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如今仔细回想他说那番话的情神,宋忆风觉得那宛如诀别之言,再联想起他先前将那些药方子交给凉玉之事,不由得心下暗惊。

  他不敢告诉妻子,暗中派人去寻找他。

  找了几日无果,他灵光一闪,想起了数日前,陶时先曾向他探询过他妻子埋骨之处,急忙派人去查看。

  撑着最后一口气来到亡妻的长眠之地,陶时先倒卧在墓碑前。

  鬼影之毒无药可解,他所用的方法是以命换命。

  他先施用金针将宋忆风体内的毒素引到某一处,再划开一道伤口,让毒血流出,再佐以驱毒的药物让他服下。

  但这些不足以完全清除那些毒素,他一边继续逼毒,一边以嘴吸吮,将毒血从伤口处吮出,然而那些蓄积了数个月之久的毒血至为歹毒,一沾到便如附骨之蛆,来不及吐掉,便渗入他的体内。

  待为他吸吮完毒血,他的身子几乎要熬不住,他服下事先准备的一味毒药,采以毒攻毒的办法,暂时拖延住了毒发的时间。

  出了乐云庄,他坐上事先雇好的一辆马车,便一路赶来此地。

  他用尽最后的余力抬起手,轻柔的抚摸着妻子的墓碑,脸上那温柔的神情就彷佛他在抚摸的是挚爱的妻子。

  “亚雪,我回来了,我找到鸾凤和鸣珠回来了……可已来不及了,我只愿我们来生能再为夫妻,弥补我这生对你的亏欠……”说完这些,他呕出满嘴的血,他抬起握着鸾凤和鸣珠的手,抹了下唇边的血,轻声的再对着妻子述说。

  “等我,来世……我定不再负你……”轻喃的嗓音如风一般飘散在空气中。

  最后,他依稀彷佛看见了妻子俏生生的身影来迎接他,沾满鲜血的唇瓣含着一抹笑,徐徐闿上双眼。

  他握在手里的那枚黑黝黝的珠子突然散发出一圈光芒,下一瞬,便消失在他手中,宛如追随着他的魂魄一块去了来世。

  其后,宋忆风从派去的人那里得知陶时先死在他妻子坟前,心下一恸,虽然不知他是用了何种办法,却猜得出他定是用自己的命换回他的命。

  思量许久,他决定将此事告诉妻子,并将他是她亲生父亲的事一并告之。

  “你说什么?陶大叔死了?!而且他还是我的亲生父亲?”闻言,陶凉玉震惊得难以置信。她终于找到了母亲盼了许久都盼不回的父亲,可是却在得知这消息时,发现他已经不在人世。

  “为什么会这样?你先前为什么不告诉我,直到他死了你才告诉我这件事,又有何用?”她哭得泣不成声。曾经父亲就在她身边却无法相认,如今她再也没有机会当着他的面喊他一声爹了。

  宋忆风将哭成泪人儿的她拥入怀中,“是他不愿让你知道这件事,要求我暂时隐瞒下来。”

  “他为什么要瞒我?为什么?他难道不愿意认我这个女儿吗?”她悲泣的问。

  “不是,是因为他觉得愧对你们母女,无颜见你。但你要明白,当年他之所以离开你们母女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他遭到了残忍的刑罚,无法再面对你的母亲,他所遭受的痛苦,丝毫不亚于你们母女。”他怜惜的拭着她的泪,将陶时先不愿与她相认的苦处告诉她。

  接着他劝慰道:“凉玉,我们去安葬了他吧,他与你母亲被迫分离多年,不得相守,我们把他们合葬在一起,让他们来生能再为夫妻,以弥补今生之憾。”

  她泪涟涟的点头。

  尾声

  宋忆风解了毒后,仍是将马场送给了孟兆,以答谢他多年来的跟随相助。

  孟兆收下他的这份礼物,准备拐个人同他一块去马场养马。

  他跑去找侍雨,对她说——

  “咱们俩都老大不小了,你这把年纪要嫁个好人家也不容易了,干脆跟了我,凑合凑合一块过日子吧,我呢虽然可能没办法像庄主对待夫人那般,如珠如宝的疼着你宠着你,但我可保证,不会让你捱饿受冻。”

  侍雨考虑了半天后,跑去跟自家夫人禀告这件事。

  陶凉玉很开心的搬出自个儿的首饰,挑了许多件给侍雨当嫁妆。

  “孟大哥为人不错,你跟了他,他不会亏待你,不过这亲事得先在乐云庄办了,你才能跟他去马场。”

  于是她亲自为侍雨操办婚事,把侍雨嫁了出去。

  出嫁那日,两人抱在一块,依依不舍的哭成一团。

  “可惜弄梅不在,否则她要是知道我要嫁人了,定是又嫉妒又为我高兴。”

  陶凉玉替她擦着泪,感伤的应道:“是呀,可惜她不在。”

  不久前丈夫已将弄梅所做之事告诉了她,并对她说:“最后念在她临死之前还顾念着你,我没有杀她,放她离开了。”

  弄梅做下这样的事,要说不怨她是不可能,但她们一块长大,有着这么多年的情分,她终究还是希望她能安好的活下去。

  其后数年,陶凉玉一直未能再怀胎,遂与宋忆风一块收养了数名孤儿,把他们当成亲生的孩子教养。

  又过了十数年,这年的冬天,下起了第一场初雪,她与宋忆风携手漫步在腊梅园里,望见在寒冬中含苞待放的点点嫣红,她温柔含笑的看向走在身畔,厮守了一生的丈夫。

  “相公,多谢你给了我这圆满的一生。”

  他凝视着她,眼中的眷宠深情始终如一,“这一生能得你相伴这么多年,是我最大的福气,来生,你可愿意再与我结为夫妻?”

  她毫不迟疑的答复,“我愿意。”

  此刻雪花纷飞,两人的手牵握得紧紧的,相视而笑,订下来生之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