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瞅见旁边的小二一脸看好戏的模样,他在恼羞成怒之下脱口而出,“咱们都要成亲了,你还同我分得这么清楚做什么,日后你嫁给我,这茶铺还不是我的。”

  高久思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都还没成亲,他就在觊觎这家爷爷留给她的茶铺?

  “这茶铺是我们高家的,干你丘家什么事?”

  “等你嫁给我就是我的人,这茶铺自然也是我丘家的,成亲后我不准你再这般抛头露面,你好好在家里伺候我娘就成。”他认为两人既已定下婚事,这女人就算是他的人了,便不客气的板起脸孔训斥她。

  娘教过她,对女人绝不能太好,否则她们便会恃宠而骄,爬到他头上来撒野。

  “你说什么?!”高久思被他这些混帐话给气到了。

  初六一直跟在一旁,虽然没怎么听明白他们的话,但好歹看得出来高久思被这人惹得不高兴,立刻抬手推了丘成一把。

  “不准你惹思思生气。”

  丘成被他一推,冷不防踉跄了下,羞恼的瞪住初六,“你是谁?”

  初六没理他,拉着高久思的手想安慰她,“思思不气,我把他赶出去。”

  见两人这般亲昵,丘成顿时妒火中烧,质问高久思,“你同这男的是什么关系?都还没成亲,你就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这还了得,你今天若不给我个交代,我饶不了你!”

  见他骂高久思,初六怒了,拦在她面前,“不准你骂思思,你出去!”说着,他拽住丘成的手臂,想把这个惹思思生气的人给赶出去。

  丘成见状怒不可遏,随手抄起要送去元鸿酒楼的那口锅子朝初六砸去,初六下意识别开脑袋,那锅子便砸到他的肩膀,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痛得他当即变了脸。

  高久思见丘成竟敢打初六也火了,但她还未动手,就见初六,眼神凶暴,张口狠狠咬住邱成的手臂。

  “啊——”丘成痛得惨嚎出声。

  初六咬得狠,都渗出血来了,高久思担心他把人家的手给咬下肉来,又推又拉的想阻止他,“初六,快放开他,别乱咬脏东西。”

  但此时的初六宛如被激怒的恶兽,紧咬着不肯松口。

  “初六、初六,你乖,快松开嘴,我做你最吃的蛋羹给你吃。”高久思焦急的哄道。

  丘成痛得龇牙咧嘴,整张脸全都皱成一团,但言谈间依然不忘咒骂着高久思,“你这不守妇道的荡妇,竟勾结别的男人来害我!”

  见都这时候了,这人竟还骂她,高久思凤眼微微一眯,拿起他手边那口锅子,狠狠朝他的背后砸去。

  没想到这一砸,反倒让初六松开了嘴,高久思顾不得丘成一边惨叫一边咒骂,她趁机拽走初六,不停的抚着他的背,安抚又犯了疯病的他。

  “吼……”他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

  高久思赶紧哄道:“乖,没事了,没事了。”

  她半拉半抱的将他往厨房拖去,何长旺已从李三胖那儿得了消息,连忙沏了杯宁神茶过来,她接过茶,喂到他嘴边,“来,喝点茶。”

  这茶是她特地找大夫调配的,以往要是初六突然犯了疯病,大伙都在忙,没空应付他时,就会想办法骗他饮下这宁神茶,让他昏睡过去。

  也不知是不是渴了,初六嗅了嗅茶,乖乖喝下了。

  高久思把初六带到后头,见他逐渐昏睡过去,她将他交给何长旺和阿禾扶进一间房里,然后带着满脸恚怒的回到茶铺。

  适才他们的争吵,早就引得其它客人引颈观望,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有些熟客知道她收留了脑袋不清楚,犹如幼儿般呆傻的初六,正在将这件事告诉那些不知情的客人。

  丘成抚着被咬出血的伤口,一脸狼狈,瞅见走到跟前的高久思,他愤恨的想着,待成亲后定要把她今天给他的羞辱和难堪全都讨回来,他要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高久思已经毫不留情的道——

  “你这混蛋,我就算嫁猪嫁狗也不嫁给你这种人,咱们的婚事取消,把茶钱结清后滚蛋,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看你一次打一次!”从他动手打初六的那一刻,她就决定不嫁给这个人了。

  “你说什么?”丘成错愕的呆住。

  “我说咱们的婚事一笔勾销!竟敢妄想我高家的茶铺,不管以后我嫁给谁,高家的茶铺永远都是我们高家的,谁也别想打它的主意。”她厉色道。

  “你怎么可以毁婚?!”丘成气急败坏的大吼。

  “我为何不能毁婚?”

  “你不是急着要替你奶奶冲喜吗?”

  “我要是真嫁给你这种人,那就不是给我奶奶冲喜,反倒会把她给活活气死!”想到他不只打人,还觊觎高家的茶铺,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冷不防抬脚再踹了他两下。

  “没错、没错,高丫头,这种人嫁不得,都还没娶你咧,就把这高记茶铺当成自家的了,这可要不得。”一旁看了一场热闹的五十几岁男人凉凉说道。

  有人开了头,接下来几名熟客也纷纷附和——

  “可不是,自个儿没本事挣钱,竟打起人家姑娘的家产,真丢人。”

  “这高记茶铺是高老头留给高丫头的,谁要敢抢,我头一个跟他过不去。”

  说话的是个六旬老人,与已过世的高汉州是朋友,自然见不得他的孙女被人这般欺负。

  “高家丫头啊,我瞧他八成没法付那些茶钱,我看那口锅子还值个几十文钱,你就勉强收下,抵了那些茶钱,让他赶紧走,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适才的情况他们可都是从头看到尾,心里多少瞧不起丘成,自然偏帮着高久思。

  听见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羞辱他,丘成又羞又怒,他恨恨的瞪了高久思一眼,连要送去元鸿酒楼的那口锅子也不拿了,离开前恨恨咒骂道:“你这淫妇,将来定会不得好死!”

  他走后,高久思朝那几人躬身道:“多谢几位叔伯大爷仗义执言。”

  几名老人安慰她,“你这丫头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你是什么样的姑娘,咱们会不知道吗?”

  “没错,咱们都知道你是为了要给你奶奶冲喜才急着嫁人,但这种人不嫁也罢,你奶奶若是知道,定也不肯让你嫁。”

  其它人纷纷附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