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什么要坏掉?”她一怔,发现他的手捂着胯下,她移开他的手,看到那坚硬起来的欲望时,她先是瞪大了眼,接着羞窘的红了双颊。

  忍着羞涩,她大胆的抬手抓住他的欲望,学着秘戏图上画的那般揉搓着,很快就见到它在她手中越胀越大。

  初六虽什么事都不懂,然而到了此时,身子自动遵循着男子的本能,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事后,高久思忍不住懊悔不该那般撩拨初六,初尝情欲的他,接下来夜夜向她索要,让她有些招架不了……

  ***

  瞧见在茶铺废墟里帮忙抬着木头的初六,陶七坐在对面的一处小酒馆,看得一脸兴味盎然。

  “庞度,你说你家世子爷万一一辈子都恢复不了似乎也不错,至少不会再横行霸道欺负人。”

  见他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庞度冷漠着脸道:“侯爷和皇后娘娘定会想办法治好世子爷,不劳七少担心。咱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带世子爷回京?”他家世子爷虽然被称为京城三霸之一,但只是脾气骄纵跋扈,并不是真的坏,尤其夫人管他管得严,伤天害理的事他从没做过。

  “你没瞧见他对那女东家死心塌地的模样吗?要是这会儿强行带走他,只怕他会同你拚命。”他随口说了个理由。难得能瞧见安长念这般模样,这好戏自然是要多看一会儿,哪能这么快就走。

  庞度瞥了眼凑到高久思面前,带着抹傻笑让她擦脸的自家世子爷,沉默了会儿,出声道:“要不我去请言大夫过来给世子爷瞧瞧。”他们这几日每天在世子爷跟前晃,他却丝毫不认得他们,理也没理,让他很是担心。

  陶七摆摆手,“他这病言峻也治不好。”为了不让庞度打断他的乐趣,他再找了个借口来说服,“这事我先前写信问了言峻,言峻说要找回丢失的记忆,可没比大海捞针容易,有人终其一生什么也没能想起来。”

  这时,另一名同样是泰阳侯派来的随从自外头进来,走到庞度身旁,低声禀告了他几句话,听完庞度点点头,让他退下。

  “侯爷派人来催了,让咱们即刻带世子爷回京。”

  先前在确认初六就是世子爷后,七少拦阻他不让他将此消息传回京,说什么得等确认世子爷眼下的情况后再说,等到他发现七少似乎有意找着各种理由阻挠他带世子爷回京,便暗中派人传了消息回去。

  陶七不满的横他一眼,“你瞒着我把事情传回京里了?”

  对他的不悦,庞度毫不在意,“咱们在水云镇这么多日,侯爷与夫人定是等得很着急。”他的主子是泰阳侯不是七少,他听命之人自然是侯爷。

  陶七拉下脸来,“行,你有本事就自个儿把他给绑回去吧。”哼,坏他看安长念的笑话,那就别想他搭手帮忙。

  夜里洗浴后,高久思上床准备就寝,先上床的初六两手从身后圈抱住她,他的鼻息拂在她的颈侧,撩得她麻麻痒痒。

  “思思,咱们来做快活似神仙的事吧。”

  她推开他,试图跟他讲道理,“我不是同你说过,这种事不能天天做,会伤身。”

  “那明天不要做。”他又再抱住她,两眼带着欲望,渴盼的瞅睇着她。

  “不只明天不做,今天也不能做。”天天来,她哪吃得消,她想再推开他,却被他整个人给压在身下,她轻斥,“初六,你给我起来。”

