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两人逛了一圈,准备要往回走时,陶凉玉戴在颈子上那枚由弄梅为她绣制的锦囊忽然掉了下来。

  她没发现,侍雨看见了,急忙捡起来递还给她。

  “夫人,您的珠子掉了。”前两日庄主将这珠子还给夫人之后,她便又再将之装入这枚锦囊里戴在身上。

  “噫,怎么会掉了?”陶凉玉有些讶异,她一直都将这装了珠子的锦囊塞进衣襟里头,没道理会掉出来呀。

  她接过锦囊,想重新戴上时,发现连接着锦囊的红绳断了,暂时没办法再挂上,准备收起来时,那珠子却滚落地上,一路滚到陶时先的脚边。

  陶时先弯腰捡起来,低头看了眼,见它黑漆漆的十分陈旧,交还给她时,随口问了句,“这是什么珠子,让夫人这么珍惜?”从她随身佩戴,便可见她对此珠的重视。

  陶凉玉没有瞒他,答道:“这是相公送我的鸾凤和鸣珠,传说拥有这珠子的人,夫妻之间便能鸾凤和鸣、白首同心,不过也不知这传说是不是真的。”她所珍视的是相公对她的这番心意。

  听见“鸾凤和鸣珠”这几个字时,陶时先脸色愀变,这珠子的传说他也曾听闻过,为此他曾寻觅多年,想藉此来实现自己的愿望,没想到这传说中的珠子竟然落在女儿的手里。

  他眼神激动的望着女儿手上那颗黑黝黝镶着一圈模糊白纹、毫无光华的珠子。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想取过那颗珠子,但手指在碰触到女儿的手时,整个清醒过来,急忙缩回手。

  见状,陶凉玉不以为意的说道:“陶大叔是不是想看,喏,给您瞅瞅。”她将那珠子搁到他手上。

  陶时先惊讶的看向女儿,见她脸上绽开一抹娇憨的微笑,他心口一阵炽烫,急忙低头看向那珠子,掩饰翻涌的心绪。

  鸾凤和鸣珠、鸾凤和鸣珠,相传此珠能实现人的心愿,帮助夫妻永结白首、琴瑟和鸣,只不过在它实现愿望时,需要付出代价。

  他陡然思及,这珠子如今落在女儿手中,莫非她日前小产,导致日后子嗣艰难、怀胎不易,便是所要付出的代价?!

  夜里,下人和药童都已离开小院,只有陶时先一人独自坐在桌前默然凝思。

  初春的夜里,长夜漫漫,他回忆起年少时与妻子那段恩爱美好的日子。

  他自幼跟随身为太医的父亲钻研医术,从而习得一身精湛的医术,不少人夸他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他在年方二十一岁时,便成为太医院里最年轻的太医。

  后来太后罹患绝症,整个太医院里皆无人能治,却被他治好了,皇上与后宫的后妃们对他更加倚重。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迎娶青梅竹马的妻子进门,夫妻俩夫唱妇随,在他忙碌时,妻子替他整理药材、抄录配方,妻子性子温婉柔顺,两人从未争吵过,两年后,女儿出世,一家三口幸福而美满。

  哪里知道一日祸从天降,在女儿三岁时,他卷入朝中政争,皇上震怒的斩杀了数名大臣,轮到他时,说念在他过往的功劳,赦他死罪,但却判了他宫刑。

  那对他而言比死还要残酷。

  他受刑后,昏迷不醒,被妻子带离了京城,去到一处无人相识的村落里安居。

  可他终究无颜再面对妻子,留书离去。

  他早年曾听闻鸾凤和鸣珠与百年好合璧的传说,绝望之余,不禁想觅得其中一物,让自个儿残疾的身子能复原,再与妻子重续前缘。

  哪里料想到他寻寻觅觅多年一直无果,妻子盼不到他回去,就这样撒手而去,天人永隔,让他抱憾终生。

  更让他料想不到的是,他寻觅之物就在女儿的手中。

  回忆着这一切,陶时先悲从中来,泪湿衣襟。

  独坐一夜,当黎明的第一道晨曦照进屋里时,他做下了一个决定。

  在下人过来时,他吩咐下人去请来宋忆风。

  “岳父找我不知有何事?”宋忆风很快来到小院。

  “我已想到一个办法能祛除你身上的毒。”此时陶时先脸上的神情无悲无喜,一片平静。

  宋忆风俊朗的脸上登时露出喜色,“当真?”

  “但此法并非万无一失,我只有五成的把握,你可愿一试?”

  宋忆风没有多加考虑,便颔首答道:“既有一半的机会,我愿一试。”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陶时先看向他,提出一个要求。

  “岳父请说。”

  “我要鸾凤和鸣珠。”

  闻言,宋忆风先是一讶,接着面露难色,“此珠我已送给凉玉,它如今在凉玉手上。”他先前从她那里取走,日前又再归还给她,如今又要再拿走,对她无法交代。

  “我知道在凉玉手上,你去劝她将珠子交给我,我替你解毒,还她一个完好的丈夫,如此一来,你们也不再需要这鸾凤和鸣珠了。”这件事他不好亲自向女儿开口,才转而找上他。

  宋忆风有些不解,“岳父为何想要这颗珠子?”陶时先的妻子已病逝多年,如今他再要这颗珠子也无济于事,无法挽回什么了。

  陶时先不肯多言,只道:“我自有用处。”为了劝他交出珠子,他再说道:“你要知道,倘若你的毒解不了,凉玉拿着那颗珠子也毫无用处,然而若是你的毒解了,那么那颗珠子对你们也无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