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可他分明就恢复成世子爷的模样了。”庞度不得不怀疑,七少是不是不想带世子爷回去,才一直阻拦他。

  “你忘啦,他疯病犯了时会变成不同的人,也许他现下只是短暂的变回自个儿。”陶七说这话倒也不是在糊弄庞度,而是从安长念的眼神隐约看出,他意识似乎还不太清醒。

  而就在他们说着话时,另一边高久思被初六拖着往外走,见他这么坚持,她叹了口气,索性把他带回高家。

  然而才来到门口,初六便怒斥,“你敢欺骗本少爷,这里不是泰阳侯府!”

  高久思没去过京城,没听过泰阳侯府的威名,纳闷问:“泰阳侯府?那是哪里?”

  “你不知道?”他一脸怀疑。京里没人不知道泰阳侯府,这村妇是从哪个犄角旮旯来的?

  高久思摇头。她忽然有种奇怪的错觉,眼前这人仿佛就是初六……原本该有的模样。

  “你叫什么名字?”她脱口问道。

  “你不知道本少爷的大名?”

  她摇首。

  见她似是真不知道,他轻蔑的斜睨她一眼,“本少爷的名讳岂是你这丑八怪能知晓的。”

  她捏了捏拳头,不打算再忍下去了,“你够了,口口声声骂我丑八怪,我究竟哪里丑了?我若是丑八怪,你岂不是丑九怪了?”她虽称不上美如天仙,但至少模样也算标致,哪至于被人口口声声喊丑八怪。

  从未遭人这般辱骂,安长念怒目瞪她,“你好大的胆子,敢骂本少爷丑九怪!”

  “你都敢骂我丑八怪,我为何不能骂你丑九怪?”

  “放肆!来人,把这不知死活臭丫头给我拖下去打十大板!”他习惯性的朝随从命令。

  她翻了个白眼,凉凉的开口,“来人在哪里?我好怕哟。”

  他朝左右望去,不见昔日跟随在身边的下人,神情震怒,“这些该死的下人竟跑去躲懒,看我不每人打他们五十大板!”

  “呵呵。”她讽笑了两声。

  “你这丑八怪在笑什么?”

  “自然是在笑你这丑九怪,丑人多作怪,真当自个儿是少爷。”论起骂人,她可不会输人。

  “你竟敢怀疑本少爷骗你,本少爷是泰阳侯世子,你这有眼无珠的死丫头,连本少爷是谁都不知道,要那对眼珠子何用,干脆挖了算了。”

  还想挖她的眼?高久思真是忍不下去了,“你连个随从下人都没有,还敢自称少爷,你说你不是骗子是什么?”她接着抬眉质问:“好,你说你是少爷,那我问你,你身上有银子吗?听说少爷身上都会带着很多金银,你有吗?”她明知他身上半个铜钱都没有,存心为难他。

  安长念抬手摸了摸衣袖,没摸到钱袋,再探手往衣襟里的暗袋一摸,里头也什么都没有……等等。

  他低头瞧见自个儿身上穿着的灰蓝色衣袍,愤怒的道:“是谁胆敢让本少爷穿这种粗布衣裳?!”他从小到大穿的全是绫罗绸缎所做的锦衣华服,何曾穿过这般质料粗劣的衣裳。

  高久思撇了撇嘴,当初她带他回来时,不仅供他吃供他住,也帮他做了几身衣裳,成亲时又帮他做了几件新衣裳,他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敢嫌?

  “你既嫌布料粗,那把衣裳脱下来还我。”哼,不想穿就光着身子吧。

  “你敢叫本少爷脱衣裳!”从没人敢对他这般无礼,他等下定要狠狠重惩这该死的臭丫头不可。

  “是你先嫌弃这衣裳布料粗,这衣裳是我买的,你要是不想穿,就脱下来还我。”

  “你是穷鬼吗?怎么买这种粗布衣裳给本少爷穿!”

  其实这布料虽然算不上多好,但也没他说的那般不堪,见他一再挑剔批评,高久思真想动手直接把他那身衣裳给扒下来,不给他穿了。

  “身上没半文钱的人还有脸说我,你有钱你自个儿去买啊。”

  “本少爷堂堂泰阳侯世子,岂会没有银子,要不是你把本少爷带来这种鬼地方,本少爷怎么会跟下人失散,连钱袋都遗失了。”他接着眼神一凛,怀疑的瞪着她,“你说,是不是你把本少爷的钱袋偷走了?”

  被他当贼看,她恼得指天起誓,“我高久思要是有偷你半文钱,就叫我不得好死!”

  “你……”安长念甫要开口,忽然一个大娘提着菜篮子从高家门前走过,见到两人,似是要过来,却不慎滑了跤,她放在提篮里的几颗核桃被抛了出来,好巧不巧,其中一颗正中他的脑门。

  他额前微微一痛,下一瞬两眼一黑,整个人冷不防往前倒,高久思连忙错愕地接住他。

  躲在暗处偷觑着两人的陶七和庞度,对这剧变也面面相觑。

  望着昏睡中的初六,想起他先前那副跋扈张狂的模样,高久思心中隐隐掠过一抹不安,她能感觉得到,这一次与他之前犯疯病时不太一样。

  忍不住紧紧盯着他那张俊朗的脸庞,她有些害怕,担心他醒来,万一还是方才那副讨人厌的跋扈样……

  奶奶生前曾顾虑过若是他恢复记忆,会不会抛下她离开,她现在只有他了,她不能再失去他!

  “初六,你答应会一直陪着我的!”她紧抓着他的手。

  没多久,床榻上的人便徐徐张开眼,望见眼前那张秀美俏丽的脸庞,他咧开嘴,笑着喊了声,“思思。”

  瞧见他脸上那抹熟悉的傻笑时,高久思的心才彻底定了下来,“初六。”她心一横,下了个决定,见初六要起床,她抬手一推,将他推回床榻上,她也上了榻,跨坐在他身上。

  初六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思思要做什么?”

  “咱们成亲以来,一直还未圆房,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她抑住害臊的情绪,接着说:“我知道你不会,不要紧,我教你。”说着,她扒掉他身上的衣物,很快把他给剥了个精光。

  初六来不及反抗,便看见她也把自个儿身上的衣裳给脱光,瞅见她那白晰惑人的胴体,就这么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他面前,他目瞪口呆,接着宛如有把火在他身子里烧灼着,顿时躁热起来。

  见自个儿和她都光溜溜的,他拉过被褥想把两个人给盖起来,她阻止了,学着曾看过的秘戏图撩拨他。

  他难耐的扭着身子,嘴里轻声喊着,“思思不要。”

  看着他又羞又怕的模样,她顿时觉得自个儿好似要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子,又好气又好笑。

  “初六,你别紧张,我是要教你做一件快活似神仙的事。”她曾偶然听茶铺里的客人形容上窑子时,被花娘伺候得欲仙欲死的事,索性就拿来这么哄着初六。

  “可是我、我好像要坏掉了。”他急得快哭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