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果然,下一瞬,就见高久思比初六还要张狂的道:“放肆,本尊可是玉皇大帝,见了玉皇大帝不仅不跪下,还想把我拖去砍了?”

  初六愣了愣,“你是玉皇大帝?”他瞇起眼盯着她,俊朗的面容流露出一抹疑惑,接着怒斥,“你骗人!玉皇大帝怎么会是个女子?”

  “蠢货,吾法力无边,能千变万化,有千万个化身,岂是你这肉眼凡胎所能理解,这不过是吾千万个化身中的一个。”

  他被唬得一愣,“是吗?可玉皇大帝是神仙,神仙怎么会跑到人间来?”

  “吾是来视察人间善恶,结果刚下凡,你这昏君便对吾不敬,吾要罚你下十八层地狱!”高久思板起脸孔冷冷道。

  闻言,初六神色惊惶,当即跪地拜伏,“不知玉皇大帝下凡,才会对您不敬,求玉皇大帝开恩。”

  “好吧,见你已经认错,吾就免了你下地狱之罪,改罚你面壁思过,”她凤眼一瞄,指着院子旁的墙壁表示,“你就站在那思过吧,等你真心悔改才能离开。”

  “多谢玉皇大帝。”初六恭敬的起身,走到那面墙壁,盘腿坐下来,诚心诚意的面壁思过。

  “初六这回成了皇帝,我还想着不知大姑娘要怎么收拾他,没想到大姑娘棋高一着,竟扮起了玉皇大帝,生生压了他一头,几句话就摆平了初六。”方全一脸佩服的说道。

  高久思也没谦逊,得意的抬了抬头,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任那小子再狂,也翻不出本姑娘的手掌心。”话虽这么说,但她现下能有办法整治犯了疯病的初六,是因为当初她曾被他给折腾得够呛。

  水云镇临海,每天都有不少渔夫出海捕鱼,回来时,有人会直接在码头那儿卖起鱼来。

  那时她恰好想去码头买些刚捕回来的新鲜鱼货给病重的奶奶补补身子,抄了条近路过去,途中意外发现有人昏倒在岸边,她过去查看,发现那人昏迷不醒,但还有口气在,便喊来附近几个人,将他抬去镇上的医馆。

  大夫替他扎了几针,再灌了些汤药后,翌日,他总算清醒过来,却痴痴傻傻什么都不记得。

  她见他可怜,暂时收留他,不曾想带着他回去后,这人竟犯起了疯病,闹着说自个儿是海里的龙王,要回龙宫去。

  闹腾半晌,担心他真有可能跑回海里去,她干脆拿了木棒毃昏他,等他再醒来,又变成呆呆傻傻的模样,像个孩子似的,无论她上哪,他都紧跟着。

  在他调养的那段期间,每隔几日就会犯病,有回他竟把自个儿当成一头狼,追着她和奶奶想咬,闹了好半天,最后是他自个儿绊了一跤,摔昏过去,等再醒过来,又变回那个三岁幼儿似的痴傻模样。

  虽然他的行为让她很头疼,不过奇怪的是,病重的奶奶在他这么时不时闹上一闹的情况下,病情非但没变严重,反倒精神了些,她遂将他留了下来,本想让他留在家里帮忙照顾奶奶,后来发现他笨手笨脚,压根照顾不来,还要奶奶分神照看他,她只得把这家伙拎来茶铺帮忙做事。

  可这家伙笨死了,怎么教都教不会,反倒越帮越忙,最后她只能让他洗洗抹布、扫扫地,干些简单的活。

  见他安静乖顺的待在院子里面壁思过,高久思轻轻叹息一声,也不知他脑袋有没有复原的一天,大夫说他后脑杓遭受到重创,约莫是伤了脑子,好端端的人才会变成这般。

  他这情况,大夫也束手无策,只说他有可能哪天就恢复了,也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

  “思思、思思,我抓了一只鸟。”一大早,初六带着憨傻的笑容,一路跑向高曲氏的房里。

  正在服侍奶奶用早饭的高久思瞥见他抓在手里的那东西,皱起秀眉,斥了声,“那不是鸟,你打哪抓来的蝙蝠,快拿去扔了,要吃早饭了,去把手洗干净。”

  他俊朗憨傻的面容流露出困惑之色,“可是牠会飞,还有翅膀。”他一抓到这只鸟,便赶着想送给思思。

  坐在桌前用早饭的高曲氏,微笑的温声告诉他,“会飞的不一定都是鸟,像蚊子、苍蝇会飞,也有翅膀,可牠们就不是鸟,你再看牠的身子是不是长得有些像老鼠?这是蝙蝠,一般这种蝙蝠多半都在夜晚才出来,你是在哪抓到的?”她原本圆润的脸庞因为这一年来饱受病痛的折磨,整个人消瘦不少,连下巴都尖了,凹陷的双颊让脸上的皱纹看起来更深刻了些。

  “在后院。”初六老实回答。

  高久思搭腔道:“兴许是昨晚出来时,跟牠的同伴们走散了,你把牠拿到后院放了吧。”

  高曲氏也跟着劝了句,“是啊,初六,以后这种东西别乱抓,万一被咬着了可不好。”看着眼前那张剑眉星目,风姿俊朗的面容,她心中再次感到惋惜。

  怎么就是个傻子呢,若他不是傻子,依他那一表人才的相貌,倒是配得上他们家久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