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你是谁……”宋忆辰隐约觉得这声音很耳熟,瞠大昏茫的双眼想看清楚他的面容,但他此刻欲火中烧,又发泄不得,下腹胀硬得疼痛,无法挣开他的箝制,他朝宋忆风又捶又打,咒骂道:“快放开大爷,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胆敢阻挠我的好事,我让人杀了你!”

  “你这畜牲做下这等无耻之事,还想杀了我?”宋忆风震怒的抬脚狠狠踹开他,吩咐下人,“将他给我绑起来。”

  一旁跟着进来的陶凉玉,见此情景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有想到平素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宋忆辰,竟会做出这种事来。

  瞟见欢姨娘衣衫不整的缩在床榻上嘤嘤啜泣,她走过去,拉起被褥替她盖上,一边温言安抚她,“好了,没事了。”

  俞欢抱着她哭诉,“姊姊,方才吓死我了,我没想到二爷竟会对我做出这种事来,这以后我还有什么颜面再见人。”

  “没事了,你不要怕,这事是二爷的错,与你无关。”她轻拍着她的背劝哄。

  俞欢将脸埋进她怀里,哭得悲悲切切的,“是我的错,二爷说我长得太妖媚,勾得他心痒难耐,这才……全是我的错……”

  待下人将宋忆辰给绑了出去,宋忆风走过来,朝俞欢吩咐了句,“你受了惊吓,好好歇着。”接着便看向陶凉玉说道:“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她跟着他来到外头,见他沉着眉望住她,那眼神颇有深意,她被他看得有些不明所以,“相公想跟我说什么?”

  “你难道忘了欢姨娘先前是怎么对你的吗?”

  她怔了怔,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困惑的轻摇螓首。

  “既没忘,你方才在做什么?”他质问。

  “她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我安慰她有何不对?”她不解的问。

  “难道你不恨她吗?”他气恼她为何对待敌人也是这般心软。

  她呐呐的答道:“我……怨,可是,你宠爱她又不是她的错。”

  “你的意思是我的错?”他眼神危险的眯起。

  她被他那眼神看得背脊凉飕飕的,“我……”她微微一滞之后,想了想,接着说出自个儿的想法,“这就像一个人原本很喜欢吃馒头,可是他后来吃厌了,改为喜欢吃包子,我想这种事情也不能说是他的错。若是想让他再次喜欢吃馒头,就得把馒头做得更加好吃。”所以她努力的依照他的要求,学着打理庄子,学着算帐,想让自个儿变成一个有用的人,迎合他的期盼。

  听见她拿馒头包子来做比喻,宋忆风既好气又感动,“我一再告诫你人心难测,你一直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他想让她学的是,对人要有防备之心,她至今还没了悟这个道理。

  “我有记着。”她嗫嚅的道。

  宋忆风叹了口气,放缓了口气,“不只是要记着,你回去好好想想。”他看向侍雨与弄梅,吩咐她们送她回去。

  接着他再交代了个下人,去让厨房做几道酸甜的菜给她送过去。前生她怀孕时,就偏爱吃酸酸甜甜的菜。

  抬首望了眼当空的明月,宋忆风按着左胸,他这一生怕是无缘看见自个儿的孩子出世了,但他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们母子,让他们在他死后,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俞欢披了件枣红色的斗篷踱了出来,妖娆妩媚的俏颜上有着一抹凉凉的笑意。

  “宋庄主,我这算是大功告成了吧。”

  他回头睐向她,“没错,晚点我便会把当初许诺的银子送上,你随时可以离开。”

  “哎,在这里好吃好住,还有人给我逗趣解闷,倒让我舍不得走了。”她抬起皓白的玉手搭上他的肩,似真似假的笑道。

  他拨开她的手,抬眉回道:“你若还想再待下去也无妨,行为不检的小妾,只能被打入柴房里。”

  俞欢朝他胸膛捶了一拳,抱怨着,“啧,你可真无情,我可是听了你的指使才去引诱宋忆辰,还骗他服下催情药。”

  对这件事,宋忆风倒是不吝赞许她,而且大方的表示,“这件事你做得很好,当初我们谈好的数目我会再多加两成给你,还有你近日得到的那些首饰和新衣裳也全都任你带走。”

  “那我可要多谢宋庄主了。”俞欢眼里闪过一丝遗憾,这人是真不想她再留下来,真可惜。

  宋忆风没再多留,掉头离开。

  不久,孟兆送了一迭银票过来给她。俞欢在江湖上是顶顶有名的蛇蝎美人,为人亦正亦邪,行踪不定,前一阵子恰巧被他给遇上,刚好宋忆风正想寻觅一个小妾的人选,替他除掉李昭宜与宋忆辰,他遂将她介绍给他。

  这两人一见面,俞欢在听了宋忆风的计划后,便兴致勃勃的答应下来。

  俞欢接过那迭银票,数也没数径自塞进衣襟里,托着腮颊问出心中的疑惑。

  “哎,孟兆,你说这宋忆风究竟想做什么?他先是找来我这个小妾进门来气自个儿的妻子,接着设计搞疯自个儿的妹子,然后再使计搞臭自个儿的弟弟,这是为什么?”

  孟兆抱着剑,一脸的莫测高深,“他这么做自有他的用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