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好,那就来一壶金露茶吧。”

  “可要茶点?”

  丘成想到自个儿身上只带了十几文钱,也不知够不够付茶点,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喝茶就好。”

  待李三胖走后,丘成暗暗打量着茶铺,发现这里布置得十分雅致,窗棂桌椅都雕着好看的花纹。

  待李三胖将茶水送来时,他瞧见那茶壷和杯子都是白瓷做的,洁白无瑕,壶身上还绘着盛开的牡丹,极是好看,不像他家那些粗劣的陶杯陶壶,想到很快这一切都是他的,他心头不由一阵激动。

  茶铺里除了他,还有五、六桌客人,这些人的桌上都摆着几道茶点,瞧他们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他忍不住咽了咽唾沫,想起自个儿不久之后就将接管这茶铺,心里有了底气,决定要一些茶点。

  张望了下,没瞧见适才招呼他的那个身量圆胖的小二,丘成招来另一名身量瘦小,模样清秀的小二,指着附近一桌的茶点道:“那些茶点也给我上一份。”

  “好咧,客官稍候。”阿禾应了声,离开时多瞧了他几眼,他前阵子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告了几天的假,前两日才回来。

  茶铺里的茶点都是当天做好的,每种茶点依着平时的销量,何长旺每天都会做上适当的数量,卖完就不再供应。

  茶点不像炒菜,现炒就有,有的要蒸、有的要烤、有的要煮,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所以得事先备起来。

  阿禾准备去厨房端茶点过来,在通往厨房的过道上,瞧见提着一壶热水的李三胖,小声说道:“欸,三胖哥,方才进来的那位客人点了几道茶点,不过我有些担心他付不出那些茶点的钱来。”

  李三胖训了他两句,“阿禾,这就是你不对了,咱们做人不能以貌取人,人家虽然看起来穷酸样,说不得究里多的是银子呢。”

  阿禾连忙解释,“我不是瞧不起人,那人是个打铁的,家里有个守寡多年的老娘,他老娘为人很吝啬又爱占人便宜,他赚的钱全都交给他老娘了,他能留在手上的没几文钱。”他家有个亲戚就住在丘成母子附近,他去找那亲戚时曾见过一、两次,他们的事他全是从亲戚那里听来的。

  李三胖听了他的话,想起一件事,“打铁的?我记得大姑娘前两天刚定下的那门亲事,男方好像就是个打铁的,似乎是姓丘,该不会这么巧,就是他吧?”

  “还真巧了,他就姓丘。”看来八成就是这人没错了。

  “你们在说什么?”从厨房出来的高久思,见两人站在过道上说话,随口问了句。

  李三胖回道:“大姑娘,咱们在说铺子里来了个打铁的,不知道是不是你要嫁的那人?”

  “是吗?我过去瞧瞧。”这次成亲全是为了奶奶的病,至于男方究竟长得什么模样,她倒是没怎么在意,被李三胖这么一提,她忍不住生起了好奇心。

  李三胖想起阿禾方才说的话,再叫住她,“大姑娘等等,不如咱们试他一试,如何?”

  “要试什么?”

  李三胖让阿禾把适才说的事再说一遍,接着对高久思说:“要是真如阿禾所说,他兜里没钱,却跑来咱们茶铺喝茶,还叫上那么多的茶点,这不是存心想白吃白喝吗?这样的人品,大姑娘要不要嫁他,可得好好考虑清楚。”

  他在高记茶铺里也待了七、八年,同大姑娘就像兄妹一样,这回大姑娘为了老太太的病仓促成亲,他是不太赞成的,因此才想藉此机会帮大姑娘试试那人。

  “也好,那就试试吧。”听了李三胖的话,高久思决定暂时不出去,等他吃完那些茶点再说。

  不一会,阿禾把丘成点的几道茶点送过去。

  “客官点的芙蓉糕、相思卷、云片糕及桃花酥来了。”

  看着那些他从不曾尝过的茶点,丘成舔了舔唇,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瞧见他那粗鲁的吃相,阿禾撇撇嘴,见有其它客人进来,他连忙上前去招呼,而高久思则和李三胖站在过道上,偷偷觑着丘成。

  当时她一心想赶快把婚事定下,听沈大娘说这人很孝顺就答应了,此时看见他狼吞虎咽的吃相,不禁蹙紧秀眉,再瞧他的长相,短眉塌鼻阔嘴,让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

  从厨房出来的初六瞧见她和李三胖站在过道上,也走过来,见她没发现他,他抬手拽了拽她的衣袖,想吸引她的注意。

  高久思回头觑他一眼,抬起食指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别说话。”

  初六乖乖的闭上嘴,站在她身后,睁着双清澈的眼睛,也学着她和李三胖朝茶铺里看去,可他不知她在看谁,眼睛乱瞟着。

  等了片刻,丘成吃完茶点,喝完茶,撩起衣袖抹了抹嘴,便把阿禾叫过来。

  “你们东家可在?”

  “咱们东家在后头忙着呢,不知客官有什么事?”阿禾客气的问着。

  “你叫她出来,就说我是她的未婚夫,路过这里,特地过来看看她。”反正茶铺即将是他的,今儿个这些茶钱,他是没打算要付了。

  果然是他,阿禾心里有些瞧不上这人,觉得他粗鄙不已,半点都配不上大姑娘,但嘴上还是应着,“原来是丘少爷啊,那我去请咱们东家过来。”

  不等阿禾去请,高久思便走出来了,她冷着一张脸瞪着丘成,“都还没成亲,你来找我做什么?”

  瞅见高久思那张俏丽的脸庞,丘成惊艳的多看了几眼,觉得她比与他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晓梅还要好看几分,心里头不禁对娘为他定下的这桩婚事更加满意了。

  “我路过,就顺道来瞧瞧你。”

  “你现下瞧过了,走的时候别忘了把茶钱给付了,一共是六十六文钱。”高久思有意想试试他的人品,也想知道他是不是存心来白吃白喝,刻意说道。

  闻言,丘成顿时窘得说不出话来,本以为在得知他是她的未婚夫后,高久思不仅不会同他讨要这些茶钱,还会再准备些茶点让他带回去孝敬娘,没想到她竟这么不识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