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此生没有别的心愿,只盼着能在有生之年瞧见孙女成亲生子,不让柏家仅剩的唯一根苗就这么断了。

  是的,久思并非是他们夫妇的亲孙女,她的父亲姓柏,生前担任寅州太守,因犯了通敌叛国之罪,在十五年前惨遭满门抄斩。

  他们夫妇在柏家做了二、三十年的活,夫人一直待他们夫妇很好,就在柏家出事前不久,因丈夫腿疾复发,兼之年事已高,夫妇俩遂辞了工,准备要离开柏家,却因此侥幸逃过一劫,没受到柏家的牵连。

  柏家出事那年,久思才两岁,夫人不忍心女儿这么小就跟着他们命丧黄泉,在他们夫妇离开前,央求他们帮她带着女儿逃走。

  柏家不知用什么方法瞒骗过官差,让他们以为这孩子夭折了,他们夫妇俩才能带着久思顺利逃走。

  两人带着孩子,隐姓埋名来到这座临海的小镇,在这里落了脚,安了家,用着柏夫人留给他们的一笔银子开了茶铺。

  他们夫妇无儿无女,把久思当成自个儿的亲孙女抚养,只盼着能让她平平安安、无忧无虑的长大。

  几年前丈夫过世后,就只剩下她们祖孙俩相依为命。

  多年来,她和丈夫一直守着这个秘密,不曾将此事告诉她,毕竟大人犯的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要是被人得知这事,久思也难逃一死。

  原本她打算将这秘密一块带进棺材里,可又不想久思到死都不知自个儿真正的爹娘是谁,所以她盘算着,要不等久思成亲时,再把这个秘密告诉她,也让她知道自个儿真正的身世。

  “思思,我们去放鸟。”初六拽着高久思的手,想让她陪着他一块去后院。

  高久思挥开他的手,“跟你说了,那不是鸟,是蝙蝠,你自个儿去,我还要伺候奶奶吃饭。”

  初六瞟到桌上有碗蛋羹,像个孩子似的,吵着要吃,“我要吃蛋蛋。”

  见他抓起调羹就想舀来吃,高久思拍掉他的手,板起脸孔,“去把蝙蝠放了,再把手洗干净才可以吃,我数三声你还不去放了蝙蝠,今儿个就别想吃蛋羹了。”

  “要吃要吃!我去放鸟。”初六一听,赶紧咚咚咚的将那只蝙蝠拿到后院放了,在井边打水把手洗干净后,再咚咚咚的跑回房里,乖乖坐在桌前等着高久思替他盛饭。

  自去年奶奶生病后,高久思便把早饭端来奶奶的房里陪着她一块吃,初六这段时间也都同她们一块用早饭。

  本来他一个大男人该避嫌,但他痴傻得就如同三岁孩子,高久思和高曲氏都没把他当成男人看待,也就没忌讳。

  高久思替初六盛了碗饭,舀了几勺他爱吃的蛋羹到他碗里,再替他挟了几道菜,初六咧着嘴高兴得埋头吃着饭。

  高久思端起碗来正要吃,忽听一旁的奶奶捂着胸口剧烈的咳了起来,急忙放下碗拍抚着她的胸口。

  “我去厨房端药过来。”

  高曲氏摆摆手,“咳咳咳咳……没事,你吃吧,我去床榻躺躺就好。”她慢慢站起身。

  她知道那些药不过是吊着她的命,却治不好她的病,她只盼着在死神来带走她之前,能看见久思有个好归宿。

  高久思连忙搀扶着她,握着奶奶干瘦的手腕,心中不舍,想着晚点要再去找大夫,请他开些更好的药给奶奶吃,花多少银子都不要紧,只希望能治好奶奶的病。

  扶奶奶躺上床后,高久思也顾不得吃早饭,先去厨房将熬好温着的汤药端过来,喂她服下。

  初六一边扒着饭,一边睁着眼睛看着高久思喂高曲氏喝药。

  “我自个儿来,你快去吃饭。”高曲氏抬手想接过汤药自个儿喝。

  高久思却不肯,一勺一勺吹凉再送进她嘴里。“我还不饿,先喂奶奶喝完药再去吃。”

  平时她要照看茶铺的生意,白天也没多少时间能陪在奶奶身边,有时晚上回来晚了,奶奶已睡下,她只能趁这时候多陪陪奶奶。

  知道孙女的孝心,高曲氏也不再多说什么,服完药后,她有些困倦,轻轻阖上眼歇了。

  替她小心掖好被褥,高久思这才拿着药碗走回桌前。

  刚坐下,就见初六盛了一碗汤,睁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兴匆匆望着她。

  “思思,我喂你喝汤。”

  见奶奶今天精神似乎不太好,高久思心情有些沉重,没耐性再哄着他,“别胡闹了,你自个儿喝。”

  初六旋即改口,“那思思喂我。”

  “你没手没脚吗?还要我喂。”

  “可你喂奶奶……”

  她没好气地道:“你能同奶奶比吗?”奶奶在她心中是最重要的,为她做任何事那都是应该的,“你要是吃完了就自个儿先去铺子,帮三胖哥抹桌子。”茶铺里共有四个伙计,除了何叔和方全,还有两个是在前头跑堂的李三胖与阿禾。

  他委屈的瘪着嘴,“不要,我要等思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