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两人被绑到宋忆风面前,弄梅的姊姊吓得不停的哭泣求饶,梁平汉却仰起脸,倨傲得丝毫不服输。

  “宋忆风,若非梁家出了梁平成这个勾结外人的蠢货,出卖了我,你也抓不到我,这不是你赢了,我只是败在梁家人的手上。倒是你,在我死了之后,你很快也会跟着来,我也不亏了。”说毕,他傲然的纵声大笑。

  宋忆风先前从陶时先那里得知自个儿尚有五成的机会祛除身上的毒,已无心再去折磨他们,此刻他急着尽快赶回乐云庄见妻子,懒得与他多言。

  “你错了,那鬼影的毒并非无药可解,你自个儿下地狱去吧,恕我不奉陪。”

  说完,他提起手里的刀,一刀了结两人的恩怨,至于弄梅的姊姊在一旁见此情状,吓得两腿发软,昏死过去。

  先前已被带来旁观这一切的弄梅,闭起眼,不忍心看见姊姊被杀死。

  最后,宋忆风提着刀朝弄梅走过来。

  弄梅跪伏在地,朝他磕头求道:“庄主,弄梅临死前想求您一件事。”

  “何事?”

  “求您不要将弄梅所做的事告诉夫人。”她被押过来时,已向孟兆打听过,夫人还不知她所做的事。

  宋忆风毫不留情的一口拒绝,“不可能,回去后我便会将你所做的一切如实告诉凉玉,你的背叛将会使她更加明白人心险恶的道理。”

  “庄主,夫人身上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她的心善,倘若您让她变得冷血无情,不再相信人,失去了善良的心,那就不再是夫人了,您如此钟爱于她,不也正是因为如此吗?”她希望夫人能永远保持着一颗良善的心,别知道她所做的事,她更不愿意让她为她的背叛而伤心悲痛。

  宋忆风沉下脸驳斥,“倘若有朝一日我不在了,无法再护着她,那么我情愿她变得冷血无情,也不愿她因心善而落得凄惨的下场。”

  所求无果,弄梅失望的闭上眼,迎接死亡那一刻的到来。

  宋忆风在距离毒发之日七天前回到乐云庄。

  陶凉玉满脸欢喜的迎接他回来,两人分别数日,有着说不完的话,她叨叨絮絮的向他述说着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庄子里发生的事。

  “……对了,我还让人帮你做了几件春衫,你待会试试合不合穿,这花色和款式,据说是京城里最时兴的呢。”

  “好,待会我就试试。”他面带宠溺的轻抚着她的脸,“我不在的这段时日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在外头风吹日晒雨淋的奔波才辛苦呢。”想到一件事,她兴匆匆去取来一双鞋子,“相公,这是我亲手替你做的鞋子,我帮你试试合不合脚。”她蹲在他脚边替他脱去靴子,套上她做的那双新鞋子,见大小很合适,高兴得抬起头来,“你走走看好不好穿?”

  他依言站起身,走了几步,踱回她身边笑道:“挺好穿的,就这么穿着吧,别换了。”

  “好。”见他喜欢,她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清艳的脸上盈满了笑意。

  “凉玉……”宋忆风轻唤她一声,想将他中毒之事告诉她,话到嘴边却又不忍心了。

  “嗯,什么事?”

  他改口道:“我不在的这段时日,庄子里的事你处理得很好。”他眷恋的牵握着她的手。

  听见他的嘉许,她心中欢喜,笑得眼眸弯弯,接着想起一件事,“对了,还有一件事,陶大叔日前给了我好多珍贵的药方子,叫我收起来。”

  “他给你,你收下无妨。”

  “可他救了我一命,我都还未报答他,他又送给我那么多的药方子,让我很过意不去。”

  “我想他这是想答谢你将鸾凤和鸣珠割爱给他,你不收下他才要生气。”岳父应当是想留些东西给女儿,但他身上又别无其它的物品,这才想留下药方子给她。

  以他的医术,这些出自他之手的药方子,其价值有多珍贵可想而知。

  “陶大叔也是这般说的,他这几天总算没再整日把自个儿关在屋子里,每天晌午都会让我陪着他在花园里逛一会儿,所以这几天他的气色好了些,眉间的愁郁似乎也稍稍舒解开了些。”对这位同宗的长辈,陶凉玉是打心里感激又尊敬,且对他,她总有股莫名的亲切感。

  “那就好,晚点我再过去看看他。”望着妻子此刻无忧无愁的脸庞,宋忆风希望她能永远都这般。他不想让那些残忍的事情污了她的眼、她的耳,可有些事情的真相,她终究还是得知道。

  他不想让她一无所知,等到事情发生时,再像前世那般措手不及。

  他挥手让侍雨等几个婢女都退下去,迟疑了片刻开口道:“凉玉,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是什么事?”他此刻严肃的神情让陶凉玉有些紧张的想起,上一回他也是这般,外出多日回来后,就忽然变了一个人,对她异常严苛。

  “我……中了毒。”仅仅只是这几个字,却让他无比艰难的才说了出来。

  “……中毒?”陶凉玉愣了愣,一时间彷佛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好半晌后才醒悟过来,惊叫出声,“你中了什么毒?!”

  “是一种出自大内,名叫鬼影的毒。”

  光听这名字就觉得很不祥,陶凉玉整个人都慌了,“那要不要紧?可给大夫看过了?”想到什么,她焦急的拽着他,“对了,陶大叔就是大夫,咱们快去让他瞧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