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她接着看向李三胖说:“三胖哥,劳烦你把咱们铺子的那些桌椅和茶壷、杯碗,依咱们以前用的样子,再请人打造一批。”

  她也没漏了阿禾和方全,一一指派了工作,最后,她再分别各递给他们几人一只钱袋,“抱歉,因忙着操办奶奶的丧事,上月的薪饷拖到现下才给你们。”每只钱袋里她都多放了银子,感谢这段时间他们的相助。

  何长旺连忙推拒,“茶铺烧了,咱们又没干事,不能白拿大姑娘的钱。”茶铺还要再重建,他担心大姑娘手头上的钱会不够用,不愿拿她的银子。

  高久思再塞到他手上,“何叔,这回奶奶的丧事多亏你们相帮,何况又不是你们贪懒不想干活,茶铺被烧,你们想干活也没得干,快拿着吧,这回重建茶铺的事,还要仰仗大家呢。”

  李三胖掂了据手里钱袋的重量,就知她多给了,“重建茶铺要费不少银子,在重建完成前,大姑娘就别再给咱们薪饷了。”

  见他们这般为她着想,高久思眼神暖了几分,“我手头上的银子约莫还够用,你们别担心。”这段时日接连出了不少事,多亏何叔他们的帮忙,她心里记着他们的好,打算等茶铺重新建好,每个人都要再多加些银两。

  这时,床榻上的初六呻吟了声,缓缓睁开眼,按着脑袋喊了声,“思思,我头好疼。”

  高久思快步走回床榻旁,关切的问:“头哪儿疼?”

  “全都疼,好像有人拿针扎我。”他两手抓着脑袋,眉头拧得死紧,一脸痛楚的表情。

  “阿禾,快去请大夫过来。”高久思回头吩咐了句,抬手替初六揉着脑袋,一边哄着他,“我帮你揉揉,待会就不疼了。”

  初六两手环抱着她的腰,把头埋在她怀里轻蹭着,虽然仍是很疼,可她身上那甜馨的气息萦绕在他鼻端,仿佛稍稍纡解了些疼痛。

  “思思,好多人跑到我梦里来吵我,都不让我睡觉。”他委屈的说着。

  她一直守在床榻旁,听见了他的呓语,可那些话太杂乱无章,她也没能弄明白他究竟作了什么梦。

  “要是再有人跑到你梦里,我再替你赶跑他。”

  何婶见初六醒了,与何长旺一块去厨房帮忙做饭菜。

  李三胖拽着方全出去,把房间留给这对刚成亲的夫妻。

  在大夫过来前,高久思一直替初六揉着脑袋,想起一件事,她同他商量道:“初六,你说以后咱们生的头一个孩子,让他姓柏好不好?”这是奶奶的心愿,希望她能为柏家延续香火。

  “好。”他不太懂她说的意思,但只要她的要求他都会答应。

  “那第二个让他姓高好不好?”爷爷奶奶扶养她长大,她也想让自个儿的孩子继承他们的香火。

  “好。”他再应了声。

  “第三个……”她顿了下,想到不知初六的姓名,这第三个孩子一时之间也不该要姓什么。

  刚好这时阿禾请来大夫,大夫替初六切了脉,问了情况后,在他的头部扎了几针。

  她握着他的双手,不让他去碰扎在脑袋上的那些金针,见他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她这才放下心。

  “我打听到世子爷除了变得痴傻之外,还得了疯病,他一犯起病来就胡言乱语,变成不一样的人,有时把自个儿当成哪个王公贵族,有时会变成戏子,有时还会变成野兽或是哪个将军……”庞度将打探的消息一一禀告陶七。

  陶七听得啧啧称奇,“怪不得他先前踹人时那模样,看起来像是刑厉。”

  “七少,咱们还是尽快把世子爷带回京吧,也许他这病太医能治好。”

  “他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绝不会乖乖同咱们回去,总不能一路绑着他吧。”

  “那七少的意思呢?”

  “依我看还是再等一阵子,看看情形再说。”千里迢迢来水云镇,他戏都还没看够,哪里肯就这样带安长念回去。

  他好奇的想知道,要是等安长念恢复记忆,想起这段时日的事,是会翻脸不认高久思这个对他有救命之恩的结发妻子,还是会带她一块回去?

  呵呵,事情真是越来越好玩了,不枉他来这一趟。

  接下来几天,陶七领着庞度等人,偷偷摸摸暗中跟着高久思与初六,将他呆蠢又依恋着高久思的模样尽收眼底。

  而没隔几天,陶七有幸再度亲眼目睹安长念发了疯病。

  起因很简单,他跟着高久思与工匠一块进到成为废墟,准备动工重建的茶铺里,高久思正和工匠商讨着要怎么着手建茶铺的事,没多留意他。

  结果他自个儿没留神,绊到一根木头,摔了跤,高久思发现,扶他起来后,他整个人的神色霍地一变。

  “初六,有没有伤到哪里?”她关心的问。

  他一脸嫌恶的斥责她,“你这个丑八怪是谁?谁准你拿脏手碰本少爷?”

  被骂丑八怪的高久思一楞,努力抑下想揍他的冲动,拚命告诉自己,他这是又犯了疯病,不要同他计较……

  “丑八怪,本少爷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

  “这是水云镇高记茶铺,是我把你从海边救回来的。”她忍住气回道。

  “水云镇高记茶铺?没听说过,这是什么鬼地方?而且好端端的,本少爷怎么会要你这个丑八怪来救?”

  听他口口声声叫她丑八怪,还把她最心爱的茶铺说成鬼地方,高久思嘴角抽了抽,继续忍。

  不满她一声不吭,他抬脚朝她踹去,“丑八怪,本少爷在同你说话,你哑啦,没听见吗?”

  “听见了。”她没好气的回了句。

  对她无礼的态度,他十分不满,“本少爷要回去,你来带路。”

  她白他一眼,“这里没门,你想去哪没人拦着你。”她不知他这回扮的是谁,跋扈傲慢的让人讨厌死了。

  “本少爷又不认得路,你把本少爷带来这儿,自当把本少爷带回家,还不快走!”他霸道的扣住她的手腕。

  茶铺里其它人见状,没人大惊小怪,初六犯疯病的事大伙都知道,也司空见惯。

  而这时暗中躲在一旁看着的庞度,瞧见安长念脸上那熟悉的傲慢神情,惊讶的轻声朝陶七耳语。

  “这不是世子爷吗?难道他恢复了?”说着,惊喜的就要提步上前与主子相认,却被陶七给拽了回来。

  “再等等。”

  “还等什么?”他迫不及待的想带着世子爷回去交差。

  “你没瞧见他不仅不记得高久思,连自个儿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都不知道吗?”

  “那又如何?”

  “他眼下这情况,也许只是又犯了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