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见她困了,宋忆风揉抚着她的背,哄道:“没事,你睡吧。”不久前孟兆已审完了厨房的那丫鬟,依他所言,下毒之人并非那丫鬟。

  既不是她,便是弄梅最可疑了,这会儿孟兆已暗中将她提去审问,以孟兆的手段,结果应该很快就可以得知。

  他默默躺在床榻上陪着妻子,一边静候着孟兆审问的结果。

  陶凉玉已在他怀里熟睡,他轻抚着她的脸,委实不希望下毒之人是与她相伴多年的弄梅,但就她适才所言,他几乎已可断定,那毒八九不离十是弄梅所下。

  他此刻考虑的是,届时究竟该不该坦白告诉她此事。

  她与弄梅情同姊妹,且此时她身子尚未复原,若得知实情,她会不会受不了这打击?

  半个时辰后,房门外传来了孟兆的声音。

  “庄主,有结果了。”

  宋忆风悄悄起身,替妻子掖好被褥后,轻声出了房门。

  “如何?”

  “是她。”孟兆仅说了两个字。

  “她在哪里?”宋忆风眼神如暴雪般冰冷。

  “还在地牢里。”

  宋忆风朝地牢走去,孟兆跟在后头。

  第九章

  听到脚步声一步一步接近,弄梅瑟缩的蜷缩起身子,平素沉稳清秀的脸庞此刻面露一抹惊惧。

  待看见一双锦靴出现在她低垂的视线里,她身子轻轻一颤,头垂得更低,不敢抬起来。

  “把头抬起来。”那嗓音冻如寒霜。

  她整个人跪伏在地上,颤着唇道:“弄梅无颜面对庄主。”

  看见这个在前生害得他暴亡猝死,让凉玉遭受到那般悲惨下场的罪魁祸首,宋忆风狂怒的狠狠踹踢她,厉声叱骂。

  “你对不起的人不仅仅只有我,还有对你信任有加、待你情同姊妹的凉玉,我们夫妻俩哪里亏待你了,让你不惜背叛我们,做出这种事来?!当初你差点被人牙子卖进青楼,是凉玉非要我买下你,你才没沦落风尘,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竟吃里扒外,勾结外人对我下毒,你还有何话可说!”

  弄梅被他重重踹得呕出一大口血,她爬起来再跪趴在地上,没有辩解,俯首认罪,“弄梅自知有罪,无话可说,请庄主治罪。”

  “你以为一句无话可说,就能够将你所做的事给揭过去吗?”他暴戾的揪住她的头发,迫她仰起了脸,“是谁命你对我下毒?”

  她没有回答,只道:“是弄梅一时财迷心窍,犯下了错事,请庄主杀了奴婢,奴婢甘愿受罚领罪。”

  “你纵使有十条贱命也抵偿不了这事!”见她不怕死,分明是想护着某个人,宋忆风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你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你,因为我要让你亲眼见到你姊姊是如何被我碎尸万段。”

  闻言,她骇然惊呼,“不,这事与我姊姊无关,求庄主不要伤害她。”

  宋忆风狠戾的嗓音犹如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向她,“她身为梁平汉的通房丫头,此事岂会与她无关,梁平汉透过她来收买你对我下毒,我不仅要杀了她,我也饶不了梁平汉,至于你,我会让你亲眼目睹这两人的下场。”

  “不,庄主,您饶了我姊姊,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与她无关,求您饶了她!”

  弄梅再也无法冷静,抱住他的脚哀求。

  她姊姊也只是个可怜的女子,在梁平汉众多的妻妾里,身为通房丫头的她地位是最低贱的,为了争宠,博得梁平汉的欢心,她每日都要与那些妻妾勾心斗角。

  半年多前,她陪夫人去上香时,两人在寺庙里意外重逢,姊姊在得知她竟成为乐云庄庄主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时,是那样地替她高兴。

  然而后来姊姊再来找她时,却是带着满身的伤,她见了心痛不已。

  “姊姊,你别再回那里,我去求夫人收留姊姊,你跟我回去。”

  “不,我不能同你回去,我还要回云龙堡,妹妹,只要你答应帮我一个忙,以后姊姊就能得到堡主的欢心,不会再被人欺负了。”

  “什么忙?”

  “你把这药粉分三次加在宋忆风的饮食里。”

  “这是什么?”她接着一惊,“难道是毒药?”

  “不是毒药,它只是让人服用了会精神不济,要不了他的命。”

  “姊姊为何要这么做?这些年来庄主他待我很好,我不能这样害他。”

  “乐云庄这些年扩展得太快,让堡主瞧着生气,所以才想给他一点教训,服食了这个死不了的,你相信姊姊,你也希望姊姊过得好是不是,你帮了我这一次,堡主他就会对我另眼相待,说不得还有可能将我抬为侍妾。”姊姊紧握着她的手,满脸希冀的求着她。

  她想起幼年时,双亲不幸早逝,家里只剩她们两姊妹相依为命,常常穷得揭不开锅,可姊姊一有吃的就先留给她吃,有人欺负年幼的她,姊姊知道后更是要跟人拚命似的护着她。

  因此她委实无法狠心拒绝她,向她再一次确定,“姊姊,这真的不是毒药吗?”

  “绝不是,我发誓,何况你就在乐云庄里做事,姊姊怎么可能害你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