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宋忆风眸光深沉的质疑道:“那俞欢为何要那般说他,难道这些全是她平空捏造的?”

  “就是呀,姊姊,这无缘无故的我为何要害他?”俞欢抹了抹泪,一脸不平的质问。

  陶凉玉蹙眉,也觉得她似乎没有理由陷害马管事,想了想,猜测的说道:“这……欢姨娘当时不知怎地,兴许是突然绊到什么,这才摔向马管事怀里,让她误解了马管事。”

  俞欢闻言,偎入宋忆风怀里,楚楚可怜的哭诉,“庄主,我真的没有骗您,我不知道姊姊为何要这么袒护他。”

  陶凉玉急道,“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马管事是真的没有轻薄欢姨娘。”

  马清其感激的看向她。已说到这分上,他知道这会儿自个儿再怎么辩解都没用,相不相信全凭乎庄主一心。

  俞欢不满的责问:“姊姊,难道你是指我在撒谎吗?”

  “我没这么说,但当时我确实没看见马管事轻薄你,是你自个儿跌向他的。”

  俞欢宛如遭受了不白之冤,委屈的说道:“我知道庄主纳我为妾,令姊姊很不高兴,认为是我夺走了庄主对姊姊的宠爱,可您怎么能这么说呢,事关我的名节,我岂会空口胡说,更何况我与马管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诬赖他?姊姊,咱们共事一夫,怎么说都是自己人,您可不能胳臂往外弯,帮着外人,却不帮我。”

  见她竟说自己是因嫉妒而刻意扭曲事实,偏帮马管事,陶凉玉又急又气的辩解,“我没有因为这样就故意撒谎帮着马管事,我说的是亲眼看见的事实,侍雨和弄梅她们也瞧见了。”

  跟在她身后的侍雨急忙开口为她证明,“庄主,夫人说得没错,当时奴婢们确实看见了事情就像夫人所说这般,夫人没有骗您。”

  宋忆风目光凛锐的望住陶凉玉,“那你说这好端端的,俞欢为何要诬赖马管事?拿自个儿的名节来诬指他,对她又有何好处?”

  陶凉玉说不出原因来,急得脸都红了,“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当时马管事是真的没有轻薄欢姨娘,相公,你知道我从不撒谎的。”

  俞欢也不示弱的挽着他的手臂,娇柔的表示,“庄主,我也没有骗您。”

  宋忆风轻拍着她的手,温声安抚着她,“你放心,这事我会替你作主,不会让你受委屈。”

  见他竟不相信她的话,而相信欢姨娘所说,陶凉玉气愤又失望,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相公,您不能因为宠爱欢姨娘,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责罚马管事,他真的是冤枉的。”

  宋忆风抬起眼冷锐的望向她,“你认为我不分青红皂白?”

  她握着拳头,神色激动,“你只听信欢姨娘一人所说,却不相信我们这么多人所说的话,这难道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吗?”

  宋忆风冷冷开口,“俗话说三人成虎,可见就算是人多也未必可尽信,我只相信俞欢没有理由诬陷马管事,而你却有理由诬陷俞欢。”

  陶凉玉受不了他这样的指责,“我没有,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没错,你纳她为妾我确实是很伤心难过,可是没有想过要害她,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若我方才有一句虚言,就教我不得好死。”

  一旁的马清其没想到因为自个儿的事,竟连累为他澄清的夫人也被拖下水,遭到庄主的怀疑,他心里极是过意不去,但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宋忆风沉默不语,这时书斋里的气氛凝重得令其它人也不敢再擅自出声。

  陶凉玉眼眶泛红,心如针扎,倔强的忍着泪,不敢在这时候哭出来。她恼他相信欢姨娘却不信她,她恼他竟怀疑她想藉此陷害欢姨娘,他们相识这么多年,她的为人和品性如何,他该比任何人都还清楚,怎么能这么怀疑她?

  难道他对她的宠爱没了,就连信任也没了吗?

  好半晌后,宋忆风才终于出了声,他轻轻拍了拍俞欢,哄劝道:“我看这事应是你自个儿不小心绊倒,这才误解了马管事,依马管事平素的为人,他应当不会做出这种事来。”他这么一说,无异是宣判了马清其无罪。

  听见他这话,马清其放松了紧绷的身子,粗犷的脸上咧开了笑容。

  “多谢庄主相信我。”

  他方才已做了最坏的打算,若是庄主仍不相信他,他宁愿辞了这被不少人钦羡的粮行大掌柜的差,也绝不含冤受辱,没想到最后竟会有这样的转折。

  宋忆风神色淡淡的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明日再过来。”

  “是。”马清其在离开前,朝陶凉玉深深的躬身一揖,向她致谢,“多谢夫人澄清了我的清白。”

  见丈夫最后选择相信她所说的话,陶凉玉先是惊讶,接着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马管事无须多礼,这是我该做的。”

  “无论如何,夫人帮了在下一次。”他牢牢的将此恩谨记于心,暗暗发誓有朝一日定会报答她。

  他一走,俞欢便朝宋忆风娇嗔,“庄主,您怎么可以让他就这么走了呢?”

  宋忆风轻轻扳开她搂住他胳臂的手,“你先回房去,我有事同凉玉说。”

  “那人家要的那几套首饰呢?”她噘着嘴,纤纤玉手挑逗的在他胸膛轻抚着。

  他拨开她的手,语气虽带着宠溺,但眼神却毫无温度,“晚点我再让凉玉拿给你。”

  她这才满意的离去,临走前还不忘朝陶凉玉投了个炫耀的眼神。

  陶凉玉垂下眼,掩去眼里的酸涩。

  宋忆风走到她面前,冷漠的出声问道:“方才的事,可让你知道了什么叫人心难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