  体内勃发的欲望叫初六难以克制,他不肯起来,抬手脱着她的衣裳,想要像先前那般与她做着快活似神仙的事。

  “初六……”高久思才一开口,嘴巴就被他堵住。

  他无师自通,依着本能揉抚着她柔嫩的胸脯,亲吻着她那张嫣红的粉唇,这时他什么都不想,只想占有她的一切。

  他不知道行房的意义,只知道与她做着这件事让他很快活,他喜欢看她动情时在他身下婉转娇吟的模样。

  “嗯唔……”她被他吻得浑身发软,身子也被他撩拨得发烫,情欲再次被他勾了出来,她索性不再推拒,迎合着他。

  她心中暗忖着,今天就再纵容他一次,明天以后非要让他禁欲七天不可。

  唔,七天好像太多,要不五天吧。

  接着她无暇再多想,与他一起沉浸在欢爱里……

  安长念既是泰阳侯世子,还是当今皇后的亲弟弟,身分娇贵,一路将他捆绑回京自是不可能,于是庞度试着想接近他,让他自愿随他回去。

  这日好不容易觑了个机会,庞度在他落单时把人骗出了茶铺,让手下守在一旁,不让人来打扰。

  跟着他来到一处无人的暗巷里,初六没瞧见人,问道:“你不是说思思找我,思思呢?”

  “世子爷,你先别急,属下有话跟你说。”

  “我不叫世子爷,我叫初六,你找错人了。”说完,他不再理他,径自要往回走。

  庞度急忙拦住他,“世子爷、不,初六,你等等。”

  “我要找思思。”

  庞度耐着性子哄着他,“她待会儿就过来,你先听我说。”

  “思思说外面有坏人会骗人,你是不是坏人?”他怀疑的看着他。

  庞度试着动之以情,“我不是坏人,我是奉你爹娘之命来找你,你爹娘自你失踪之后,一直很担心你。”

  “爹娘是谁?”他茫然的问。

  “你爹娘是泰阳侯和夫人。”

  “我不认识他们,你走开,我要去找思思。”

  “世、初六……”庞度想再拦住他。

  初六不高兴的朝他骂道:“你是骗子!思思不在这里,我不要理你了,你走开!”说完用力的推开他,提步便往外跑,一边跑还张口嚷着,“思思、思思有坏人……”

  庞度黑了脸,想让手下拦下他时,高久思竟出现了,一见到她,初六直奔过去,控诉的指着他——

  “思思,他是坏人,想骗我。”

  被指着鼻子叫坏人的庞度一脸尴尬,开口想解释,就见高久思冷着脸说——

  “我丈夫有些傻气,你这般欺骗他,就如同在骗一个孩子,不觉得羞耻吗?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就是。”

  她早已察觉到这段时日似乎有人在监视着她和初六,但见他们一直没什么动静,她只能暗中提防,没想到她刚离开一会儿,这人就把初六给骗了出来。

  “我是……”庞度刚要开口,但高久思压根不听他说,径自牵着初六掉头就走。

  他默默咽回想说的话,现下在世子爷心中,他成了骗子,下次要再把他带出来,只怕不容易。

  而另一边领着初六回茶铺的高久思,心头跳得飞快。她留意过,刚才那名男子和一位穿着锦衣华服的俊美男子,这阵子时常出现在茶铺对面的小酒馆里,看着他们的茶铺……或者说是在看初六。

  那容貌俊美的男子,身上穿着绿底云纹的锦袍,与当时她从海边救起初六时身上穿的那件相似。

  这发现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她隐约觉得这些人似乎是为了初六而来,心下一直惴惴不安,唯恐这些人是初六的亲人,是来带走他的。

  可他们连日来没有什么动静,她又想着或许是她弄错了,他们与初六无关,直到方才见那男子面对初六时那恭敬的神情,让她心头蓦地一惊,他看着初六的眼神分明是认识他的,她害怕初六会被带走,因此匆匆带着他离开。

  想到什么,她望向初六,郑重叮嘱他,“初六,外头坏人很多,再有不认识的人找你,你绝不能同人家走,知道吗?”

  他憨笑的用力点头,“知道,我听思思的话。”

  她不想知道初六以前究竟是什么人,她只知道,他现下是她的初六,她的丈夫,而没有人可以抢走她的丈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