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两人还没走到后院,高久思就听见一名妇人的叫骂声传来——

  “……你还跑!你这死小子竟然把我那些花给拔光,可怜我辛辛苦苦种的菜,就这么被你给糟蹋了,你说你这浑小子要怎么赔我……”

  高久思快步来到后院,就瞧见身量矮胖的张大婶手里拿着支竹扫帚,满院子追打初六,但初六干活不成,跑起来倒挺快,硬是没被打着,也因此让张大婶越追越恼火。

  张大婶追得满头大汗,正想扯开喉咙再痛骂初六一顿时,瞥见高久思过来,她也不追着初六了,怒着张脸朝她走过来。

  “高家丫头,瞧瞧你家初六干的好事,你可要给我一个交代!”

  她在屋后的空地上搭了一个棚架种丝瓜,此时正开满了花,准备要结出丝瓜来,结果那些花在不久前被初六给摘走了一半,这还是因为她家养的狗一直吠叫,她到后院来查看才阻止了初六,否则那些丝瓜花怕全都要遭到他的毒手了。

  高久思瞥见初六拉起的衣襬里兜着的那些黄色花朵,嘴角顿时抽了下,恨不得抄起张大婶那支扫帚来狠狠抽他几下,所谓开花结果,要先开花才能结出丝瓜来,这家伙竟把人家的丝瓜花给拔了,没了花,就结不了丝瓜,难怪张大婶会这般生气的追着他打。

  她正要开口向张大婶赔不是,不想初六却捧着那些花,傻笑着来到她跟前,一脸讨好的递过来。

  “花花给思思。”他先前在井边洗抹布,洗好站起身时,忽然瞥见隔壁的院子开满了黄色的花,觉得漂亮,就跑去摘来想送给她。

  张大婶见状,朝高久思投去一眼,似乎在怀疑是她唆使初六去偷摘她的丝瓜花。

  为了抚平张大婶的怒气,高久思不得不掏出银子来赔给她,一边好言解释,“您也知道初六傻愣愣的不懂事,他约莫是瞧着这些花开得好看,以为只是一般的花,不知是丝瓜花,您就原谅他这一次,别同他计较,这些就当是我赔偿您的损失。”她赔的银子比起损失的丝瓜价格只多不少。

  张大婶也没同她客气,抬手就收下银子,但气仍没消的叨念了几句,“高家丫头,这次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同这小子计较,不过你可要好好教教他,下次再跑来我院子偷摘花,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高久思一迭声应着,“知道、知道,我定会好好教教他,您慢走。”

  等从后门送走张大婶后,高久思登时板起脸孔来,质问初六。

  “是谁让你去偷摘张大婶的丝瓜花?”花是他去摘的,结果却是她向人低声下气的赔不是,还得把白花花的银子赔给人家,她越想越火大。

  “花花漂亮,要给思思。”初六似乎仍不明白自个儿错在哪里,拿着刚摘来的那些花想送给她。

  她推开他的手,没好气的道:“你知道张大婶为什么要打你吗?因为这些是丝瓜花,你把人家的丝瓜花给拔光了,就结不出丝瓜来了。”

  “不知道,花花漂亮给思思。”他摇着脑袋,没听明白她的话,又把兜里的花凑了过去。

  “我不要那些花,拿走,以后不许再去偷摘别人的花。”她沉着脸告诫他。

  “思思不气,给思思。”初六才不管那些,执意拿起一朵花簪到她的耳鬓旁,然后咧着嘴,笑得一脸天真无邪,“思思漂亮。”

  对着他那憨傻的笑脸,高久思又好气又好笑,想骂他又骂不下去,但为了让他记住,她警告道:“以后不许做这种事,再去偷摘花,就不做蛋羹给你吃了。”

  “要吃蛋羹。”他稚气的道。

  “那以后还摘不摘花?”

  他噘着嘴摇摇头,“不摘了。”他接着再拿一朵花插到她发上。

  “你给我住手。”高久思拿下发上和耳鬓的花,把丝瓜花插在头上,她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给笑死。

  “花花漂亮。”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她不喜欢这么漂亮的花。

  “你喜欢,我帮你插。”她坏笑着把花插到他头上,看着他插着满头黄花那滑稽的模样,笑得瞇起眼。

  李三胖见状,笑着摇摇头,走往前面去了,让他们两人去闹。自打初六来了之后,大姑娘虽然常被他气得跳脚,但她脸上的笑容却也比以往多了不少。

  初六睁着眼,看着笑得一脸欢快的她,抬起手指戳了戳她的嘴角,“思思跟花花一样漂亮。”

  “算你有眼光。”高久思把那些花取下,再从衣袖里取出随身带着的一柄木梳,替他把弄乱的头发重新挽起来。

  初六安静的让她梳头挽发,梳好后,他转身直勾勾的盯着高久思瞧,觉得心里头彷佛有虫子在挠着,痒痒的,让他很想做些什么,可他又不知该做什么,只能傻傻的看着她……

  ***

  刚开始高曲氏执意不肯进城看大夫,但在高久思和何嬉接连几天的哄劝下,才终于答应进城一趟。

  身子是她的,高曲氏心里很清楚自个儿的情况,她年事已高,再拖也拖不了多久,看大夫不过是多花银子罢了。

  可见孙女一片孝心,她不忍让她失望,这才答应跟着进城一趟。

  这日一早,高久思与何嬉带着高曲氏坐马车里,由于车里不够宽敞,初六便被赶去与马夫一块坐在前头。

  一路摇摇晃晃进了城,来到医馆,里头仍是挤了满满来求诊的病人,挂了号后,高久思找了个位子扶高曲氏坐下。

  初六这回出来如同上次一样,被高久思警告不准乱说话,所以他一直很乖的闭着嘴,陪她等在一旁。

  约莫等了近一个时辰才轮到他们,高久思和何婶搀扶着脸色苍白的高曲氏进去。

  进去后,高久思才发现这位鼎鼎大名的言大夫竟然十分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岁年纪,面容俊逸温雅。

  言峻望向几人,目光扫过高曲氏和高久思时,隐隐觉得有些面熟,似是在哪见过,在瞥见站在最后头的初六时,不禁微露一抹讶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