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忽然有一人说道:“要我说,初六那小子虽然傻头傻脑的,但他还知道护着你,不如嫁给他,起码他长得一表人才,比起刚才那个可要体面多了。”

  此话一出,立刻有人笑骂,“体面能当饭吃吗?你这老小子可别乱给高家丫头出主意。”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那人的话让高久思怔住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

  “思思,我这儿很疼。”醒来后,初六揉着左侧肩膀,俊朗的眉峰微微皱着。

  “我让三胖哥帮你抹过药了。”高久思见他肩膀被丘成拿锅子砸了,也不知有没有伤着,因是在肩膀,得脱了衣物才看得到,她不便帮他查看,因此让李三胖帮他检查。

  李三胖说他肩膀有些肿,她拿药膏让李三胖帮他擦了。

  “那思思再帮我揉揉。”说着也不等她答应,便抓着她的手放到自个儿的肩膀上,两只眼睛期盼的看着她,似乎真觉得只要她帮他揉揉,就不疼了。

  见他这般,想到他这伤是为她受的,她有些不舍,轻轻揉着,想起从适才就一直萦绕在心里的那抹念头,她抬眸瞅了瞅初六,见他眉如剑、目如星,五官端正俊朗,模样确实挺好看的,人虽傻了点,但很听她的话,至少他不会觊觎高记茶铺,即使偶而会犯疯病,却也无伤大雅……

  她越想就越觉得初六是个好人选,最重要的是,奶奶的病已等不得,而与丘家的婚事没了,短时间内怕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了。

  这么一想,她把心一横,定睛望住初六,开口道:“初六,咱们成亲好不好?”

  “成亲是什么?”他一脸茫然。

  “你先前不是看过人家娶亲吗,就是新郎官骑在马上,带着坐在花桥里的新娘子回去拜堂。”上个月他瞧见人家迎娶,问她那是什么,她曾简单告诉过他。

  “那思思是要当新郎官来娶我吗?”他歪着脑袋问。

  “不是,是你当新郎官来娶我。”

  “可我不会骑马,我不能坐轿子吗?”

  “你不会骑没关系,我找人教你,没有新郎官坐轿子的。”她诱哄着他,“初六要是娶了我,往后咱们就会永远住在一块了。”

  “那思思会每天都做蛋羹给我吃吗?”

  “……会。”这家伙竟只惦记着蛋羹。

  得到她的允诺,初六咧开嘴,高兴得点着头,“那我娶思思。”

  瞧见他脸上那灿烂的笑颜,她突然有些心虚,觉得自个儿仿佛在哄骗一个无知的小儿,可是奶奶等不了了……

  听完孙女所说的事,得知她原本要嫁的那人竟贪图高家茶铺,高曲氏沉默许久,半晌后徐徐开口。

  “久思,你不需要为了我而勉强自个儿,奶奶虽然盼着你出嫁,却也不想看你嫁错人,误了终生。”

  高久思紧握着祖母的手,“奶奶,我没有勉强自个儿,初六虽然呆傻,可他听我的话,不会算计我,尤其往后若是我和他生了孩子,他定不会阻止我让孩子随我的姓,如此一来,咱们高家的香火就不会断了。”

  高曲氏想让她延续的其实不是高家的香火,已故的丈夫还有其它兄弟,虽多年不曾连络,但高家的香火有他们传承,不会断,可柏家被满门抄斩,只剩下她一个……

  思及此,她缓缓道:“若你真这么想,那就由着你吧,奶奶只是担心,万一他有一天复原了,也不知会如何。”

  “到时候我都同他成了夫妻,他还能如何。”高久思没奢望他能复原,她已打算要养他一辈子了。

  高曲氏同意后,高久思随即开始筹备婚事,因为时间急迫,所以一切从简,而她不知初六的生辰八字,所以八字也用不着合了。

  婚礼有何婶和何长旺还有茶铺里的伙计们帮忙,在众人忙着筹备婚礼时,初六也没闲着,高久思让他量身裁衣,他就乖乖量身,她找来相熟的马夫教他骑马,他便乖乖的爬到马背上。

  说来也奇怪,他一上了马背,几乎用不着马夫教,自个儿就知道要怎么驾驭马儿。

  那马夫臆测道:“说不得初六以前是会骑马的。”

  以前的事,全都随着初六失去的那些记忆掩埋起来,高久思眼下只盼着尽快与他成亲,为奶奶冲喜,无心去探究他的过去。

  这日,看着他试穿裁好的喜服,那一身喜袍穿在他身上,越发衬得他俊朗不凡,宛如是个气度雍容的贵公子,她忍不住怔忡的望着他多瞧了几眼。

  见她目不转睛的瞅着他,初六朝他咧嘴憨笑着,这一笑,把他适才那雍容的气度给笑没了,又恢复成憨傻的模样。

  她回了神,看见初六朝她走过来,问道——

  “思思,她们说我穿这样好看,真的吗?”

  她颔首,“是挺好看。”

  听见她的称赞,他高兴得笑眯了眼,“思思也好看。”

  送喜袍过来的三个婆子笑呵呵说:“姑娘要嫁的这位郎君模样生得可真俊,您真是好福气啊。”如果忽略掉他那身傻气的话。

  三人适才在为他更衣时,就看出初六脑子有些不正常,呆呆傻傻的,不过多亏他长得俊,这高记茶铺的女东家才能看得上他,委身下嫁。

  要是她们年轻时也像这位大姑娘一样,有自个儿的铺子,能自个儿挣钱,倒也不介意养个像这小伙子一样俊俏的小郎君,就算傻点也不打紧,起码养眼呀是不?

  高久思笑了笑,也没搭腔。

  她仔细看看了初六身上那件喜袍,见他不时抬手扯着领口,似乎觉得紧,她朝那三个婆子说道:“他领子似乎太紧了,麻烦你们再改松些。”

  “这衣裳一般都这样做的,不做紧些会不合身。”

  “不那么合身不要紧,还是放松点,让他舒坦些。”横竖他们的婚礼也不会请太多人来,多半都是些亲近的街坊邻居和爷爷生前的朋友,没必要那么讲究。

  “好吧,那我就再改松点。”那婆子说着拿出另一件嫁裳来,“试完新郎官的喜服,换姑娘你试穿新娘喜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