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夫人若是真的失宠,庄主又岂会逼着她去了解咱们乐云庄的各项买卖?你想想,对一个失宠的人,还有必要这般委以重任吗?”方九暗示他。

  “可庄主确实颇宠爱那个欢姨娘,这是众人所见,在此以前,庄主对夫人素来呵宠,从不曾说过重话,可自打欢姨娘进门后,庄主便屡屡对夫人疾言厉色。”

  “庄主究竟在想什么我也摸不清,不过你听我的准没错,夫人的地位绝不会因此有所动摇,将来乐云庄的买卖,庄主定会让夫人参与其中。以后有机会,你多指点指点夫人,对你有好处的。”

  马清其一直记着陶凉玉日前之恩,听方九这么说,立刻表示,“倘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好了,我必定尽心尽力,将我所知传授给夫人。”

  见他受教,方九微笑颔首,这时宋忆风与陶凉玉先后进来。

  众人起身见礼,宋忆风抬手让众人坐下,面露朗笑,高声说道:“这次宴请各位兄弟,是为了犒赏各位一年来的辛劳,其它的我也不多说了,请大家尽管放开肚皮,大口吃、大口喝,不醉不归。”

  “多谢庄主。”众人大笑着回应。今年的花红已派了下去,比去年还要更加丰厚,因此众人此刻心情皆不错。

  坐下后,宋忆风扫视席上一眼,见其中空了个位置,问道:“忆辰怎么还没来?”

  席次被安排在宋忆辰隔壁的李长发出声说道:“他来了,先前说是要去解个手,这一去就没再回来,也不知是怎么了?要不要找个人去瞧瞧,该不会是摔进茅坑里了?”他这话只是玩笑。

  众人闻言哄然大笑。

  宋忆风也满脸笑意,差了个下人过去查看,接着宣布道:“不等他了,开席吧。”

  坐在他身侧的陶凉玉怔怔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他面对外人时,仍如过去一样那般豪迈爽朗的笑着,可面对她时,神情却是漠然疏离。

  没了宠爱,他就连笑容都吝于给她。

  婢女们捧着一道道美味的佳肴进来,她垂目望着桌上的菜肴,丝毫没有胃口,腹部涌起一抹恶心的感觉,她急忙拿起手绢捂住嘴。

  “怎么了?”宋忆风留意到她的异状,出声询问。

  “我没什么胃口。”

  “可是哪里不适?”宋忆风话才刚说完,陡然思及一件事,算算时间,这会儿她应当是……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他先是一喜,顷刻面色又沉了下来。

  前生这孩子没来得及出生,便被李昭宜用毒药将他害死,今生李昭宜虽已疯癫,但为免万一,他决定要尽快处置了她。

  “只是有点惫懒而已,没什么事。”她轻轻摇首。

  他一时没忍住,握住她的手,发觉她的手很冷,不由得包覆着她的双手,替她搓揉取暖,一边轻斥侍立在她身旁的侍雨和弄梅,“夫人手这么冷,怎么没拿袖炉让她煨着?”

  陶凉玉替两人解释,“不怪她们,是我不想拿的。”她胸口突然有些酸酸胀胀的,他有多久没这般关心呵疼她了?

  “天冷,要多留意身子。”宋忆风叮嘱了句,待她的手暖了起来,便收回了手。

  不久,被派去寻宋忆辰的下人神色匆促的回来了。

  “庄主……”

  “没找到忆辰吗?”宋忆风抬头问。

  “二爷他、他……”那下人面有难色,一副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如实禀告的表情。

  “有话就直说,为何吞吞吐吐的?”宋忆风斥道。

  “奴才找遍了茅厕也没找着二爷,后来是见着了欢姨娘身边的一个丫鬟,这才知道二爷竟然是在欢姨娘那儿。”他一口气说完后,便急忙垂下头。

  “他不来大堂去欢姨娘那里做什么?”宋忆风沉下脸问。

  “那丫鬟说、说二爷他、他……总之请庄主过去一趟便知道了。”这下人说得隐晦,有些话不敢直说出来。

  从下人那里听出了什么,宋忆风脸色铁青,站起身往外走。

  陶凉玉一愣,也急忙跟了过去。

  席上的众人面面相顾,从方才那下人所说的话里,有些人已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事情,不过这时没人敢议论,毕竟这是宋忆风自个儿的家务事。

  宋忆风进到欢姨娘所住的跨院,听见房里头传来欢姨娘的惊叫声——

  “二爷,您别这样,我可是您的嫂子呀……”

  他一脚踹开房门,看见宋忆辰正抓着欢姨娘,将她强压在床榻上,粗暴的撕扯着她的衣物。

  “二爷,求您放了我……”俞欢衣衫凌乱的推搡着他哭求。

  宋忆风大步过去,怒声喝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庄主、庄主,快救我,二爷他想玷辱我!”俞欢吓得花容失色的呼救。

  宋忆风一把提起宋忆辰的衣领,将他摔向地面,接着再一脚重重踩住他的胸口,怒斥,“你这畜牲!”

  “你做什么,滚,别妨碍爷的好事。”宋忆辰怒拍着他的脚想起身,他双眼通红,神智昏乱,理智被欲火烧得半点不存,认不清人,下身高举的硬挺之物肿痛得令他难受,急着想要发泄。

  “在我面前你还敢放肆!”宋忆风揪起他的衣襟,狠狠朝他甩去一巴掌,怒不可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