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之前宋忆风手下的人探查到梁平成与梁平汉素来不合,日前又因为他看上了一个姑娘想纳为妾,结果竟被梁平汉给抢了,两人发生龃龉,最后闹得不可开交,更让梁平成对这弟弟怀恨于心。

  他前几日藉由此事搭上了梁平成,试探之下发现他颇有野心,想取弟弟而代之,于是便相约今日在此,商讨助他夺下云龙堡大权之事。

  那老鸨先前早得了交代,一听孟兆这般说,便知两人是梁平成在等的贵客,于是便领着两人走上二楼的一处隐密的雅室。

  “两位爷,芊梦就在这里头。”她推开房门,领两人进去,再掀起内间的珠帘,来到内室,看向正搂着美人喝酒的一名体态肥胖、约莫三十许的男子,恭敬的说道:“爷,您等的客人来了。”

  “你先下去,吩咐他们送些好酒好菜上来。”梁平成挥手,让怀里的美人跟着老鸨一块出去,接着他起身相迎,“孟兄,你身边这位莫非就是宋庄主?”

  “没错。”孟兆颔首,为两人做介绍,“庄主,这位就是云龙堡梁三爷。”这梁平成在梁家兄弟里排行老三,故而外人敬称他一声三爷。

  “宋庄主,久仰久仰。”梁平成神色热切的开口。

  宋忆风俊朗的脸上也露出一脸殷切之色,“梁三爷幸会,在下听说云龙堡有位梁三爷是个驯马好手,再顽劣的马一到梁三爷手里,都温驯得宛如家犬,早就有意想拜会。”

  对于他的奉承,梁平成颇为受用,开怀大笑,笑得下巴那层肉都抖动起来,“哎,这都是外面的人过奖了,让宋庄主见笑了,来,咱们坐下再说。”

  两人又互相吹捧了会儿,这才进入正题。

  “孟兄先前同我说,宋庄主有办法能助我夺得云龙堡的当家之位,不知有何高见?”梁平成先前与孟兆已就这问题约略的谈过,故而此番倒也没有多加遮掩。

  “高见不敢当,在下只知道阻挡三爷你登上云龙堡当家位置的只有一人,只要这人不在了,以三爷之能,这当家之位何愁不落入你手中。”

  梁平成意有所指的道:“我这位四弟可不是个寻常人,他平常进出,身边随时有数名武功高强的随扈保护着他。”

  “在下身边有几位身手不错的兄弟,倘若三爷有需要,倒是可以借给三爷使唤,并且在下另有一计,可以调虎离山,将之诱往别处。”

  “哦,敢问是何计?”梁平成颇感兴趣的问。

  “若是听闻天翔商会的东家,打算亲自率人来抢夺云龙堡在花鼓山刚寻到的那处矿场,你说他会如何?”

  “天翔商会这么做可是越过界了。”梁平成那张臃肿的脸皱了起来。

  “这花鼓山位于南、北方交界之处,这么大一块肥肉,天翔商会哪会任由云龙堡一家独吞,不过三爷对此事倒也不必太较真,此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梁平成一愣后,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让我故意放出这假消息来诱他外出?”

  宋忆风赞许的颔首,“梁三爷果然是个明白人。”

  “宋庄主过奖了,比起你来可还差远了。”梁平成笑了笑,接着问道:“我与宋庄主虽说一见投缘,但此前素未谋面,倒是不知宋庄主为何要这般帮我?”他可不是蠢人,对方不仅借人又替他出谋划策,决计不会平白无故的帮他,定是另有所图。

  宋忆风豪爽一笑,朗声说道:“不瞒三爷,我和三爷一样与梁平汉有仇,助三爷除掉他,无疑是在帮我自个儿报仇,又能结交你这位朋友,你说这事我何乐而不为?”

  “你与他有什么仇?”梁平成好奇的问。

  “他买通了我庄子里的一个婢女,意图对我下毒,你说这仇该不该报?”

  “竟有这事?”梁平成有些讶异,继而想到世人常拿他四弟来和宋忆风相提并论,但泰半的人皆认为他不如白手起家、一手创建乐云庄的宋忆风,因此他一直视宋忆风为眼中钉,会想除掉他倒也不是不可能。

  两人既有共同的敌人,那么一切就好谈了,梁平成已有几分相信宋忆风确实是有心想要与他合作,试探的询问他,“那么宋庄主可还有其它的要求?”

  宋忆风为让梁平成完全信任他,遂道:“若是此事成功,还望梁三爷送我十匹好马,你知道我的马场里最缺的就是配种的良马。”

  梁平成一口答应下来,“这不成问题,事成之后十匹骏马我立即差人送去给宋庄主。”云龙堡的马场经营数代之久,培育出来的良驹无数,仅凭十匹马,宋忆风就想让乐云庄的马场赶上云龙堡的马场,可没那么容易,因此他毫不考虑的就答应了。

  接下来两人再商谈一些细节,合作之事就此成定局。

  第十章

  接下来宋忆风亲自坐镇指挥,并派出数名心腹协助梁平成布局,待一切都准备周全,他们抛出天翔商会这个诱饵来。

  宋忆风让手下一批人手假扮成天翔商会的人,其中孟兆的身形与天翔商会的东家相仿,遂乔装成他,连续几天在花鼓山一带出没,梁平汉果然中计,带着随从前来探查。

  孟兆趁机率人伏击了他,杀了他身边的随扈,生擒了梁平汉。

  其后,梁平成也将他的通房丫头,也就是弄梅的姊姊打昏悄悄弄了出来,交给宋忆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