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初六眉头一皱,“放肆!本官的手岂是你这奴婢能碰的。”

  高久思翻了个白眼,但想到这回多亏了他的疯病,才吓走那三个登徒子,便也不同他计较。

  她放开他的手臂,好言解释道:“奴婢这是赶着要带大人去乘马车,往下一座县城去巡访民情。”

  “男女授受不亲,你要记住,莫再做出如此轻薄之举。”

  轻薄之举?他这段日子可没对她少做这些轻薄之举。

  高久思咬着牙,为了哄他尽快回马车上,只得点点头,“是,奴婢知道了。”

  初六这才迈开脚步,跟着她上了马车。

  高久思将买来的包子分了两个给马夫吃,自个儿也留了两个,剩下的两个递给初六。

  不料他却一脸嫌弃,“这等低劣的粗食岂能入本官的口,拿别的吃食来。”

  高久思嘴角抽了抽,这包子是他方才自个儿吵着要吃的,这会儿竟变成不堪入口的低劣粗食。“没别的吃食,只有包子,既然大人不肯吃,那就算了。”她收回要给他的那份包子,也不再搭理他,自顾自吃着自个儿的。

  也不知是不是饿得狠了,初六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吃了会儿,高傲的朝她命令道:“拿来。”

  她一时没意会过来,不解的抬眸望向他,“拿什么?”

  他冷哼,“除了包子,这还有别的吃食吗?”

  “可大人不是说那种粗食吃不下吗?”

  他恼羞成怒的呵斥,“谁准你这奴婢这么多话,本官让你拿来,你拿来就是!”

  见他还犯着疯病,她懒得同他争,把包子递给他。

  他接过包子,咬了一口,似是发觉滋味还不错,很快就吃完那两枚包子,意犹未尽的看着她手里那枚吃了一半的包子。

  察觉他垂涎的目光,高久思连忙背转过身,吃着自个儿的包子。

  “我渴了,拿茶水来。”他再命令道。

  她将水囊递过去。

  初六嫌恶的道:“去给本官沏杯热茶。”

  “没热茶,只有这个,你爱喝不喝。”她才懒得理他。

  他不满的怒斥,“大胆奴婢!竟敢这般怠慢我,回去我非让人打你一顿板子不可!”

  “我好怕喔,大人。”高久思装模作样的喊了声。

  见她求饶,他这才略略满意,“还不滚过来给我捶腿。”

  该死的初六,等他恢复,他就死定了!高久思露出一抹让人头皮发麻的冷笑,“大人适才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

  他一脸义正辞严的表示,“你适才亵渎了本官,为了不损本官的清誉,本官不得已只好纳你为妾。”

  闻言,高久思还未咽下的那口包子整个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她错愕的瞠大眼。

  “本官决定要纳你为妾。”他抬起下颚,瞧着她的眼神彷佛是给了莫大的恩赐。

  她紧握着两只手,想狠狠的朝他那张不可一世的脸庞揍去,她高久思此生只为妻,绝不为妾,何况这混帐现下吃她的住她的穿她的,还有脸说要纳她为妾!

  “瞧你高兴得脸都涨红了,本官知你心仪本官许久,先前才会不知羞臊的拽着本官,如今本官成全你的心意,日后你要尽心尽力服侍本官,知道吗?”他浑然没看出她此刻的表情,嘱咐完,径自再命令,“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帮我捶腿?”

  捶腿?她想捶死他的心情都有了!这下她可不愿意再忍了,抬起手,一拳朝他的脸揍去。

  捂着疼痛的鼻子,初六怒吼,“你这奴婢胆敢对我不……”话还未说完,他整个人便厥了过去。

  “哼哼哼,敢叫我捶腿,看我不捶死你。”

  “何婶,我回来了,奶奶呢?”从城里回来,高久思没去铺子,直接回了位于白杨巷的宅子里。

  “大姑娘回来啦,老太太刚喝了汤药,睡着了,今儿个也不知怎么回事,整天都在昏睡,醒来便咳得凶。”何婶身形有些富态,一张脸盘圆圆的,两眼细细长长,笑起来时,眼睛都瞇成缝了,她说完,朝高久思身后瞅了眼,只见捂着鼻子的初六,没见到其它的人,关心的问了句,“你不是进城里去请大夫,大夫没来吗?”

  高久思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有不少人找那位言大夫求诊,言大夫走不开,没办法过来,咱们只能带着奶奶过去,我想这两天便带奶奶进城一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