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言大夫跑一趟就得有多少人在这儿空等,你要是有心求诊,就自个儿将人带过来吧,没事的话让一让,后头还有人在排队等着呢。”那男人丝毫不讲情面,说完摆摆手,示意她让开,让后头的人上前。

  由于病人太多,医馆为了维持秩序,凡来求诊的人,都得先拿支书着号码的木头签,叫到号时才进去求诊。

  没能请到大夫回去,高久思失望的转身离开,这时从里头的诊间走出两名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都是跟在言大夫身边的学徒,这回也跟随言大夫一块从京城返乡。

  其中一名少年不经意抬头,瞥见跟在高久思身后离去的初六,讶异的多看了两眼,“咦,那不是……”

  “怎么了?”走在他身侧的少年见他面露惊讶之色,抬首朝他看的方向投去一眼,却没瞧见什么。

  “没什么,我看错了。”少年摇头,那人可没半点那位少爷张狂跋扈的模样,应是他眼花错认了。

  出了医馆,没能请到言大夫,高久思心情不豫,要上马车时,被初六给拽住了,她回头,见他捂着自个儿的肚子,嘟囔了句,“思思,我饿。”

  她嘱咐他不能说话,所以这一路上他一直很听话地紧闭着嘴,这会儿是真的饿得受不了,才小小声的开了口。

  她瞧了眼天色,约莫午时了,便朝马夫说了声,“王叔,我带初六去买吃食,也顺道帮你带一份回来,劳你在这等等我们。”说完,她带着初六去找吃食。

  ***

  买好吃食,初六迫不及待地捧着个刚出炉的白胖包子吃着,高久思拎着一包包子要走回马车,却不巧被人撞上,手里的包子掉到地上,所幸外头有油纸包着,里头的包子没弄脏,她也懒得计较,弯身捡起包子举步要走。

  没想到对方竟不依不饶,扣着她的手腕不让走。

  “姑娘,你撞着咱们,这就想走啦?”

  她抬眸,望见对面站着三名男子,年纪约莫在二十至二十五、六岁之间,带着轻浮的眼神打量着她。

  她没好气的拍掉拽着她的那只手,“是你们来撞我的,我都还没怪你们,你们倒恶人先告状。”

  “哟,这娘们还挺呛的,我就喜欢这种。”左边下巴有颗黑痣,魁梧高壮的男人勾起嘴角,轻佻的抬手想摸她的脸。

  高久思哪里肯让他得逞,打掉他的手,再狠狠踩他一脚。“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没能请到言大夫跟她回去看奶奶,她心情正不佳,又遇上这几个想占她便宜的登徒子,一时没忍住脾气,扬声斥骂。

  那男人被踩痛了脚,神色狰狞的瞪住她,“哼,不让本大爷碰?本大爷就非碰你不可!”

  他抬手想抓住她,另外两名同伴见状也围上前去,不让她逃走。

  在爷爷过世后,高久思就帮着奶奶照顾茶铺的生意,不同于脾气和善的奶奶,她性子大剌剌,直来直往、恩怨分明,谁敢来欺负她,她绝不会手软,之前就曾打跑几个来闹事的无赖。

  此时面对三个汉子,她心里虽有些惧意,却也没露出怯色,反而狠狠瞪回去,“姑娘我可不是好惹的!”

  “哟,这娘们还真辣,玩起来才够劲!”那三个男人淫笑的朝她动手,不信她一个姑娘家能逃得出他们的魔爪。

  正专心吃着包子的初六抬起头,瞥见竟有人在欺负他的思思,他眼神陡地一变,沉声怒喝,“大胆刁民,竟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地痞们闻言,回头瞧去一眼,只见对方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身上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但浑身透出来的那股子派头和气势,活脱脱就像是公正不阿的青天大老爷,三人一时有些惊疑不定。

  高久思没想到初六竟会在这当头犯了疯病,但发现那几人全都被他的威严样给震住,她灵机一动,索性配合的道:“告诉你们这几个不长眼的,这位可是钦差大人,他这回微服出巡,你们几个竟敢不知死活来调戏我,哼,咱们大人非办你们几个重罪不可。”

  “钦差大人?”三人面面相觑,半信半疑。

  就在高久思着急的想着要如何才能骗住这三人时,初六冷着脸,再次厉声呵斥,“本官奉命代天巡狩,察访民间疾苦,尔等竟不知廉耻,当着本官的面欺辱良家妇女,该当何罪?”

  高久思虽没见过什么大官,但此时瞧见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也不禁觉得那些大官应当就是这模样,头一次觉得他这疯病犯得真好。

  那三人被他那身威势给唬住了,不敢再有怀疑,急忙拜伏在地,连声求饶,“求大人恕罪,适才全是误会,草民不过是同这位姑娘开个玩笑,不是想轻薄这姑娘。”

  “没错、没错,咱们是见这位姑娘可爱,想同这姑娘开玩笑,若是吓着这位姑娘,咱们愿意向姑娘赔罪。”这人说着,朝另一名同伴使了个眼色。

  那人连忙掏出钱袋,数也不数全塞到高久思手上。

  “这些权当给姑娘赔罪,请大人饶恕咱们这一回。”

  高久思见好就收,拿了钱袋看向初六,替他们求情。

  “大人,既然他们知错,不如饶了他们这一回吧。”她只想快点打发这三人,免得届时被他们识破,那可就麻烦了。

  初六沉着张脸,眼神凌厉的望住那几人,把那几人给看得背脊发凉,深恐这位钦差不肯饶过他们,非要将他们下狱治罪,赶紧再磕头求饶。

  “草民以后真的不敢了,求大人开恩,饶了咱们这一回!”

  高久思拚命朝初六使眼色,示意他赶紧离开,别再闹下去。

  也不知他是不是明白了,隔了片刻,方启口道:“既然如此,今次本官就饶你们一回,不过尔等回去需面壁思过一个月。”他一手负在身后,摆出大老爷的架势。

  “草民知道了,多谢大人恕罪。”三人连忙称是,横竖是在自个儿家,有没有面壁思过谁瞧得见,眼下先脱身才是上策,爬起来哈腰鞠躬后,连忙快步离开。

  他们一走,高久思也没敢多待,抬手拽着初六的手臂,要往马车那儿走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