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夫人诱成亲 >  上一页    下一页


  “哐!”数只碗掉落地上,穿着一袭粗布短衣的年轻男子望着碎碗,俊朗的脸庞流露出一抹惊慌的表情。

  站在灶前,正擀着面皮准备做糕点的何长旺闻声回头瞧了眼,一向好脾气的他也没骂人,只是摇摇头道:“初六,你怎么又把碗摔了,待会儿让大姑娘知道,可又要挨骂了。”大姑娘是已过世的老东家的孙女。

  何长旺在高记茶铺十几年前刚开张时,便到茶铺里做事,那时他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而掌厨的便是这茶铺的老东家高汉州。

  听说老东家以前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厨子,因年事高了,这才辞了工作,带着妻儿和孙女来到水云镇开起茶铺,卖些茶水和糕点。

  他跟在老东家身边帮忙打下手,几年下来,他从老东家那里学得了不少糕点的做法,几年前老东家过世,接管茶铺的老太太高曲氏见他做的糕点滋味不错,便升他做大厨,让他管着厨房。

  这初六则是两个月前被大姑娘从海边救回来,人倒是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没想到却是个傻子,什么事都不记得,也不知道自个儿姓啥叫啥,大姑娘见他可怜,收留他在茶铺里干活。

  可他什么都不会做,让他端茶送水,他能把滚烫的热茶往客人身上淋;让他去劈柴,他能把自个儿给劈伤;让他去洗碗,十来个碗能被他洗破七、八个。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知凡几,大姑娘每天都要被他气上好几回,但见他痴痴傻傻的又没地方去,不忍心撵他走,只好继续留他下来,由于大姑娘是在初六这天捡到他,遂把他叫做初六。

  初六一脸不知所措,蹲下身想把那些碎片捡起来。

  何长旺连忙阻止他,“欸,别捡,当心再割了手。”这傻小子上回为了捡碎片,把手给割了一道口子,流了不少血。

  “思思会骂人。”初六噘着嘴,想将地上的碎片藏起来,不让思思看见。

  刚巧从前头过来的高久思进了厨房,看着地上摔烂的碗,再抬眸瞅见蹲在地上捡着碎片的初六,用不着问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早就严禁他再碰那些碗盘,他竟不听她的话,又摔烂她这么多碗?

  她没好气的张口骂道:“初六,你又把碗盘砸了!你知道你这一砸,砸掉了我多少银子吗?”这一、两个月被他摔烂的碗盘起码有上百个,为了补回足够的杯碗盘子,她前两天才花了一笔银子添购新的。

  “思思不气……”挨了骂,初六站起身,脸上带着委屈,怯怯的抬手拽着她的衣袖。

  刚开始他摆出这副委屈的表情,高久思还会不忍心,可经过这些日子以来,那点不忍心早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搞砸事情给气没了。

  “谁让你碰那些碗盘的?我先前不是让你去洗抹布吗,你拿碗做什么?是嫌被你摔烂的碗盘还不够多吗?”

  “它们放在那里,我想拿过去放好,可一拿起来,它们就滑下去了……”初六可怜兮兮的解释。

  “滑下去?分明是你没拿好,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连个碗都拿不好……”高久思还没说完,就见初六眼神忽地一变——

  “大胆泼妇,竟敢对朕无礼,来人,将她拖下去斩了!”他严厉呵斥,原本呆傻的面容也随之一变,显露威严傲气。

  又来了。高久思翻了个白眼。

  见没人应声,初六瞪向一旁的何长旺,“朕说的话你这狗奴才没听见吗?还不把这泼妇给拖下去!”

  何长旺瞥见大姑娘一脸又气又无奈的表情,忍俊不住噗哧笑了出声。

  “没想到他这回倒是扮起皇帝来了。”这种情形他们不是头一回见到,初六每回癫狂起来都不太一样,有时他会以为自个儿是威风赫赫的将军,有时是哪个王公大臣,有时又是某个得道高僧,还有一回竟扮起戏子,唱起了戏。

  初六闻言,抬起脚冷不防踹了何长旺一脚,生气的咒骂,“你这该死的狗奴才,胆敢嘲笑朕?来人,把这狗奴才一块拖下去砍了!”他说这话时,去柴房拿柴禾的方全正好抱着柴禾进来,他抬手便指向他。

  方全被他一指,一脸莫名其妙。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两人拖出去!”

  方全是茶铺里年纪最小的伙计,今年只有十四岁,正是爱玩的年纪,他虽然不明白原由,但见过初六疯癫起来的模样,多少明白他八成是又犯了疯病,便好玩的配合着起来。

  “是,奴才这就把他们给拖出去。”他嘴巴这般说着,脚下却没移动半步,因为按照往常,自有人会出手收拾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