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高曲氏示意她搁在桌上,打开来看。

  高久思抬手打开木匣子,顿时被里头那满满的珠宝首饰给晃花了眼,震惊的脱口而出,“奶奶,这么多首饰您打哪来的?!”

  看着那些首饰,想起已过世的夫人,高曲氏有些伤怀,“这些全是你娘留给你的嫁妆。”夫人无法亲眼瞧见自个儿的女儿出嫁,她会替她看着,然后等下去见她那天,再告诉夫人。

  “我娘她……哪来这些首饰?”她鲜少听奶奶提起她爹娘的事,懂事后,她不是没追问过自个儿爹娘的事,可每次一问,爷爷和奶奶总会红了眼眶,让她不敢再追问下去。

  她只知道自个儿的双亲都已不在人世了,却从不知道娘竟给她留下这么一匣子昂贵的首饰,她随手拿起几件,每一件都精致华丽,比起她在县城里看过的那些贵夫人身上穿戴的更为精美。

  她心里忍不住生起疑窦,她娘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贵重的首饰?

  “这些首饰是她当年的嫁妆,你娘出身富贵人家,是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她成亲多年,迟迟未能受孕,好不容易才生下了你,没想到却无法守着你长大……”接下来的话,高曲氏哽咽的没再说下去。

  高久思闻言,以为她娘亲是生她难产而死,也忍不住面露哀戚之色。

  “这些首饰奶奶交给你了,你小心收好。”高曲氏心忖,等她成亲后再告诉她柏家的事,至少要让她明白她自个儿的身世来历,等将来生下了孩子,才好延续柏家的香火。

  “思思、思思,我饿了。”初六的声音从门外一路嚷着进来,起床洗漱后,他便立即来找高久思。

  进了房里,他对搁在桌上的那盒贵重首饰视而不见,只看见摆在桌上的饭菜,坐到桌前,吵着让高久思给他盛饭。

  高曲氏发现他对那些首饰视如无物,再想起孙女带回他时,他身上穿着的那袭繁复精致的宝蓝色袍服,还有他衣袖里那朵由黄金打造的金色花朵,无不昭示着初六应是出身大户人家。

  只是收留了他这么多个月,怎么迟迟没见人找来?她心中微觉纳闷。

  久思就要成亲了,身边不好再带着他,万一让丘家误会可不好,可初六又痴痴傻傻的,不认其它人,只认久思,倒是不好办。

  高久思替初六盛了饭,高曲氏将孙女叫到一旁,轻声提了初六的事。

  “往后你成亲也不好再带着初六在身边,我看不如让他住到茶铺去,那后头有间房,可以让他睡。”

  高久思回头瞧了眼埋头吃着早饭的初六,犹豫了下道:“让他一个人住到茶铺去,他定是不肯的,若是您怕人家说闲话,不如您认他当孙儿吧,我和他以后就以兄妹相称。”也不知是不是初六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是她,粘她粘得紧,且他呆傻得就像三岁幼童一样,很多事都是她手把手教会他的,他又什么都不记得,她着实不放心让他自个儿一个人住在茶铺里。

  考虑了下,高曲氏颔首,“也好,那就这样吧,你这么待他,只希望若有朝一日他复原了,可别忘了你这份恩情。”

  祖孙俩商量好这事,用完早饭后,高曲氏便收了初六为义孙。

  初六情僧懂懂不知她们在做什么,只乖乖听任高久思的摆布,朝高曲氏磕了三个头。

  高曲氏强打起精神,抬手摸着他的脑袋,叮嘱道:“乖,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孙子了,往后你和久思就以兄妹相称,你们兄妹俩要互相扶持照顾,知道吗?”

  他呆呆傻傻的看向高久思,见高久思朝他点着头,他才乖顺的应了声,“知道了。”

  “我打听过,高家的茶铺生意不错,每天都能赚上好几两银子,高家只有这个孙女,日后等你娶她进门,那茶铺就是咱们家的了,以后你就用不着这么辛苦的打铁,靠着那茶铺,咱们就能不愁吃穿,若是你真是舍不得一块长大的晓梅,等把高家的丫头给娶进门后,娘再做主让她进门伺候你。”

  正要送一口打好的锅子去元鸿酒楼,经过高记茶铺门前,丘成特地停下脚步,想起娘先前替他结下这门亲事时说的话,他仔细打量这间日后将成为他们丘家产业的茶铺,忍不住想着,等他成为这茶铺的东家,就能买些上好的补品给娘,也能买下晓梅一直想要的首饰和胭脂水粉送给她,再把晓梅娶进门,给他生下几个白胖的儿子。

  李三胖见外头杵了个人,过来招呼道:“客官要进来喝茶吗?”

  丘成犹豫了下,本想掉头走人,但思及这茶铺很快就是他的了,又改变主意,打算先去瞧一瞧。

  进去后,他找了个位子坐下。

  “客官要喝什么茶?”李三胖问。

  自懂事后就开始在打铁铺里当学徒,去年才出师,出来自个儿干,从没那种闲情逸致来这种茶铺喝茶,丘成忍不住有些局促。

  见状,李三胖笑呵呵替他介绍道:“咱们店里的金露茶滋味不错,客官要来一壶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