前那场导致鬼脚战将刑厉失踪的大战有关。当年那场战事,我方原本连连告捷,讵料对方竟忽然抬出数十架火炮,埋伏袭击了我方主军,我军措手不及,使得那场战事我军死伤惨重,连刑厉都不知所踪,生死不明。”

  听他这么说,有人问道:“皇上怎么会忽然想起这事?”

  “据说是有人向皇上密告,说是当年那桩通敌叛国案还有漏网之鱼,就是此人暗中通敌,才使得我军大败。”

  “那漏网之鱼是……”那人说着,瞥见安长念,赶紧住了口,其它几名官员各自朝他施了个礼。

  “见过世子爷。”

  “嗯。”安长念与他们没什么交情,只是点点头还了一礼,便提步径自离去。

  坐上回侯府的马车,他隐隐约约觉得适才那几个官员提起的案子他好似在哪里曾听过,尤其是寅州太守这几个字,下一瞬,他陡然间想起一件事——

  “咱们的第一个孩子姓柏,你说好不好?”这是安久思曾问过他的话。

  她明明姓高,无缘无故为何要让他们的孩子姓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