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何婶有些顾虑,“这一来一回起码得花两个多时辰,也不知老太太的身子撑不撑得住。”

  “可陈大夫对奶奶的病已束手无策,换个大夫瞧瞧也好,说不得那言大夫能治好奶奶的病。”爷爷过世后,只剩下奶奶与她相依为命,她已经没别的亲人了,但凡有一丝希望,无论如何都想试试。

  何婶略略迟疑了下,“大姑娘,有些话我不知当不当说?”

  “何婶有话直说无妨。”何长旺与何婶看着她长大,她心里早拿他们当自个儿的叔婶看待。

  “老太太已年近七旬,算是高寿了,她如今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她今儿个还同我叨念着你的亲事,说让我去找媒婆,帮你找个好对象,她已不求对方需得入赘咱们老高家,只要将来生下的孩子能有一个继承高家的香火就成了。”

  老太太生病前,便曾找过媒婆,想替大姑娘觅个合适的夫婿,可一般人家哪里肯让自家的儿子入赘,只有那些品性不端、又不成材的人才肯,老太太哪里瞧得上那些人,这事便没了下文。

  而今老太太又再重提,似乎是知道自个儿时日无多了,想趁着还有一口气在,赶紧帮大姑娘把终身大事给办了。

  “这种时候我哪有心情谈婚事。”她是高家唯一的孙女,也一直知道奶奶想替她招赘延续高家的香火,可那些肯入赘的男子没一个好的,奶奶瞧不上,她更看不上眼,婚事才会一直没着落。

  何婶劝道:“这是老太太的心愿,而且我听说这有些病是能用喜气来冲的,说不得你这一成亲,老太太心里高兴了,病也就好了。且老太太现下也不要求对方入赘,只希望 你能嫁个疼惜你的好郎君就够了。”

  闻言,高久思连忙追问:“这冲喜真能冲走奶奶一身病气,让奶奶好起来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成不成?”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只有试过才知道。

  高久思想了想,心一横,“好吧,那就有劳何婶帮我找媒婆,瞧瞧有没有合适的对象。”只要能让奶奶好起来,任何办法她都愿意一试。

  见她答应了,何婶喜道:“那我这就去找媒婆。”临出去时,瞥见初六坐在门口,一直揉着他的鼻子,嘴里哼哼唧唧的,她随口问了句,“初六的鼻子怎么了?”

  高久思瞟一眼初六,面不改色的说:“他自个儿撞着了。”

  何婶走后,初六朝高久思走过来,噘着嘴嘟囔着,“思思,我疼。”他摸着自个儿的鼻子,神情可怜兮兮。

  见他鼻子略略肿了起来,再瞅见他那一脸委屈的神色,高久思眼神掠过一抹心虚,“我去拿药给你擦擦。”她没想到她那一拳会把他的鼻子给打肿,不过委实是他太招人厌,她才会一时没忍住出手这么重。

  说完,她转身进房拿了一只药膏,沾了些替他抹在鼻梁上。

  凉凉的药膏抹在鼻子上,似乎真的消减了些疼痛,初六皱拧的眉毛重新舒展开来,抓着她的手按在鼻子上,咧开嘴朝她露出笑,“思思再多摸摸。”

  她依言再多抹了几下药膏,接着便把那只药膏塞到他手上,“喏,这药膏你拿着,要是疼了就自个儿抹些,过两天就好了。”

  “我要思思帮我抹。”他撒娇的扯着她的衣袖。

  “你自个儿抹,我没那个空闲。”她拽回衣袖,没再理会他,走往奶奶的房间。

  进了房,满头银丝的高曲氏紧阖着眼,也不知是不是身子难受,即使是在睡梦中仍紧蹙着眉,不时的咳个几声。

  高久思不敢惊醒奶奶,站在床榻边默默看着她,半晌后,轻声启口承诺——?

  “奶奶,我很快就会成亲嫁人,您别担心,将来我生下的孩子里,定会有一个继承咱们高家的香火,不会让高家在我这儿断了。”

  一般大户人家,或是达官显贵的姑娘,泰半都被拘在府里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一般市井小民可就没那么多规矩。

  除非是富裕人家,不然家中的女眷都要帮着干活,洗衣洒扫做饭这些都是基本的,有不少人还得出去挣钱,不得不抛头露面。

  有的去市集摆摊,卖些自家种的菜、牲畜、自个儿绣的布,或是些小玩意儿和吃食,有的去大户人家家里当奴婢,有的在各种作坊里做事,像高久思这般亲自掌管着自家铺子的姑娘虽不多见,但整个水云镇里也有七、八个。

  高久思自小就常随爷爷到茶铺里玩耍,来喝茶的客人都知道她是高汉州的宝贝孙女。

  那些年纪大的客人可说是看着她长大,这天,几个四、五十岁的男子来到茶铺喝茶,瞧见送茶过来的高久思,有人忍不住关心的问:“久思啊,听说你奶奶找了媒婆,要帮 你找对象啦。”

  水云镇说大不大,高家找媒婆的事,没两天就有不少人得到消息。

  “听说这回用不着入赘啦?”

  高久思倒也不扭捏,大方的承认,“没错。”

  方大叔随即接腔,“那你看俺家阿牛怎么样?”

  陈大伯立刻回了句,“欸,你家阿牛笨头笨脑的,哪配得上久思这丫头。”

  “咱们阿牛那是老实,他力气大着呢,要是日后久思嫁给他,他能帮着久思干活。”

  “他力气大,脾气也大,三天两头就把人给打伤,久思要是嫁给他,还不被他打啊?”陈大伯毫不顾忌的揭了老友的底,接着提议,“久思,我侄儿长得相貌堂堂,与你最般配, 你要不要考虑考虑他?”

  适才被他揭了底的方大叔当即不客气的反驳道:“你那侄儿好吃懒做又爱逛窑子,哪是良配,嫁给这种人还不如嫁给我家阿牛。”

  “我侄儿成亲后,那些毛病自会改掉……”

  “我家阿牛才最适合久思……”

  见两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高久思连忙出言阻止,“欸,方大叔、陈大伯,你们别争了,他们两人我都不嫁。”

  这时身形富态的小二李三胖跑了过来,“大姑娘,你快去后院瞧瞧。”他在家排行老三,由于身子胖,外头的人才叫他三胖。

  “是初六又犯病了吗?”听他这么说,高久思问了句。

  “不是,他跑去偷摘了隔壁张大婶院子里种的丝瓜花……”李三胖与她一边往后头走去,一边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